a6hur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lrkrq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低头,看着一桩桩,一件件的口述。
这些口述,涉及到了四十余人,记录的十分的详细。
虎狼之年 雲尖
这显然就是陈家人的手笔。
李世民随即抬头,死死的看着众御史。
等他的目光落在刘九的身上时,李世民的脸色稍稍缓和,接着道:“一场旱灾,牵涉到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此等惨景,朕听了便都觉得可怖,可是刘舟这样的人,身为观察使,竟可以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却只向朝廷报喜。是谁,让这种人做了观察使?又是什么人,只顾着对他吹捧,而对他的过失,视若无睹呢?”
说到这里,李世民咬牙,一脸痛恨的看着温彦博,继续道:“温卿家,身为御史大夫,本该是弹劾百官,追究百官的过失,可是……刘舟这样的人,明明是伤天害理,可是……在御史台那里却是一个好官。朕想知道,天下还有多少个刘舟?”
温彦博身躯一震,此时心里已大为惶恐,忙道:“臣……万死之罪。”
“那你便去死好了。”李世民突的咆哮一声。
温彦博:“……”
温彦博心里冒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惊惧,他本以为,自己只要老实认个罪,陛下固然大怒,可一定不会重责,可哪里知道……这一句那你去死好了,直接让他头晕目眩起来。
他惊恐地忙道:“陛下……臣……这些年来,为陛下分忧,虽是老眼昏花,却也算是尽忠职守,御史台在刘舟一事上ꓹ 确实可能有怠惰之嫌,只是……”
李世民冷冷看着他ꓹ 毫不客气地道:“卿若不死,那么……朕如何对得起这千千万万个刘九这样的人?他全家老小,已都死绝了ꓹ 千千万万人的性命,换来的ꓹ 只是你轻描淡写的一句怠惰之嫌吗?倘若御史台能够尽忠职守,真正做到监察百官ꓹ 又如何会有刘舟这样的人心安理得的残民、害民?你若不死ꓹ 那千千万万饿死的百姓,他们在天有灵,如何瞑目?而那些苟且偷生,侥幸活下来的人,见此前例,谁还敢相信朕的命官,谁还敢相信朝廷?谁……还敢相信朕?朕今日若不取你的头ꓹ 天下就一日也无法安宁。卿乃功臣这没有错,卿甚至可以为之辩解ꓹ 说似你这样怠惰的大臣ꓹ 绝非你温彦博一人ꓹ 朕不诛他们ꓹ 独独要诛你,你定是不能心悦诚服。可朕告诉你ꓹ 朕便是要拿你来做这表率ꓹ 要告诉全天下人ꓹ 这样的事,决不可再发生ꓹ 刘九这样的惨景,也再不能有人重蹈覆辙!”
温彦博本以为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受到皇帝申饬罢了,这是有惯例的,毕竟他是御史大夫,位高权重。犯事的乃是刘舟,甚至可能追究到当时上书称赞刘舟的御史头上,怎么也不该是他做最倒霉的那个。
可是……哪里想到,事情竟这样严重。
温彦博脸色白了,急道:“陛下,臣……臣罪不至此。”
“这些话。”李世民冷着脸,若寒霜一般,对他的话一点也不为所动,道:“你留着去和刘九的父母、妻子、儿女们去说吧。传旨,御史大夫温彦博,窃据高位,尸位素餐,拿下,严惩不贷,明正典刑。至于马英初人等,实为胁从,罢黜他们的官职,也令大理寺与刑部严办。那刘舟…一并拿下吧。现在死了这样多的人,名为旱灾,实为人祸也,若朕不给百姓们一个交代,便是欺天虐民。”
温彦博脸色惨然,他张口还想为自己辩解,只是可惜……却已经没有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了。
马英初也万万料不到,自己原是为了报馆的事,现如今,竟是牵涉到了死罪,此时慌张不安的道:“陛下饶命哪。”
李世民对他们理也不理,却是瞥了一眼其他御史,声调清冷地道:“御史台想要监看报馆,这也不是不可以……”
群臣都觉得陛下的处置过于严厉了,可此时,谁也不敢吱声。
渾天鬥地
可谁曾想,陛下居然突然提出了御史台监察报馆的问题,不少人不禁竖起了耳朵,心里嘀咕,方才为了这个事,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可现在……难道陛下回心转意了吗?
李世民却是慢吞吞的继续道:“要监察,不成问题。只是……监察可以,可权责也要分清,若是有什么疏失,这将来的御史大夫与相关的御史,也如今日这般严惩不怠。御史台的诸卿们以为如何呢?”
“……”
夫人在上,將軍在下 歡城
本来御史抢这报馆,本意是想要扩展权力,可如今权力看不着,却要背负巨大的责任,每日还得提心吊胆,这换做是谁,谁受得了啊?
于是忙有御史战战兢兢的道:“陛下,臣以为,御史台对报馆的运作并不清晰,此时监察报馆,只恐好心办了坏事,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又有人道:“是,是,请陛下收回成命。”
李世民一脸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此时的心情,只怕已糟糕到了极点,他忍不住道:“既这是御史台不愿监察,那么……就此作罢吧,诸卿还有什么可说的?”
见众人默然,李世民冷着脸拂袖道:“罢朝。”
………………
那刘九,被人请到了一处偏殿。
他想起了旧事,痛哭了一场,又想到朝廷即将追查当初旱灾的涉事诸官,颇有几分沉冤得雪的感觉。
于是,又哭又笑。
偷走PLAY總裁的花心 巫格格
報君以傾城 昔塵雪
等他的情绪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外头有宦官道:“陛下驾到。”
却见李世民阔步进来,陈正泰尾随其后。
李世民坐下,刘九忙不迭的行礼,李世民看了他一眼,颇为触动的道:“刘卿就不必多礼啦,朕说来惭愧,眼下也只能亡羊补牢,其实为时晚矣,人死不能复生……”
刘九便哽咽道:“陛下能为陕州死去的百姓伸冤,已是圣明无比了。”
李世民颔首,随即道:“你到了二皮沟之后,处境如何?”
刘九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又看看陈正泰,道:“俺在二皮沟,起初是举目无亲,好在陈家这里,招徕流民做工,因而终于可以糊口,勉强在二皮沟立了足。此后跟人学了一些冶铁的技艺,工钱增加了不少,现在一月下来,已有五贯钱了,冶铁作坊里,还提供了吃住,现在草民带着几个徒工,每日上工,吃用完全足够了,还攒下了一笔钱财,当初的时候,我与几个侄儿失散了,所以现在一直在拜托某些当初幸存的同乡寻找他们的下落,就在上月,方知一个侄儿流落去了关外,已托人修了书去,倘若这侄儿当真还活着,我们刘家,也算是有了后。我老啦,经此大难,没别的盼头了,只求能和至亲团聚,这辈子在二皮沟,哪怕是给陈家当牛做马,也没什么遗憾了。”
李世民听到这里,不禁感触地道:“哎,你现在既已经重新成家立业,朕也就欣慰了,去吧,你放心,陕州之事,今日才是个开始,所有牵涉其中的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
刘九自是感激不尽,连忙倒地要拜下。
李世民居然站起身,侧身避让,动容地道:“朕已极惭愧了,就不当你的大礼了,你作个揖即可。”
刘九眼里噙泪,随即便朝李世民作揖,而后又朝陈正泰深深作揖,方才巍颤颤的由宦官搀扶去了。
等这刘九一走,李世民端坐在侧殿中,神情恍惚,良久,才意识到陈正泰还在侧,不由道:“朕真是万万想不到,朕的这些大臣,居然糊涂至此啊,就说那个刘舟,也算是饱读诗书之人,素有清名,可哪里想到……此人不过是个草包,可就这么一个草包,酿成了多少的惨剧,可偏又是这样的人,能获得满朝的交口称赞,竟没有人能识破他的愚蠢。”
陈正泰想了想道:“陛下,其实说穿了,无非就是……大唐选拔的人才,只讲所谓的诗书,因而人人以诗书为贵,许多人都提倡清谈,可这样的人,如何治民呢?若是太平时还好,一旦遭遇了动荡,势必如朽木一般,不堪为用。”
李世民看着陈正泰的脸道:“朕看你话里有话?”
陈正泰随即便道:“说起来,儿臣在从前的时候,其实和这刘舟,也没有什么分别。自幼生在大宅之中,与那些黎民百姓隔绝在高墙之内,儿臣从不知百姓的疾苦,总以为自己生来便是高贵。当初也读书,可读了书,虽都是圣贤之道,可纸上得来的东西,有什么用呢?大臣们其实也和儿臣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们所思所想,和儿臣当初的时候,如出一辙,用只善于清谈的大臣去治民,同时又用善于清谈的大臣去监督,这样的大臣……怎么可以用呢?”
李世民听到此处,皱了皱眉,心里不免焦灼,叹了口气道:“是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若是这一条不改,朕求大治,不过是缘木求鱼而已。”
我有一個安全屋系統
说着,他起身,背着手,在这偏殿里走了几步,似是想到什么,突的道:“张千,取朕的笔墨来。”
张千见李世民心事重重,哪里敢怠慢,自是连忙去把东西准备好。
李世民提着笔,似乎早有腹稿,倒是没一会,便手书了一篇文章。
张千在旁小心翼翼的偷看,只是看了之后,猛地吓了一跳,忙道:“陛下,这……这……这文章……是不是太过了。”
李世民只冷冷道:“不过正,不能矫枉!”
随即目光落在陈正泰的身上,道:“正泰,你将这文章送去新闻报吧,明日要刊载出来。”
李世民说着,又叹了口气,才又道:“这朝中,不能这样下去了,朕不知道大学堂的那些人是否和刘舟这些人一样,都是一群眼高手低之徒,可是……朝中必须得补充一批新官,如若不然,继续沿用刘舟这样的人,大唐的基业,又能维持多久呢?马上就要会试了,天下的举人,都已齐聚在了长安,朕希望大学堂的举人,能多几人中第,不要让朕失望了。”
陈正泰道:“喏。”
于是陈正泰取了文章,匆匆拜别出宫。
这个时候,李世民心情不好,还是老实办事,少触霉头的好。
…………
次日一早,第三期的新闻报已印刷至了两万份!
这已是现下印刷作坊的极限了,虽然还在拼命的扩充产能,可是新招募的匠人还需培训,新的印刷机器和铜字也需雕刻,所以加大印刷的数量,还需一些时间。
可是接到的订单,却已超过了七万。
这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不只是第三期的订单量惊人,甚至第一期和第二期,现在依旧还有大量的订单。
最新的新闻,固然被人所追捧,可不少商贾,却看中了往期的新闻,毕竟有些地方,只求得到消息,而不求最新的消息,已经有商贾开始起心动念,打算贩卖报纸,到天下其他州府去了。当然,往期的报纸往往价格便宜一些,只需一半的价格即可买到。
只是这第三期的报纸数量,还是远远超出了陈爱芝的预料之外。
一经发出之后,顿时风靡了长安,开售之前,订单已有七万份,到了开售之后,订单竟已至十数万之多。
追愛小甜心
也就是说,有人得了报纸中的消息,却还是希望能够买一份回去。
这其中的缘故就在于,当日的头版里,又是一份皇帝的亲笔文章,这文章所写的,乃是关于陕州大旱之事,陕州之事得前因后果,以及引发的灾难,当地州官的责任,以及御史台的怠惰,甚至三省六部的疏忽,宫中此前对此的充耳不闻,统统抖了出来。
而到了最后,便是严令各州,定要以这刘舟为戒。
这篇文章,更多像是一篇叙事文。
可是因为是天子亲书,再加上里头又有了一层李世民的反省,这对于寻常百姓而言,是前所未见的。
正因如此……人们才疯狂求购,就想亲眼看看,甚至还有人希望收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