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k74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夢迴大明春-483【絕戶計】展示-n2k5y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这些兀良哈(朵颜三卫)骑兵,战力着实弱鸡得很,战马质量也良莠不齐。
王渊麾下那一千京骑,南征北战硬仗无数,可不是历史上的样子货。无数胜利堆出的精锐骑兵,又有皇帝一直亲自关照,平时就没怎么被克扣过军饷。
即便没有燧发枪,这一千大明精骑,照样能冲溃二千五百兀良哈骑兵。
王渊从汉人农奴当中,选出三个“千夫长”。又把蒙古妇女和幼童,分配给他们做妻儿。再从战利品当中,分些牲畜和粮食,让这些汉人农奴自己就地圈田,每人最高可得一百亩地。
一时间,那些汉民热情高涨。他们以前是奴隶,现在可以睡女主人,还能圈占主人的田地,简直就跟做白日梦般美滋滋。
带不走的战利品,王渊交给三个“千夫长”保管,量这些汉民也不敢悄悄侵占。
功夫巨星 緣樂
休整一夜,王渊挥师向东南,在后世承德市附近,迅速扫平三个部落。接着又折道向西南,在后世兴隆县境内,迅速扫平五个部落。
这些部落非常好找,因为四处皆山,适合耕种、放牧的地方不多。顺着山谷与河谷进发,水草丰美、土壤肥沃之地,必然有蒙古部落驻牧耕种。
特别是兴隆县境内的蒙古部族,数量少的才几十人,数量多的也就几百人。他们南迁至此,仅二三十年,还没有繁衍壮大,直接被王渊扼杀在摇篮当中。
如此半月有余,古北口附近的蒙古人,被王渊驱逐杀戮殆尽,共解救出汉人农奴六千多。
鳳隱天下:邪帝你別狂
当然,成功逃跑的蒙古骑兵,加起来也有上千之数。他们仓皇北逃,在大兴州遇到朱奋的大军,一箭未发便又继续遁走,最终下场肯定是被别的部族吞并。
王渊在连续扫荡各部之后,也带兵前往大兴州,跟自己的主力部队汇合。
大兴州在金国统治时,才升级为县ꓹ 元朝再升级为州,城墙还是元朝修筑的。由于荒废日久ꓹ 朵颜卫和泰宁卫部族迁来,也没能力去修缮城池,只在城外各地聚居繁衍。
天刀列傳 紫川
王渊望着那多处倒塌的城墙ꓹ 又用千里镜观察山势,对朱奋说:“此城扼住南北咽喉ꓹ 只需充实人口、恢复城池,便能防护后方五百里之地。”
朱奋拍马屁道:“王侍郎真乃知兵之人!”
王渊笑道:“国朝初年ꓹ 冯将军(冯国胜)北击蒙古ꓹ 一路都捷报连连,却在这大兴州吃了败仗。小兴州那边的城池,便是因久攻大兴州不克,才被迫撤军回去修筑的。这些兀良哈人(朵颜三卫),居宝地而不自知,竟然连城池都要,只知道在城外放牧种地!”
朱奋附和道:“蒙古蛮子ꓹ 哪知城池的好处?便是让他们守城,也不晓得如何守住。”
一番奉承之后ꓹ 朱奋忍不住说:“王侍郎ꓹ 是不是该早日东出ꓹ 前去跟陛下的大军汇合?”
“你去吧。”王渊随口道。
朱奋忙问:“王侍郎打算何往?”
王渊说道:“全宁卫。”
朱奋惊道:“那可……可有些远了ꓹ 当心孤军深入啊。”
全宁卫,即后世内蒙古翁牛特旗乌丹城ꓹ 在大宁城的更北面。元朝司徒阿速投降大明ꓹ 其部众便安置在此地ꓹ 因此全宁卫都是蒙古人,并没有迁徙汉民过来实边。
如今ꓹ 全宁卫的蒙古部落,早已经被朵颜卫吞并,是朵颜卫的第二核心区域。
如果按照后世的地域划分,王渊和朱厚照一直在河北打仗,现在王渊要带着一千骑杀进内蒙古,直插朵颜卫的大后方。
末世之叮當貓
朱奋觉得王渊已经疯了,麾下将官得知消息,也认为王渊是在找死。
但想想王二郎的历次战绩,众将又很快释然。
聖光死騎 南晨
于是,监军朱奋率万余大军,往东前去跟朱厚照会师。而王渊自领一千骑,北出燕山直插草原,打算彻底搅乱全宁卫,再南下跟皇帝前后夹击敌军主力。
一千精骑,一人双马。
扫荡那么多蒙古部落,王渊麾下只损失十多人,反而缴获了两千多匹战马。这次战马的质量层次不齐,挑选出最好的一千匹,王渊的机动能力再次提升。
風之流 水月幽
在草原上抓住几个牧民,王渊没有直接杀了,而是赏赐金银让他们当带路党。
将那些牧民分开审问,明显说谎的便杀掉立威。
老哈河边,士卒们正在饮马,王渊则带着蒙古籍士兵,亲自询问一个最懂得配合的牧民:“你是说,周边草场的青壮,都连人带马被拉走了?”
这个牧民已经五十多岁,祖上属于弘吉剌部,族人遭明军俘获之后,全被朱元璋扔给全宁都督阿速。后来朵颜卫快速扩张,吞并了全宁卫地盘,部族又归附朵颜卫,并且分到的草场越来越小。
紧接着,达延汗多次带兵杀到,这个牧民所属的部落,被鞑靼蒙古杀死、俘虏大半。达延汗虽然撤兵离开了,但此族的草场再次被朵颜部侵吞,如今只剩下几十个族人,以区区两百亩草场为生,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就这还不消停,前些日子朱厚照大军北伐,朵颜都督召集全宁所有青壮,让他们带着战马和武器前往大宁打仗。
这牧民所属的部族,也被征召了十个骑兵,日子是彻底过不下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王渊问道。
老牧民说:“图门乌热。”
王渊又问:“还有多少族人?”
图门乌热道:“被征走十个青壮,只剩下三十多人。”
王渊笑道:“不论男女老幼,能骑马的都跟我走。只要老实听话,我会带你们南下,赐给你们草场和牲畜。但你的族人,必须改汉名,学着说汉话。愿意答应吗?”
图门乌热说:“只要能活命,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怕汉话太难学不会。”
“愿意学就行,回去召集族人吧。”王渊说道。
跟王渊料想的一样,全宁卫地界的蒙古部族,青壮果然被征召去大宁城了,只剩下大量的老弱妇孺留守。王渊胆大包天,他就是要以皇帝为诱饵,牵动朵颜卫所有兵力,然后自己带着骑兵横扫敌军大后方。
黑天鵝的華麗蛻變
老牧民图门乌热,很快把能骑马的族人都叫来,大部分都是妇女和老人,甚至还有几个十岁左右的孩童。
这些人都是带路党,领着王渊往西走,袭击后世赤峰附近的一个部族。
一千精锐骑兵,突袭只剩老弱妇孺的部落,哪还有二话可说?
此次出兵,王渊并不打算再造杀孽。不是因为他心慈手软,而是就算屠光了这里的部族,也会有更北边的部落迁来,甚至是被喀尔喀蒙古趁虚而入。
全宁卫距离大明太远,移民实边属于妄想,而且这里也不好防御外敌。
既然无法真正占领,那就没必要杀伤无辜,到时候引来喀尔喀部南下更麻烦。
但是,王渊的搞法,跟直接杀人没啥区别!
他突袭取胜之后,立即挑选年轻妇女,强令这些女人跟自己走,还带走了部落里的一半牲畜。押着女人和牲畜,继续突袭下一个部落,再带走年轻妇女和一半牲畜。
这些妇女都被捆着双手,不能骑马,行军缓慢。
于是王渊又挑选小部落,烧毁他们的草场,让这些小部落真心归附。再让小部落的族众,负责看押俘虏的妇女,押着妇女和牲畜往南迁徙,前往王渊承诺赐予他们的新草场——大兴州、小兴州境内。
旬月间,王渊在全宁扫荡大小部落近百个,掳走年轻妇人一万两千多,抢走各类牲畜三万多头。
而且,还不需要分兵看管。那些被烧掉草场的小部落,自会押着妇女和牲畜南下,他们不敢再留在此地,只能期望王渊信守承诺,在大兴州、小兴州赐给他们牧场,赐给他们一些牲畜。
就算途中有一些小部落带着女人和牲畜跑了,那也无伤大雅,能有一半南下就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