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1o7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二十九章 跟蹤鑒賞-ppfm2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顾佐虽然身为炼虚修士,已经能够下潜百丈,但依旧无法下到甲山探访,这里的深度在海面下三百丈!
为了前往甲山,顾佐召集法阵创研小组专门设计炼制了一种个人潜水法阵,如同气泡一样,可以扛住水下的巨大压力,下潜深度达到个人最大潜深的三倍,这才解决了问题。
当然,这种法阵也是极为消耗灵石的,说白了,也没什么深奥的法阵原理,就是靠灵石中的灵力硬撑,一个时辰消耗百块灵石,相当奢靡。
截教高手在都市 千古鳳求凰
法阵炼制完毕后,顾佐才跟随龟丞相出发,前往甲山。
令妃傳之冷月宮墻
自从龟丞相前往南吴州监督玄龟一族撤离事宜后,两年来,甲山冷冷清清,只剩少许玄龟看守。
穿过黑黝黝的山脉,顺着峡谷进入,呈现在眼前的是另外一个世界。长满了水草和珊瑚的山体中,开着一个一个的洞穴,洞穴之中内部相连,入口处都有巨龟戒备守卫。
龟丞相告诉顾佐:“这里原本没有甲山,我们玄龟一族聚集得多了,便成了甲山。”
南蠻大王混三國 秋小鴨
顾佐眨了眨眼睛,表情很精彩。
龟丞相解释:“这座山,是我们玄龟一族搭建起来的,历经数千年之久,无论谁去了外面的海域,遇见稀奇的物件,便拾回来堆在山上,久而久之,甲山就出现了。”
顾佐随他来到一处没有洞穴的山头下,龟丞相道:“那边的山体都被压实了ꓹ 且建成了居住的洞穴,不易取材炼制ꓹ 这几座山头是这一、两百年堆积起来的,也方便采掘,太师可以看看ꓹ 若是合用的,就取了去。”
刚才顾佐一路过来的时候ꓹ 对甲山各处山头的情况基本有所了解。已经被改建压实的那些山头,在顾佐的灵域范围内熠熠生辉ꓹ 不知蕴含着多少宝贝ꓹ 他很想告诉龟丞相,其实采掘起来很方便,并不麻烦。但关键是人家已经改建成了居舍,这就不好意思动手了。
眼前的这几处山头都是百年来堆积而成,同样在顾佐的灵域范围内反馈出了光芒,虽然不如之前那些亮眼,但想来其中也有不少好东西。
“老丞相ꓹ 能挖开看看么?”
“太师想挖就挖。”
于是顾佐飞出柄大衍法剑,对着山体捣了进去。将表层的水草和泥沙挖开ꓹ 里面显露出山体的真身来。
没用的石头、锈迹斑斑的宝剑、泥沙、土块、海兽尸骨、铜壶、银锭、矿石、银锤、酒坛……
大衍法剑向下不停发掘ꓹ 顾佐也对这座山头有了大致判断ꓹ 除去一大半石块、泥沙外ꓹ 剩下约有四分之一是可以利用的材料和矿物,其中有不少是他自己都没见过ꓹ 但气海中反馈却很耀眼。
一座山头便是一座宝矿啊!
顾佐向龟丞相道:“还是不错的ꓹ 那我就收了?”
龟丞相颔首:“太师请便。”
于是顾佐取出提前腾空了的大型储物法器ꓹ 将那些能够感知到灵力的法器、材料、兽骨等等全部装了进去。
重生為小哥兒
两个时辰之后,一座山头中可以利用的材料就进了顾佐的口袋ꓹ 将这个大型储物盒塞得满满当当。
顾佐知足,也不贪多,实际上收获已经远超预期,足以让南吴州的炼制作坊使用很长一段时间了。其中的许多好东西,想起来就兴奋。
环视甲山,顾佐对南吴州的处境非常满意,有如山般的矿物材料捡拾,有无穷的海水灵石可以抽取,这样的修行环境不要太过美妙!
准备返回南吴州,龟丞相叮嘱丞相府总管:“仔细看好甲山……告知海鳖一族,今冬之季,轮到他们入睡飞来岛,限额五千。”
总管应诺了,寻了个机会道:“巡海大将军又遣使者来了。”
龟丞相看了看前方四处张望的顾佐,摇头道:“回了他,没有的事,什么可疑的岛,我们甲山没有。”
待龟丞相和顾佐走后,那总管回到洞府,向正在好酒好菜招待的一个青头水怪道:“还请使者回复大将军,我已经问遍了,我们玄龟一族没有发现可疑之人、可疑之岛。”
妾上無妻
那巡弋使者也不起疑,用饱了饭后告辞离去,继续巡弋。三天后,他发现一队绿毛龟结队而来,于是照例上前询问:“贵部首领何在?我乃巡海大将军座下巡弋使者,请贵部首领出来回话。”
带队的绿毛龟首领游了过来,巡弋使者道:“我奉大将军令,巡视东海,贵首领可曾发现可疑之人、可疑之岛?”
绿毛龟首领立时警觉:“出了什么事吗?”
巡弋使者道:“无事,就是巡视过问。”
绿毛龟首领早得了龟丞相之命,当即回道:“不曾发现。”
巡弋使者又问:“贵部去往何处?”
绿毛龟首领道:“去甲山。”
巡弋使者道:“若是有可疑之人、可疑之岛出现,速来报与我部知晓,恐为天庭缉拿要犯,不得隐瞒。”
位面入 悲傷之人的
交代完毕,两下分开,绿毛龟群继续前行,巡弋使者去往别处。
巡弋使者走后不久,拍了拍脑袋,又折返回去寻找绿毛龟群,打算问问绿毛龟们来时的路线,就可以不用重复再去巡弋了。
可追回来后,在去往甲山的路线上并没有找到刚才那群绿毛龟,使者本打算放弃,却在向北的路线上又遇上了,不禁心下生疑,在后面缓缓跟着。
使者差不多是金丹境,那绿毛龟首领却有元婴境修为,很快查知了他的踪迹,行了一天后,想出一条妙计,当即下令:“全体停驻,睡觉!”
二十面骰子
这一睡就是七天,睡得巡弋使者几乎崩溃,他也知玄龟一族的习性,对此无可奈何,只好黯然离去。
巡弋使者继续着他巡弋之路,途中又遇到了两拨星龟部族,都在向北方行进,于是巡弋使者跟在了身后,但两次都被星龟们轻松甩掉——方法很简单,睡觉就好了。
夜叉一族多出狠人,属于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主,跟踪的计策失败后,并不气馁,干脆独自个儿向着北方茫茫大海巡弋而去。
冬去春来,夏去秋来,一年又一年,巡弋使者在茫茫大海中搜寻着玄龟一族的踪迹,虽然屡屡被玄龟们甩掉,却也越来越接近了他要搜寻的目标。
三年之后的某个秋天,海风习习,带着北下的瑟瑟之意,巡弋使者一个猛子打水里跃出海面,一嘴叼住尾又肥又嫩的大黄鱼,大黄鱼还在不停挣扎。
他将大黄鱼嚼碎咽了下去,满意的拍拍肚子,抬头望出时,远处一座大岛赫然出现在眼前。
巡弋使者张大了嘴,心中百感交集,激动得不能自已,掌中三股铁叉掉落水中,双手捂住脸庞,眼泪自指缝间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