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3o5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起點-第五十三章 球場上吹來一陣新風閲讀-ct6a1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不少华南虎球迷和中立球迷们都认为这场比赛接下来的情况和上半场应该不会有什么区别。
尽管闪星利用下半场刚刚开始的那几分钟,对华南虎的球门发动了一番突袭,并且真的威胁到了华南虎的球门。
可那不过是灵光一现而已,或者说得更露骨一些,叫“昙花一现”。
比赛还是会按照原来的既定路线发展。那就是实力更强的华南虎将利用他们强大的整体实力逐渐掌握比赛主动权。
在闪星面前的不是一堵墙那么简单,而是一座大山。
不是靠用铁镐砸两下就能突破的。
無限恐怖 zhttty
“有一说一,闪星本场比赛的表现其实已经可以用‘勇敢’来形容。是一个非常值得敬佩的对手。作为升班马,在面对我们华南虎的时候,能够有这样的表现,令人佩服不已……我觉得就凭他们在这场超级杯中的表现,本赛季闪星就应该可以成功保级了。”
“闪星和华南虎最大的差距就是缺乏稳定性。他们可以凭借一时意气打出一次很好的进攻,但却不能始终如一的保持这种状态。不过也没办法,谁叫闪星阵中年轻人居多呢?年轻球员有好处也有坏处。靠着年轻球员带来的冲劲,他们在中甲联赛中拿到冠军,甚至是在足协杯决赛中出人意料的击败了大顺金箭头,这是年轻化的好处。可是到了竞争更激烈的中超联赛,年轻所带来的不稳定恐怕就是一个极大的坏处了……还好他们阵中还有秦林,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闪星连续两次进攻都没能进球,真是太可惜了。我都替他们感到惋惜,毕竟他们可能错过了本场比赛最好的一次机会了。在胡莱头球攻门的时候,我的心脏都差点蹦出来,以为要丢球了。还好我们有林致远!好险好险……”
已经返校的严炎和同学们坐在他们常去看球的酒吧里,正在看这场超级杯直播。
不过此时此刻的他却并没有关注比赛本身,而是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皱眉头。
以上那些都是《进球》网上关于这场比赛的讨论帖子,有些人明明是在表扬和夸奖闪星,有些人也说得有理有据,恪守中立。
可为什么严炎却越看越觉得胸口闷得慌。
因为他们说的都对,比赛的发展都被他们料中了,自己无法反驳,但又不甘心接受这样的现实吧……
“要是最终一球小负的话,我觉得这个结果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就在这时,他听到身边传来了自己同学们的议论声。
“是啊,面对华南虎,还只输一个球,已经很不错了。不能太苛责他们……”
“还是联赛为主,超级杯本来就是给联赛热身的……闪星打华南虎都能表现的这么顽强,那要是碰上其他不如华南虎的球队,不是就有很大的希望赢球吗?”
他们说的都对,到有道理,但严炎听到了之后却觉得更加烦躁了。
只是他又不好在自己的同学们面前发泄这种情绪……
严炎突然从座位上起身,在大家有些意外的目光中转身走出了酒吧。
“诶,严炎你不看了吗?”
有人奇怪地问,没有得到严炎的回答。
当严炎从酒吧里走出来,来到街边的时候,他对着车水马龙的马路深吸了一口气。
尽管可能吸进了一肚子汽车尾气,但他还是觉得外面冷冽的空气要比酒吧里浑浊闷热的空气舒服得多。
“干嘛不看了?”旁边响起中年大叔的声音。
“觉得有点闷,出来透透气。”严炎扭头看了一眼大叔,“大叔你为什么也不看了啊?”
“出来抽支烟。”大叔掏出一根香烟递给严炎,“来一根?”
“谢谢,我不抽烟,大叔。”严炎摆手。
“好习惯。”大叔把手里的香烟放入嘴里,掏出打火机点火,然后深吸了一口,烟头有火光绽放又熄灭。
随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严炎望着前方马路上的车流发呆,旁边的大叔也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吸烟,除了他吐纳的声音之外,就没有其他声音发出了。
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大叔把最后一口香烟吸完,走出去将摁熄的烟头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回来问严炎:“你就不怕出来错过什么精彩镜头,比如胡莱进球?”
“我倒觉得我什么都不会错过,出来时啥样,回去时还是啥样。”
“哟。”大叔听出了严炎语气中的消极,好奇地问道,“那个我认识的神棍哪儿去了?你不是一直都无条件近乎迷信地相信胡莱吗?怎么现在竟然会没有信心了?”
“我不是对胡莱没信心,大叔。我只是对现在大家都觉得闪星少输当赢,虽败犹荣的看法不爽而已。比赛还没结束,一个二个就开始讨论着我们输掉比赛之后要怎么办了……网上那些中立球迷这么说,我身边的同学也这么说,我不想听,又不能和他们吵,就干脆出来透透气。”
听到他的话,大叔笑了:“但老实说,严炎,他们才是正常人的正常想法……”
“我这种才是,大叔。我这种才是正常人的想法:输了会不爽,被人瞧不起了会生气。就算以整体实力来论,我们不如华南虎。可是大叔你想想,在足协杯中,当我们开始面对中超球队的时候,有哪次是被人赛前看好,整体实力在中超球队之上的吗?但最后的胜利者是谁?是我们。”
严炎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我一直认为闪星之所以现在越来越受欢迎,不是因为球队的成绩好了,而是因为我们总能在面对强敌的时候表现出那种……无畏精神。让人看的热血沸腾,而不是提前认命。就算真的要自我安慰,那也好歹等待比赛结束,我们真的输了再说啊。现在比赛都没结束,一个个就这样……”
他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
中年男人看着这样摇头叹气的严炎,微笑着嘟囔道:“年轻真好啊……”
“啊?”严炎没听清楚,“大叔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酒吧里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呼喊声!
两人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同时转身冲进了酒吧。
刚进酒吧大门,他们就抬头向投影幕布看去。
只见挂在墙上的投影幕布中,在禁区里的陈星佚一脚把足球射向了球门!
华南虎的门将林致远倒地侧扑,用手指尖把足球拨了一下……
獄警手記 魯奇
足球在草皮上自转,旋向球门的后点。
在中路跟进的胡莱想要抢点补射,但他刚刚伸脚出去,却有人比他更快!
重生千金要逆襲
姚华升铲向足球,冒着打进乌龙球的风险,赶在胡莱之前把足球蹭了一下!
虛竹傳人的足球之旅 xx神
足球偏出了底线……
“哇!好险!!”贺峰惊呼连连,“好险!姚华升的解围非常关键!”
酒吧里的人们也都纷纷抱头,发出了遗憾的大叫声。
校霸獨寵拽丫頭
大叔还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投影幕布,严炎却已经蹿了出去,抓住离他最近的同学问道:“陈星佚是怎么突进去的?”
“连……连续变向,把于代松给晃倒了!然后就进了禁区……太可惜了!差点就能扳平比分了!”说到最后,这位同学也双手抱头大喊起来。
“不可惜!”严炎却大声反驳道,“这次进不了,还有下次!”
对方愣了一下:“下次?什么下次?”
“你们以为这是闪星本场比赛最好的一次机会吗?”严炎指着投影幕布问他看,也是在问在场的其他同学们。
“难道不是……”同学中有人反问,但话没说完自己就停了下来,显然这么说的人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一品廢材娘親
严炎笑了:“上一次当胡莱的头球攻门被林致远扑出去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椅子拉开,大马金刀地坐下来,抬头看着投影幕布上的比赛直播。
有冷风从没有关的酒吧大门灌进来,在带来寒意的同时也带来了新鲜的空气,让在封闭的酒吧里感到有些憋闷的人们都精神一振。
※※※
在和平球场的看台上,喊声震天,几乎都是闪星球迷们所制造出来的动静。
虽然这次进攻没进球,但闪星球迷们却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他们在看台上不断高呼:“闪星雄起!闪星雄起!雄起!!”
同样有闪星的球迷挥舞着手中的大旗,上书:“星火燎原!”
与华南虎的大旗遥遥呼应。
巨大的呼喊声下,林致远从地上爬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刚才他把足球拨了一下,却发现胡莱竟然在中路的时候,他真的感觉到了紧张。还好队长姚华升及时赶回来破坏了这个球,否则他可就丢球了……
现在想想还让人觉得后怕。
武者在洪荒
但林致远却笑了起来,他冲着队长的身影喊了一声:“漂亮!”
感受着自己内心狂跳,伴随着的是欣喜——这他妈才是我想要踢的比赛!
姚华升却没有林致远那样的想法,他起身之后,用力拍着手提醒队友们:“不要慌乱,保持阵型!”
刚才陈星佚出人意料地晃倒了于代松之后,华南虎的后防线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大部分人都跑去防陈星佚,导致中路出现了漏洞。要不是他还守在中间,搞不好当胡莱补射的时候,身边一个华南虎的球员都不会有……
※※※
“陈星佚要是直接把球传到中路去就更好了……”场边刚刚为这次进攻没能进球而抱头遗憾的陈墨叹息道。
赵康明却摇头:“不,这样也很好。陈星佚的选择没问题,任何一个前锋在他这个位置上,脑子里只有射门都没什么问题。”
陈墨也清楚赵康明想要强调什么,于是他点头:“当然,我也就只是稍微有些惋惜……不过下半场球员们的表现和上半场不太一样了啊。我还以为下半场的比赛和上半场是一样的呢……”
“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要更顽强。”赵康明看着华南虎的禁区说道。
※※※
姚华升把足球破坏出了底线,让闪星又拿到了一个角球。
他在指挥队友注意防守的时候指着胡莱高喊:“盯住他!别让他脱离视线!”
球队的江川就站在了胡莱和球门之间,死死盯着对方。
極樂遊戲
胡莱见状乐了:“大哥,你还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盯住’我啊?”
“少废话,这次一定不让你跑了!”江川哼道。
上次角球防守,他让胡莱给甩开,差一点就丢了球,要不是林致远表现好,自己恐怕就成球队罪人了。
胡莱抬头望见张清欢举起双手,便对江川说:“放心大哥,这次我不跑了。”
江川有点奇怪,但他不相信胡莱说的话。
機甲王座
哨音响起,张清欢一脚把足球踢向门前。
胡莱还真就是站在原地没有跑,而是直接来了个旱地拔葱,原地起跳想要争顶。
江川也跟着跳起来,这种角球很好防守,纯拼身体和弹跳高度而已。
但他们俩谁都没有顶到球。因为足球被从外侧冲进来的王光伟顶向了球门!
“王光伟——高了!啊!高了一点!”
被王光伟顶中的足球稍稍高出横梁,飞了出去。
就在华南虎球门后面的华南虎球迷们看到这一幕,发出了心有余悸的惊呼。
“呼——!!”
落地之后的王光伟见球没进,双手抱头很遗憾,但他并没有留在原地,而是抱着头转身就往回跑,一边回防一边遗憾。
他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
闪星的攻势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华南虎的球权,而他是一名中后卫,这种情况当然是要赶快落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