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2dy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斬月討論-第九百六十章 你有什麼資格赦免?-asz6p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射杀他,快!”
網遊之超級插件 胖紙
有人在远方大喊,而且用的是英文。
我就知道,肯定有境外势力的参与,就在远方,一个手拿步枪的金发白人带着一伙人冲了过来,甚至在他的一旁,有一名壮汉手里提着的似乎是传说中的穿甲子弹,这似乎有些过分了!
不过,穿甲子弹确实是能打穿护甲,但能打穿我的阳炎甲吗?
剑刃一旋,对着右侧的众人劈出了一道剑气幕墙,紧接着左手扬起,对着一群即将开火的人“蓬蓬蓬”的连续轰出了十多拳,每一拳都凝聚出一道厚厚的阳炎甲在空中悬停,于是步枪的子弹与穿甲子弹不断撞击在阳炎甲上,就像是在水滴在试图凿穿岩石层一般。
可惜,我如今是阳炎巅峰,对阳炎力量的领悟几乎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就如同眼前的阳炎甲盾墙一样,完全就是心念一动、信手拈来的事情。
“集中火力!”
金发白人一脸愤怒,怒吼道:“打穿他的鬼把戏,送这条**狗下地狱去吧!”
我皱了皱眉,心头更加怒火中烧,想也不想的猛然向前踏出了一脚,“蓬”一声巨响,浑身都沐浴在火焰之中,这一脚踏出的阳炎劲更像是一道海啸般,横亘在实验室中心,滚滚向前吞噬而去,席卷上百米的范围,顿时一群境外非法人员以及执行者都被这道雄浑而纯粹的阳炎劲给吞噬了,被烧得肢体扭曲,化为一具具的焦炭尸骸,甚至就连枪支都已经被烧熔了,与尸体连在了一起。
这一层,没有意义了!
冷王盛寵:宦妃太撩人
我再次抬脚一跺,这次力量向下,顿时一声巨响后连人带剑冲向了地下三层,浑身包裹着一层层火红龟甲般的阳炎劲,就在堕入三层的瞬间,无数子弹与执行者的攻势袭来,特别是执行者的金属刺刃,“噗噗噗”的打在了阳炎甲上,每次都只能刺入寸许而已。
同样是阳炎甲,如今我身为阳炎巅峰境界,境界在上,对阳炎劲的领悟也跟着一起上了,虽然我对阳炎境界的防御并不是十分擅长,但对比起阳炎中阶却擅长防御的铁寒衣,我的阳炎甲防御力却已经远远在上了,一重境界就是一重山,这是短时间内铁寒衣无法逾越的。
……
法爺的英雄聯盟 夜隱梟
“蓬!”
身形猛然消失在原地,出现时已经裹挟着剑气将一群执行者的身躯斩碎了,左手一拂,一道炽烈阳炎劲不断吞噬左侧的实验仪器与科研人员,就在发动完攻击的瞬间,身形一沉,再次瞬间冲出数十米,左拳蕴满了山海之力的金色力量,就这么重重的一拳对在了一名破坏者的铁拳之上!
巨响声中,这名破坏者志在必得的一拳却被打碎了,整条右臂不断的分崩离析,居然就这么被我的山海之力给摧枯拉朽的击散了,就在他的错愕之间,我已经一掠而起,小白裹着带着一道金光落下,直接将其一分为二了。
“轰轰轰~~~”
幕府將軍本紀 戰國小醜
從九叔開始 林白首
伴随着一名破坏者的“解体”,爆炸声此起彼伏,破坏者体内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一旦爆炸,整层楼几乎也就不保了,而我则一跺脚,浑身裹挟着浓烈的阳炎劲出现在了地下第四层,就在落下的瞬间,身形一闪而过,蕴满阳炎劲的一脚踹在了一名冲过来的破坏者身上,就在后退之际,我已经一剑挥出,剑气透体而出,当破坏者倒地的瞬间,身躯也就开始崩碎了。
“他……”
一群研究者惊呆了。
我则嘴角一扬,看着前上方的摄像头,笑道:“你们不是要报复吗?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来了。”
说着,一声低吼,浑身的阳炎劲与山海之力爆发,顿时以我为中心爆发出了一道阳炎风暴,就仿佛核弹爆发一般,瞬间席卷周围的一切,除了两名破坏者只是轻伤罢了,其余人全部击杀,甚至就连执行者都无法承受这一波的冲击打击。
“该死,混蛋!”
两名破坏者跌跌爬爬的冲了过来。
此时,在力量上我已经处于绝对领先的位置了,面对之前一度碾压我的破坏者已经完全可以睥睨了,就在他们冲过来的瞬间,小白横扫而过,一道金色剑气泛着密密麻麻的水纹,直接将两名破坏者化为碎片了。
“……”
看着破坏者的尸体,我略微有些沉思,是山海之力,还是阳炎巅峰的作用,我的剑法攻击现在变得越来越杀性十足了,以前一剑劈出的时候哪有这么毁天灭地的感觉,但现在有了,是山海之力的作用吗?或许,是剑道长城上的觉醒?
不太可能吧,明明只是游戏里看一群NPC的战斗,怎么可能自己的剑法就发生了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了?特别是信手劈出的一剑就有许多细密的剑气纹理,这种攻击力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哪怕是我那位剑仙师父周池恐怕都没有这份能耐!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就在这时,心神一沉,似乎感受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力量,就在脚下!
“蓬!”
獨愛乖乖雪神萌寶貝
地板破开,身躯带着浓烈的阳炎劲出现在了地下五层,所过之处,是一整片的加固楼板,远比一般的楼房加固程度要强多了,而就在地下五层,没有我想象中的实验室,也没有什么执行者、破坏者,更加没有一个超凡计划的工作人员。
这里,有的只是一根根大约四五米高的石柱,以不规则的图形耸立在偌大的地下空间里,每一根石柱上都镶嵌着一种蓝色的宝石,并且所有的石柱都已经通电了,我的腕表能感受到十分强烈的电磁冲击,而就在远处,一大群石柱簇拥着中心处的一片彻寒领域,就像是某种祭祀一般。
“沙沙……”
踏着大地,我提着长剑一步步的上前,就在石柱中心的位置,伴随着“滋滋滋”的声音,一道道电流在流动着,光辉绚烂,而就在光辉之中,似乎有一道光晕身影在凝视着我。
“你终于来了。”
他说道。
我踏步往前走,脚步沉重而坚定,身周一道道愈发磅礴的阳炎劲和山海之力不断涌动,淡淡道:“引导者?”
“是。”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欧阳陆离,哦不……应该说是七月流火,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真的还是不愿意加入我们星联吗?你的天资与精神力量,在地球的人类之中已经是佼佼者了,只要你同意加入星联,我就可以赦免你之前的种种罪行!”
“赦免我?”
我昂首阔步的向前踏步,抬头看着空中身形越来越大的引导者,道:“就凭你?”
“哈哈哈哈~~~~”
引导者哈哈大笑:“在虚夜世界中,其实那一次我就应该竭尽全力杀掉你的,这会省去许多麻烦,不过你真的以为在物质世界里你就能抗衡我了吗?”
说着,他浑身电流窜动,笑声无比狰狞:“欧阳陆离,你就是星联这张大网下漏掉的一条小鱼罢了,说难听一点,你只是一颗棋子,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有多重要吧?我想要碾死你,你觉得比碾死一只蚂蚁更困难吗?”
“你可以试试看啊!”
我微微一笑,猛然间脚下发力,顿时无尽的阳炎劲冲进了脚下,“蓬蓬蓬”的焚毁那些地下电缆,顿时一根根石柱上的电力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廢材棄女要逆天
“欧阳陆离,你找死?你如此的冥顽不灵,永远都无法得到赦免了!”引导者的身躯也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赦免我?”
我一声大笑,身躯腾空而起,双手握剑,劈出了无比绚烂的一剑,顿时一根根石柱崩溃,石柱中心处引导者的身躯急剧扭曲,我则奋然催谷力量,直接将整个石柱群都劈碎了,看着身躯扭曲、挣扎的引导者,怒然道:“你们这群宇宙里的游魂,有什么资格赦免我!?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支配不属于你们的世界,呸,狗屁星联,你们只是一群小人!”
“你……你……”
引导者的身躯开始破碎,声音也变得无比微弱:“你不要以为摧毁这里就能如何,这只不过是我们的基地之一罢了,你……等着瞧吧……”
……
“滋滋~~~”
电线闪烁着火光,整个地下五层大厅都已经变成了一片齑粉了。
引导者消失了,就如师尊萧晨说的一样,引导者、星联,他们都只是宇宙中的一种灵魂力量罢了,只是,这些灵魂力量太强,强到足以支配物质世界的生命体,所以,星联可以将自己的科技共享给地球上的“代理人”,制造出强大的破坏者、执行者,但归根结底,引导者依旧只是灵魂力量,他们无法出现在真实世界中,所以只能依靠眼前的这个奇怪的“阵法”来到这个世界,在真实世界里,引导者孱弱不堪,甚至哪怕是一个有力量拔插头的老大爷也能打败强大的引导者。
可是,他说等着瞧。
我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冲而起,剑刃向上,“蓬蓬蓬”的撞穿一道道天花板,就这么跃身于别墅群上空,身周一道道阳炎甲旋转,就短暂停留在空中,而下方则火焰升腾,整个建筑群都被阳炎劲给点燃了,这次无所谓搜集什么证据不证据,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捣毁超凡计划的一个巢穴罢了,任务已经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