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pmm好看的都市小說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冰花渙釋-第一百二十章 懲罰展示-4a504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赤子之心吗……”
宁荣荣失神地喃喃道。她双手握拳,低着头。在这一刻,少女的眼神并不平静。
她没有露出挫败的模样,反而是满怀不甘,握紧的双拳却又代表着她昂扬的斗志。
薩滿傳說
此女心性何其可叹。
大师看宁荣荣这个样子不禁暗暗点头,随后,他语峰一转:
“只不过,虽然你作为辅助系魂师的能力在我这里只是第三等的水平,但你在整场战斗中的表现却无可挑剔。你不是只会呆站在战场上的活靶子,说实话,当时你为躲开沐白的白虎烈光波而做出的动作是我所没有料到的,堂堂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居然能够舍弃一身骄傲,为了‘生存’下去不顾半点形象,你的身上没有半点贵族子弟应有的骄矜。这一点,很好!”
“控制系魂师是整个魂师团队的核心,而辅助系魂师,又被称之为团队的第二核心!你对战局转向的敏感度极强,又有足够的反应能力来支撑你的随机应变。当你看到红俊的防线被突破后果断撤回对他的辅助就体现了这一点,也就是说,你的这个举措,除了让我看到你的能力短板外,还让我看到了你敏锐的战略智慧。暂时舍弃失去作用的辅助对象,全力辅助主要核心,这种果断取舍的手段,让我以为刚刚站在场上的是一位控制系魂师,而非辅助系魂师!”
大师的一番话绕得众人云里雾里的,而宁荣荣则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她的眼睛里逐渐充满了光亮,大为动容。
大师面对微笑的大笔一挥,“综上所述,宁荣荣这堂课的综合评分,为第二等!”
“耶咿!太好了荣荣!”小舞欢快地抱着宁荣荣一跳一跳的,宁荣荣能拿到大师第二等的评分就等于待会能少受些罪,小舞能不高兴吗?只是被她搂住的宁荣荣则是一副愣愣的样子,似乎还没从大师的反套路中回过神来。
而等她反应过来时,大师已经将目光移向下一个人了。
邪鳳毒妃
大师看向满脸期待的马红俊,面无表情。
“马红俊,评分三等。”
言简意赅,总共七个字。
“嗯嗯!”马红俊面带笑容,然后等了一秒。
两秒……
鐵樓 黎照臨
三秒……
马红俊:“???”
没…没了?这就没了?!
说好的转折呢!?
马红俊一脸纠结地看向大师,然后他看着大师古井无波的脸庞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他眼睁睁地看着大师在本子上寥寥划上几笔,然后就收起来了。
嗯?
收起来了?!
不是吧大师!你确定你不再改改?
“那什么……大师,我为什么是第三等评分啊?”马红俊最终还是挣扎着问出了这个问题,当然,这绝对不是对大师判决的质疑,他相信拿到这个评分绝对是大师客观的评价。
问题是前面几个大哥大姐都能让大师说上一两句,可到了他这里大师就只说了七个字?
这不能吧?
所以,马红俊很憋屈,感觉得自己被“恶意”针对了。
被他这么一问,大师抬眼看来,面色平淡,“哦?你不知道?”
“呃。”马红俊一愣,挠了挠后脑勺,“我知道……吗?”
大师:“……”
看着马红俊一脸茫然的样子,大师无奈地摇了摇头,遂严肃问道:
“我问你,你是防御系魂师么?”
“啊,我不是啊。”马红俊回答的很干脆,却还是不知道大师想要问什么。
賣萌寶寶:hello總裁爹地 蔔影
大师眼神一变,目光如刀:“那你为什么要在沐白使出第三魂技白虎金刚变之后选择跟他硬碰硬?”
“啊这。”马红俊被大师这一句直接问傻在了那里,但还是忍不住辩解道:“我不是硬碰硬啊,我只是想阻止戴老大的攻势……”
“要阻止也是小舞来,论近战肉搏能力你比小舞差远了!”
大师的一句话直接将马红俊噎死,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大师接着又道:
“你的长处是远程爆发攻击,虽然你的近战能力也不弱,但对上沐白就显得格外单薄,你那么做,完全就是以自己的短板去面对对手的长处,这不是愚蠢是什么?还有,你的防御型魂技浴火凤凰才是最适合保护荣荣的手段,只要使用得当,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力气就能化解沐白所有可能的攻势,可你偏偏没有选择这么做。”
“小舞的单体作战能力很强,甚至在荣荣的辅助下足以弥补她与沐白之间高达六级的魂力差距,但这只是一方面,以你对沐白的了解,你觉得就算小舞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暂时得到了弥补,可若是沐白完全没打算和小舞对线呢?他的目标,可一直都是要将荣荣踢出战局!”
網遊之超神大機甲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小舞有几成把握能保证身后的荣荣不受到伤害?我给你们的要求是什么?是保证荣荣在整场战斗中不受到任何伤害!而你是怎么做的?”大师说话的声音渐渐加大,气势威严。
“就这,你还觉得你那第三等的评分是委屈你了吗?”
大师的一席话辩得马红俊哑口无言,帅气的少年蔫蔫地垂下头去,眼神在不停地闪烁,看他懊恼的神情,估计已经在反省了。
整场战斗下来,除却戴沐白完美无缺的表现让大师挑不出毛病外,剩下三人的缺点与不足都被一一点出,而且当大师在批评一个人的时候,其他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哪怕是没参与战斗的奥斯卡和朱竹清也不例外。每个人都在想,这些问题自己身上有没有,有的话该如何改变。
奥斯卡同宁荣荣一样,她们的关注点都落在大师所说的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的“赤子之心”上。朱竹清则是在回忆刚才战斗中小舞的表现并将之与大师的评语进行对照,从某些程度上来讲,小舞的战斗风格和天然属性都与她十分相近,故此小舞身上的问题放在她身上来也有着不小的借鉴意义。
马红俊在思考自己的近战肉搏能力要如何弥补,又或者有没有必要弥补。小舞在思考自己除却单体作战能力外,是不是需要进一步开发兼顾统协作战手段来提高她的保人能力。
戴沐白虽然没有被大师点出错误和弊陋,但他并没有站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也在思考,而他思考的是,如果再进行一次战斗,小舞、宁荣荣和马红俊他们身上那些大师所说的缺点都不复存在,并且三人进行高度默契的配合,到那时,自己又该采取什么手段方法来完成“斩首”任务。
大师就站在众人面前,他没有去打扰这些孩子们的自我思考和反省。俗话说的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现在眼前的这六个孩子能有这番举动实属难得,大师心中十分欣慰,也在替弗兰德能够收到这么好的孩子做学生而高兴。
窩囊神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间,已有半刻钟的时间流逝。
“好了。”大师出声终止了六人的思考,待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之后,他目透精芒,道:
“都反省过了吗?”
最強戰將
六人面面相觑,奥斯卡和朱竹清看大师望向她们的眼神时突然意识到,大师同时也在问她们。戴沐白欣然一笑,也由他带头的,六个少年少女用力地点了点头:
“嗯,我们都反省过了!”x6
“好!”大师大喊一声好,随后眼睛微眯,语气突然危险:“既然都反省过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好好讲讲关于‘惩罚’的事情了!”
……
“小舞出列!”大师断喝一声,在小舞迅速往前一步后说道:
“老规矩,戴上负重,不得使用武魂与魂力,绕着村外的最高那座山上下二十个来回!”
“是!”小舞元气满满地答应一声,遂整个人窜了出去,径直朝村外而去。至于负重,早在唐三交给她的时候就早早戴上了,当时唐三就是料到了现在会这样,才事先将负重交给了小舞。
原地上,经过一番思索的戴沐白、奥斯卡和马红俊三人此时此刻无不是一身冷汗——他们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多年,村外那座最高的山有多高他们自然清楚,那是将近四百米的海拔!
什么?你说这二十趟来回最多也就十六公里,这惩罚也不算多重?
开什么玩笑,爬山与远距离长跑如何能够相提并论?!且不说脚程的费力程度会随海拔高度的不同而不同,单单是山路的陡峭就不是一路平坦的长跑可以比拟的!
显然,爬山的难度,远比城村之间的远距离长跑要高得多得多!
没给戴沐白、奥斯卡和马红俊三人反应的时间,大师再次开口:
“小三。”
“来了师父。”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的唐三突然蹦了出来,和他同时出现的,还有两副手脚成对的负重,只不过一副较小、一副较大。
“荣荣和小舞一样,也是二十个来回。红俊你,四十个来回!”
当听到自己的惩罚是宁荣荣和小舞的两倍时,马红俊的眼睛都直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难以置信。
唐三走到马红俊面前,带着一脸亲切笑容的将手中的负重递交到马红俊手中。
火凤少年魂尊当即一个踉跄,他抽搐着眼角对唐三道:
“三、三哥,这个负重……”
“啊啊~”唐三嘿嘿一笑,“这套负重是三哥我特地为你量身定做的,正正好好三十公斤!加油,我看好你哟!”
说着,唐三哈哈大笑着拍得马红俊肩膀梆梆作响,浑然不觉对方憋屈无比和无法接受的表情。
紧接着,唐三一个转身将另一套负重递给了宁荣荣,“荣荣,这是你的。”
“哎?”宁荣荣在看到马红俊的“惨状”后难免会担心自己的负重会不会也这么变态,可当唐三将负重放到她手上的时候,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
虽然还是很吃力,但绝对没有三十公斤那么重!只是相对于宁荣荣来说,这估摸着十五公斤的重量已经不小了。
大师看到两人都拿到负重后毫不客气地大喝一声,“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是、是!”这一声大喝吓得两人慌不迭地套上负重,然而手忙脚乱下又是人生第一次戴这样的负重,两人最终还是在唐三的帮助下才完成了负重的穿戴,然后踉踉跄跄地往外跑去。
看他们俩的背影,完全不如小舞的轻松洒脱,显得艰难无比。
戴沐白来到唐三身边,嘴中啧啧称奇:
“啧啧啧,三十公斤的负重啊,换我估计都够呛!”
唐三斜了他一眼,“怎么?想不想试试?”
“别!还是别了!”戴沐白连忙摆手,谁会没事找罪受呢?
三十公斤的负重,登山越野一万六公里……
想到这里,戴沐白都忍不住艰涩地咽了口口水。
戴沐白身为马红俊的老大兼损友,自然对兄弟的惨状喜闻乐见,虽然心里觉得对方最后极有可能坚持不下来,但他也不准备向大师反映这个问题。毕竟他都能想到的事,大师可能想不到么?
只是,让戴沐白纠结的是,马红俊也就算了,小舞和荣荣这两个女孩大师都下得去这重手,究竟是咋想的啊?真就无论男女一视同仁?
好是好啦,但怎么总感觉不太对呢?
随后,戴沐白一脸纠结的向唐三问道:“小三,你说小舞她们三个能坚持下来吗?”
面对这个问题,唐三直言不讳:“小舞肯定是没问题的,至于红俊和荣荣么……”
说着,唐三摇了摇头,意思显而易见。
唐三对后者的预测戴沐白毫不意外,只是他很好奇,小舞真的能完成惩罚么?
唐三看了戴沐白一眼,怎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即道:
“你不妨猜猜小舞身上负重的重量是多少?”
“多少?”戴沐白下意识问道。
唐三缓缓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十公斤。”
“五……”戴沐白瞪大了双眼,一口气噎在了嗓子眼,失声道:“五十公斤?!”
一旁,灵猫少女朱竹清大惊失色,而白发少女奥斯卡则是因为这一个月来都一直和小舞在唐三的督促下晨跑,早就知道了小舞日常的训练负重,故而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瞬间爆发所能承受的重量,而是需要长时间坚持的持久负重啊!五十公斤是什么概念?那是背着一个人在跑、在爬啊!还是不能使用武魂和魂力的情况下!
魂尊魂师的力量在使用魂力和武魂的时,达到数百公斤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可一旦失去了魂力的支撑,戴上数十公斤的负重登山越野就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了。
升仙
王牌刁妃【完結】 如沫
这一刻,大师再次开口发话,“沐白,你虽然不用和他们一样接受惩罚,但我需要你去全程监督他们,以确保三人不作弊和他们的人身安全。”
说完一句话,大师转向朱竹清,“竹清,藉于昨晚你在大斗魂场的表现,今天我本来是想让你和他们三人一样进行负重登山越野以强化你的身体韧性,只不过你昨晚受伤了,虽然经邵鑫老师的治疗已经无碍,但暂时还不适合进行高强度训练。今天你就先和沐白一样,一同进行监督和保护小舞、荣荣和红俊三人的工作吧。”
“有什么问题么?”大师一挑眉毛,静待回应。
白虎与灵猫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