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七成受訪大學生爲“圈”買單 是剁手還是追求情懷

近七成受訪大學生爲“圈”買單 是剁手還是追求情懷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在楊曉的一張照片裏,近百個形態各異的潮玩手辦被精心擺放在臥室牀頭的櫥窗中,“擺在正中間的旋轉臺上的幾個是隱藏款,還有一些我通過二手平臺淘來的熱門款。”作爲忠實玩家,楊曉表示自己滿足於“抽盲盒”帶來的“即時驚喜感”,更享受一次性集齊並珍藏全套手辦的滿足感。

用超輕粘土製作冰箱貼,用滴膠製作手機殼,用金屬零件製作耳環、手鍊……大三學生王格格是手作圈的一員。“每次想要買什麼東西,挑不到喜歡的款式,就想着能不能自己買材料,按着自己的心意製作。”今年“雙十一”,在別人搶購衣服、化妝品的時候,她早早就在購物車裏添加了毛線材料,準備自己編織一條毯子。

“Z世代以興趣劃圈,圈層文化的消費潛力也在不斷展現。在以電競、二次元、模玩手辦、國風爲代表的圈層文化消費市場中,Z世代佔據主力。”CBNData《2020Z世代消費態度洞察報告》這樣寫道。中青校媒就“Z世代圈層文化的消費現象”面向全國907名大學生展開問卷調查,結果顯示,69.72%被調查者會爲自己所在的興趣圈消費,其中,44.43%受訪大學生每年在愛好上支出幾百至千元不等,35.94%每年花費超過1000元,也有19.63%幾乎不花錢。

這屆年輕人更願意爲興趣付費

午間公告:九典制藥於近日收到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下發的藥品註冊證書等

李芳馨在《亞文化網絡趣緣羣體的聚衆傳播探究——以手帳文化爲例》中提到,網絡趣緣羣體大多具備強大的商業潛質,其線下活動往往離不開分享和消費。

李璐從大一“入坑”手帳圈,至今已經快四年了,手帳成爲她大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和手帳的緣分源於在微博上學習經驗帖子,她發現有的博主分享的內容,不僅有析縷分條的知識,還有各式好看的花體字、膠帶拼貼、印章等元素。“好希望我也可以做出這樣好看又有創意的記錄。”

於是她關注了不少圈內“大佬”,也開始購買好看的本子、膠帶、彩色筆,記錄自己的日常生活。手帳圈流行的膠帶品牌多樣,有一些國際品牌,還有國內的一些“小作坊”社團自己生產,每卷的價格大約在10到40元不等。手帳本也往往超過普通文具的價格,貴的本子要幾百塊以上。“最開始入坑的時候熱情爆棚,每天都想着買,第一個月就花了1000多塊錢。”對於當時大一的李璐來說,這筆錢確實是一筆不小的開銷。“那個月一次都沒有外出吃過飯,也壓縮了其他的開銷。”

劉馨雅從初中便開始愛上了漢服,最近“雙11”,攢了大半個月生活費的她下定決心,買下了購物車裏那套收藏了很久的刺繡漢服。已經有了滿滿一箱不同款式漢服的她,希望將來能有一個專門用來存放、試穿服飾的房間。“這個房間將會是我的快樂源泉,‘六米擺’(漢服的一種形制——記者注)的褶子一開,我什麼煩惱都沒了。”《2020Z世代消費態度洞察報告》顯示,Z世代貢獻了Cosplay品類近四成銷售額,其古風服飾銷售額增長更是連續兩年超300%。

自然科學基金委:傑青、優青評選將向外國學者開放

今年大二的吉文喆是烘焙的忠實愛好者,每個週末都要在家和媽媽一起做點心和蛋糕,並邀請鄰居們一起品嚐。高二時,她陪媽媽一起做烘焙作業,第一次嘗試了《夢幻甜點師》中千層蛋糕的製作,她對烘焙的興趣也開始萌芽。隨着對烘焙學習的深入,她逐漸開始嘗試用不同材料、不同方法進行製作,對烘焙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爲了更優質的口感,需要換標準更高的烤箱,爲了更豐富的口味,需要買不同的材料多次進行嘗試,爲了更多變的造型,需要常常購進新的模具、小裝飾和刮刀之類的工具,“‘一入烘焙深似海’,每次看到造型口味很別緻的糕點就會忍不住自己嘗試去做,爲了做出款式新穎精緻的雲朵蛋糕,我還特意買了小型的棉花糖機。”

股市內參早報:恆大地產終止借殼深深房A 2新股可申購

大學生沙莎“入坑”JK制服圈是從一年前開始,當時,她從已經是圈內成員的學妹處借了一條裙子拍照,“一穿上就覺得好好看,也非常適合我”。於是她很快成爲JK圈的一員。每一條裙子都有屬於自己的名字,沙莎最喜歡的是一條叫做“煙粟”的裙子。由於這條裙子開售的時候她還沒有入坑,猶豫了很久只能溢價400多元去二手交易平臺購買。每次沙莎心情不好或者遇到困難的時候,打開自己的衣櫃,看到自己心愛的裙子,就會很快平復心情。“一想到我都擁有了這麼多,還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呢。”

Z世代認可“以圈會友”

雖然烘焙有些“燒錢”,但是吉文喆始終願意堅持興趣,烘焙的技能讓她和別人的交往方式更加特別。朋友的生日禮物不再是網購的小商品,而是親手製作的蛋糕,這樣更能讓朋友感受到自己的心意。不僅如此,吉文喆和媽媽的交流也多了起來,媽媽擅長燒菜、烤麪包,女兒擅長西式甜點,母女二人每週末都要共同精心準備一次飯菜,烘焙淡化了她們之間的代溝,令她們的關係更加親密。“我和媽媽的相處就像姐妹,她有的時候給我‘幫倒忙’,弄得我手忙腳亂,但是我們都很開心。”吉文喆笑着說。

王格格也經常把自己製作的東西送給朋友,甚至有同學拿着圖片專門來找她幫忙“定製”,她都認爲這是一種對自己“手藝”的認可。從手機殼、冰箱貼,到香薰蠟燭、家居擺件,甚至衣服、包包,王格格的手作產品越來越豐富。對她來說,手作與其說是一種愛好,不如說是一種生活方式。“主要享受自己動手的快樂,享受靠自己的努力裝點生活的幸福感。”

“在我看來,漢服像一本有趣的歷史書,我在瞭解古代的服飾制式的同時,也學到了很多歷史故事和傳統文化的內容。每一個朝代都有自己的創新,讓古裝符合自己時代的需要,讓這種傳統的服裝能流傳得更長久。”劉馨雅不想在愛好上再多花費父母的錢,成年以後,她每個假期都實習或者做兼職,也就有了支撐興趣的資金。在她身上也悄然發生了一些變化。“一方面,我假期要工作,必須更加自律,學會了合理安排時間;另一方面,展示漢服的過程讓我更加自信,我也學着讓自己的儀態契合漢服的優雅。”

33歲納尼無解任意球!一頭紫發+中二慶祝 卻遭絕殺

除了追求心理上的認同外,來自北京理工大學的陳靜認爲能爲自己的愛好買單的原因,還在於入圈成本不高,身爲“德雲女孩”的她覺得,“相聲表演基本上都能在網上免費看,偶爾才需要爲看VIP視頻和現場演出消費,對學生來說不是太困難。”在陳靜看來,相聲已經成爲她生活的一部分,也將她的社交圈子聯繫得更緊密了,“相聲段子和‘魔性’歌曲張口就來,和好友聊天就像說相聲,和不太熟悉的同學也能找到共同語言。”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83.02%被調查者會因收穫喜悅和內心滿足,爲自己的興趣愛好消費,可以實現夢想與心理訴求(46.20%)、能夠滿足所在羣體的社交需要(15.88%)及可以獲得實體產品(44.76%),亦代表了Z世代對於圈層文化消費的認可。值得一提的是,95.26%受訪大學生認爲爲小衆愛好花錢是值得的。

長沙理工迴應”扔學生考研資料”:處理方式不當

自勉與傳承,圈層裏的精神給養

有三胎兒子?網曝小男孩稱爸爸是陸毅 陸毅方迴應

帶上假髮,穿上定製的服飾,再約上相熟的攝影師“拍片”,每一次“Cosplay”成武俠網遊《劍俠情緣三》中喜愛的角色,鄭鈺都覺得“真實的自己被解放出來了”。在他看來,還原、演繹ACG角色(即動漫、遊戲中的角色——記者注)的過程也是一種致敬經典的方式,“我喜歡這個角色,所以我希望他在三次元中也能出現。”每一次參加漫展,鄭鈺都會碰到投緣的Coser,“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託。”

今年的生日,沙莎“狠了狠心”送給自己一條心心念唸了很久的制服裙。這是電視劇《三年A班》裏面的劇服,劇中的女孩穿的裙子讓她非常向往。“我從今年5月就下了單,一直等到11月才收到。收到的一刻,我覺得我就是世界最幸福的人!”“三圈(指JK圈、Lolita圈、古風圈——記者注)外的人我們通常叫做‘地球人’,平時出門穿的衣服通常叫做‘地球人服’。”JK圈對沙莎來說,似乎自成一個世界。“現實中常常遇到不理解你的人,但是跟圈子裏的同好姐妹們在一起,就覺得自己不只是一個人。”“JK制服其實是一種校服,象徵着一種‘永遠不畢業’的情懷。”沙莎提到,“希望表達一種永遠青春,永遠年輕的態度吧。”

艾倫曝奧沙利文已道歉 羅伯遜挺小鋼炮:火箭鬼上身

除了幾個熱門IP的系列盲盒,楊曉還熱衷於購買國風聯名的文創產品。CBNData的報告顯示,B站上近乎九成的國風愛好者都是Z世代,從穿戴傳統服裝飾品、化古典妝容、創作中國風詞句曲目、演奏中國古代樂器,到改編傳統舞蹈,國風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國風正通過“中國華服日”等大型文化交流活動及潮玩手辦等文創產品進行文化輸出,展現其蓬勃的力量。

“網絡趣緣羣體可以將中國文化藉由手帳及文創產品傳播出去,講‘中國文化故事’。在這個方面,故宮博物院旗下的故宮淘寶已經開始探索,利用具有故宮元素的文創產品和創意銷售來打造極具中國特色的新時代文創品牌。故宮淘寶出品一系列具有清朝風格如摺扇、膠帶、筆記本等文創產品,來聯結中國過去的歷史與現今的創意。”《亞文化網絡趣緣羣體的聚衆傳播探究——以手帳文化爲例》提到,中國作爲源遠流長的文化大國,文創產業可以挖掘的文化價值內涵十分豐富,各個地區、民族的人文風情和歷史故事異彩紛呈,可以轉變傳統的大批量生產的思維,進行創意“智造”,創造更多文化經濟價值。

教育部:目前不具備將普通高中納入義務教育的條件

“我們享受‘圈地自萌’,也憧憬‘破圈生長’。”在鄭鈺眼裏,爲自己所在的“小圈”適度、理性地付出一定是值得的,“快樂本身就是無價的,能與更多人一同感受這份快樂,就更是件難得的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