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hwt6人氣都市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ptt-第一一四六章 盜墓終焉(下)分享-fjhm4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整个地宫仿佛都活过来了,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不死生物。
然而无论是何邪还是丁思甜,都没有半点紧张的意思。
前者是因为无视,后者明悟了自己的前生,自然明白这些就是她自己搞出来的。
数不清的干尸密密麻麻爬满了崖壁,咆哮着跳跃而起,向两人扑来。
那些复活的雕塑也到了跟前,咆哮着将手中的武器刺向何邪和丁思甜。
就在这时,何邪突然冷哼一声。
整个世界一顿,下一刻——
轰!
所有异常的情景全部消失,那些干尸和雕塑,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赤色光芒也彻底泯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何邪再一挥手,棺椁“崩崩崩”缓缓开启,露出里面奥古公主的尸身来。
在她的胸前,正捧着发光的彼岸花。
彼岸花缓缓旋转,越变越大。
突然从里面伸出一只手臂,指头飞速点向何邪额头。
“大胆!”何邪冷哼一声。
“呃啊……”
彼岸花里顿时传出一声凄厉惨叫,仿佛痛苦到了极致。
何邪负手,一步迈出,踏入彼岸花形成的巨大漩涡之中,丁思甜紧随其后。
白云悠悠绕旭日,芳草萋萋碧连天。
突然出现的蓝天白云,让人心旷神怡。
只见一个跟丁思甜一模一样的女子,穿着古契丹的服饰,戴着凤冠,眼神凌厉,正死死盯着何邪。
奥古公主!
“你是谁?”她的眼中有忌惮,有忿恨,显然看到何邪带着丁思甜来,就已经明白了对方来意。
“一个想逆因果的过客。”何邪微微一笑,一把向前抓去。
轰隆!
世界震荡,轰然破碎。
所谓的碧天芳草,不过是幻境。
阴暗的天空伸手可触,压得很低,褐色大地上赤色岩浆横流,滚滚热浪中喷出的火星,犹如密密麻麻的萤火虫一样,四处胡乱飞舞,空气中充满着腐蚀、灼热的气息,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景象。
奥古公主发出凄厉尖锐的叫声,缓缓升空。
鐵劍年代
火焰围绕着她,滚滚死气在她身边蒸腾,仿佛她是火焰之主,死亡之神。
“死!”
随着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吼,岩浆咆哮,死气滚滚,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向何邪倾泻而来。
然而下一刻,这方末日般的世界迅速缩小,被何邪握在手中,轻轻一攥。
噗!
世界破碎。
奥古公主惊慌失措的灵魂自何邪指缝中逃窜而出,在她面前立刻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通道,黑魆魆的,她一头扎入其中,消失不见。
“遭了,她要逃入死冥界!”丁思甜惊呼。
“彼岸花是她的灵魂容器,正好要她引路。”何邪微微一笑,并不以为意。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眼看眼前漩涡就要消失,何邪轻轻一跺脚,这漩涡不但不淡化消失,反而加速旋转,放大凝实。
再看时,这哪里是个黑色漩涡?
分明是由无数密密麻麻的黑鳞怪蛇相互纠缠相互扭曲,形成的一个巨大通道!
数以亿万计的黑鳞怪蛇,因为何邪的举动被惊动,它们发出嘶嘶的叫声,如一道道闪电般向何邪弹射而来。
何邪管也不管,只是迈步向前走去。
这些扑向何邪的怪蛇还没靠近何邪跟前,就突兀消失,被传送到何邪身后的空间里去,没有一条能够接近何邪身边。
两人信步前行,很快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峡谷,放眼望去,满目皆是嶙峋怪异的史前生物骨骼。
崩崩崩!
这些巨大骨骼突然开始复苏,挣扎着要爬起来,何邪一眼扫过去,所有骨骼瞬间化为飞灰!
再往前走,是一扇长满眼睛的大门,这些眼睛各个邪异而冰冷,散发着怨毒的神色。
当何邪出现在门前时,所有眼睛齐齐瞪大。然后——
噗噗噗噗!
所有看到何邪的眼球全部爆开,大门“嗡”地一下弹开,露出门后的世界。
何邪身后的丁思甜看得眼皮子直跳!
恢复前世记忆的她很清楚这地宫中的每一关有多么恐怖,哪怕是巅峰时期的前世也要小心翼翼面对,绝不敢莽撞。
但何邪一路行来,是完全碾压的姿态,天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有多厉害。
门后是一条漆黑的河流。
“这是冥河,通往亡者之地。”丁思甜急忙上前解释,“原本所有死去的人,都要从这里走向最终的死亡,而我的前世付出了十万奴隶的性命,截断了它。”
“黄泉水……”何邪若有所思点点头。
每个世界几乎都有这种类似的物质,只不过叫法不同,但效果都是接引死者,隔绝生死。
想要过冥河,需要特定的方法和时机,而且危险重重。
但这些在何邪跟前全部是不存在的,所以丁思甜也根本没提。
果然,两人眼前时光流转,下一刻,就越过了冥河,来到了一座巨大溶洞之中。
这是一个天然石英岩洞穴,仄长狭窄,造型奇特的钟乳石一路延伸,像是恶魔的獠牙一般。
在两边的墙壁上画满了彩色壁画,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人,人挨人,人挤人。
他们都在诡异地笑着,身子微微前倾,五指弯曲微微张开,似乎随时都想把双手伸出画来,把看画的人一把抓进去!
其实这些地方何邪都来过,只不过上一次他必须依靠奥古公主才能通过,且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但现在,何邪自然能看出,这是一种阵法,里面封印者数十万冤魂恶鬼,这就是截断冥河的关键所在。
“呃啊……”
突然,声声嘶吼震得何邪耳朵嗡嗡作响,紧接着两边墙壁上所有画中人,都把双手从画中伸了出来!
密密麻麻的手臂挨着一条,层层叠叠,难计其数,这些手十指都扭曲着,全部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惨白色。
两边的墙壁似乎正在逐渐变软,壁画中密密麻麻的人的身体,挣扎着,惨嚎着,从墙壁中凸显出来,无数的人体和手臂在其中蠕动,似乎要挣扎着爬出。
何邪不紧不慢,他单手掐了个诀印,突然头顶金光大盛,金光照耀之处,所有扭曲的面孔都迅速缓和下来,变得茫然起来。
它们四下张望着,最后目光全部落在面前的何邪身上。
何邪淡淡开口:“尔等乃祭灵,永世不得超脱,今日本尊救尔等脱离苦海,尔等需为本尊服务五百年,可知晓了么?”
没有商议,是近乎命令的同志。
数十万冤魂有的立刻跪地,口称遵命,有的却呲牙咆哮着,满脸桀骜。
何邪将一切看在眼里,手中诀印变幻。
嗡!
下一刻,那些所有不尊不敬的冤魂全部灰飞烟灭,只余下那些恭敬磕头的。
何邪再度凭空一抓,顿时手中出现一个葫芦。
这葫芦只是凡物,然而何邪只是吹了口气,立刻就将其变成了能够容纳阴鬼冥河的至宝。
他将葫芦往上一抛,顿时葫芦迅速放大,葫芦口散发出赤色光辉,将所有怨鬼笼罩在内,然后将它们收进葫芦之内。
何邪收起葫芦,颠了颠,随手将它抛给丁思甜,笑道:“拿着,算是见面礼。”
丁思甜手忙脚乱接过,激动无以复加,她当然明白这葫芦意味着什么,而且也隐隐明白了何邪的用意。
“神仙哥哥,你想重开生死门?掌控冥界?”丁思甜激动问道。
这也是她的前世奥古公主一直想要做到的事情,可惜,到现在也没能成功。
pp瑪麗的囧奧斯汀時代 墨青衣
“小姑娘,这么想的话,你的路就走窄了。”何邪笑呵呵开着玩笑,“你生活在这个年代,应该听过一句话,要解放思想,才能解放世界。”
说话间,两人进入了一片黑色的沙漠,浓雾滚滚。
这里就是生死的边界,只要过了这片沙漠,就会看到冥界的大门。
在上个时间线中,何邪在这里以区区凡人之躯,戏耍了两个神祗,成功窃取了他们的所有成果,还夺取了真正的系统,然后逃之夭夭。
可以说,这一战奠定了何邪崛起的基础,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时光荏苒啊……”何邪微微感慨。
那时的他就像是一只蝼蚁,却拼了性命,向神祗露出獠牙。
如果再给他一次这样的机会,场景重现的话,何邪敢保证自己一定会死。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缺了当年的那份敢死的血性,而多了几分沉稳。这样的变化,要是面临当初的死局,必然是难逃因果。
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的,年幼无知的时候,有百分之一的概率都敢拿命去拼,结果赢了。
成熟之后,有了五成以上的把握才敢出手,力求稳妥,结果却很难讲。
“这里是个很关键的因果节点啊……”
何邪的表情微微凝重。
他回头看了丁思甜一眼,道:“以你的聪慧,想来已明白我带着你的用意,是时候做决定了。”
丁思甜面色严肃,跪拜在地道:“若不是您,我还在尘世间轮回,浑浑噩噩不自知,最后的结局,只怕难逃被前世恶念吞噬的命运!您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愿秉承您的意志,为您执掌彼岸花。”
“很好。”何邪满意点头,“从今天起,你便是此界神女,替我执掌轮回,重建地府!那些冤魂恶鬼,便是我为你留的班底。”
“等他日我铸造六道轮回后,便开天道赏罚令,让世间万灵从此有了善因果报!”
这才是何邪的真正目的之一!
他要的,是整个世界,而不是什么冥界。
“是!”丁思甜恭谨道,愣了愣,她迟疑着问道:“我、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称呼您?”
“不可名,不可问,不可视,不可思。”何邪淡淡的声音回荡在丁思甜耳边,等丁思甜赫然抬头时,却发现眼前已不见了何邪的身影。
在丁思甜看不到的时空中,何邪的旧日,正在和他回溯后的世界缓缓重合。
两个时空节点疯狂扭曲坍塌,互相排斥。
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两个时间线上,因果完全不同,而且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必然要一方毁灭一方。
崩崩崩!
无数因果线在不断绷断、重组,无数的因果之虫滚滚而来,将何邪的这具分身淹没其中。
这是一场看不见的因果之战,是旧日时空和重溯时空的碰撞和融合。
何邪选择将这个世界,作为自己逆因果的第一战场,就是因为他是从这个世界开始摆脱了所有的枷锁和束缚,正式踏上了诸天万界之旅。
这里,是何邪之前人生的果,是何邪之后人生的因。
嗡!
寵妻如命 阿鈴
某一刻,整个世界突然剧烈震荡起来。
这是新的重溯世界要崩溃的征兆。
若是一旦新的重溯崩溃,那么何邪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就不会在这里结出一个号的结果,等同他之前所做努力全部白费不说,还将局面更加恶化了。
这便是因果之战的凶险之处,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好在这一幕何邪早有意料,突然,数个何邪同时自虚空中一步踏出。
这是他的其他几个分身,早就潜伏在世界周围,关键时刻踏入。
赤膽神槍—特科英雄傳奇 臨盛
为了骗过因果,何邪甚至封印了自己的记忆,硬生生把这几个分身的存在从自己的过往中抹去。
如今,果然见到奇效!
最终,何邪镇压住了这段因果,达成了平衡。
旧日和重溯的世界成功融合,组成了新的因果。
这因果比往日更根深蒂固,难以磨灭。
若是元始天尊或者何邪在此,便会立刻明白,何邪的证道之旅,选择的是怎样一条不可思议的路了。
随着何邪的因果扭转,他彻底成为这个世界的万果之因。
随后,他重铸六道,以因果赏罚,借助丁思甜之手,奠定了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
六道既铸就,很快这个低级的超凡世界,便开始世界进化,渐渐有了完整的修炼体系,诞生了仙神,开辟了天界神道。
不久后,这整个世界都化虚为真,成为这道时空支流的真界。
異世大
某一刻,何邪的真身自这段时空长河中跃起,大笑三声,挥挥衣袖,整条长河,万千世界,尽数被他收进了衣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