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1rb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不合理真相 意賅-第348章 爲難分享-vuzaw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苏平若有所思。
“这也带来了一个新的调查方向……围绕汪海展开调查。”祁渊说:“不论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走到一块的,既然他们能够合作,还是如此大的事儿,事先肯定有所接触,并且还达成了一致。”
“是这个理,”苏平点头,但紧跟着又话锋一转:“可本质上,这并不是什么新的方向,一早就已经确定过,本案两大侦查重点,一个围绕汪华,另一个就是围绕汪海。”
祁渊又沉默两秒,随后点头嗯了一声:“是我啰嗦了。”
“行了,上车,去下一家。”苏平摆摆手:“还是你开车,我再整理整理思绪。”
……
转眼,天便黑了。
各路刑警走访一圈,可惜,收获寥寥。
最终,各刑警们回到支队集合,开个例行小会,汪海同样也被押解回支队留置,并决定在会后由荀牧和苏平再次对他展开审讯。
会议室,凃仲鑫当先起身,不过他也并未能提供太多新的线索。
湖漢群英 雲中嶽
痕检、图侦同样如此,并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各侦查小组调查的情况进行汇总,也没有什么本质发现。
“听起来,”荀牧终于开口:“这个汪华,虽然工作多年,但因为本人性格的原因,人际关系其实相对十分简单,也没换过几次工作,认识的朋友并不多。”
苏平补充:“而且除却消费主义这一点之外,他这个人甚至可以说比较单纯,按理,除却汪海可能将对汪鹏的仇恨转嫁到他身上之外,不太可能会有人对他动手才对。”
“而汪海本身,并没有对汪华动手。”松哥接话说:“而且,本案是绑架案,我们或许可以转移下方向,对汪鹏的人际关系展开调查——有没有可能,是嫌疑人盯上了汪鹏的财产,这才选择绑架汪华以勒索他的呢?”
苏平侧目。
阿先举起手,说:“这方面,我有派人去跟,目前暂时还没有发现。汪鹏这个人,怎么说呢,就像他自己讲的,图的是和气生财,讲的是与伙伴双赢,目光还算长远。
而且他在建材城也算扎根多年,与其他几个商铺算得上熟稔,彼此虽然在生意上有重合的部分,但并没有太大太激烈的竞争,也没爆发过冲突矛盾,想来应该排除竞争对手不正当竞争的可能。
当然,如果是他自己不慎露富被人发现,且那人还起了些歪心思,那就不好说了,可这样一来调查范围未免也太大了些,很难查。”
苏平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有些烦闷:“这么说来……关键还在汪海身上?老荀,你有没有信心拿下汪海?”
“说实话,真没有。”荀牧摇头:“只能尽力一试。怎么说呢,他背后的俱乐部,对他十分重视,律师已经安排好了,一旦让他们见面,律师肯定会给他分析过现在的情况,到时候,他更不会开口。”
“是啊,对他而言,不招比招更有利。”苏平跟着叹息。
荀牧闭上眼:“我本想晾他一阵子,给他施加点压力,然后再次展开审讯的。但不久后,他的辩护律师就来了。”
“你直接让他们见面了?”苏平皱眉。
魔道凡 煙鬼三爺
“没有。”荀牧摇头:“我以嫌疑人仍在接收初次审讯为由,拒绝了。但之后再次提审他,他虽然有些动摇,但依旧什么都不肯说,态度还是像原来一样强硬,我们不抓汪鹏,他就拒绝招供。”
“然后呢?”
“目前还在以初次审讯并未结束为由,拒绝律师和他见面。”荀牧说道:“我担心咱们走后派出所顶不住压力,才把汪海又给押解了回来,但……”
苏平看看手表,皱眉。
“非羁押状态下的讯问,依托于传唤与拘传进行,持续时间不超过十二小时,案情重大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荀牧继续说道:
“当然,我们完全可以拘留汪海了,但若是拘留他,采取了强制措施,律师就可以与他见面了。”
“恐怕拦不了多久了。”苏平摇头说:“等会我俩再审一审他,不论有没有收获,都……”
“我知道,但这样一来,汪海这条线就别指望了,至少别想指望通过他的嘴获取更多的线索。”荀牧说道。
官路之風生水 逍遙元帥
“那这次就让他多说话。”苏平哼一声,说:“不论说什么,不论说的是不是实话。”
逍遙神醫 紅燒蘿蔔
“噢?”
“谎言当中蕴含的有效信息,并不比实话少。”苏平说道:“记住,我们现在不是要他认罪,而是获取信息,获取线索。”
荀牧想了想,点头说:“成,那我和你再试一试。”
苏平又转头看向小高,问道:“小高,你没什么要说的么?”
小高抬手摸摸鼻子,随后站起身说道:“我用了些法子,查了贺见手机号的通话记录,可以查到,最近几天并无可疑电话打入。”
“噢?”苏平纳闷道:“难不成那伙劫匪当真没给贺见打电话?这不应该啊,不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图财还是想要钓汪鹏上钩,汪鹏这条线走不通,都应该联系贺见才对,至少也要让贺见向汪鹏求助。”
荀牧思索两秒,问:“你怎么调查的?”
“主要是通话时间。”小高说道:“可能是工作性质的原因,她那张卡通话记录太多了,当然,大部分都是拨出,少部分是拨入。
我重点查的是拨入这一块的号码,但短时间内,并没有条件去逐一确定号主身份,只能根据通话时间、号码归属地、通话频率等综合来查。”
顿了顿,小高继续解释道:“当然,光靠这些肯定不靠谱,但……目前真的没什么好法子,甚至就算调查号主身份,恐怕也没意义。”
“没有座机号、虚拟号拨入么?”苏平问道。
小高摇头:“没有,要有的话肯定会重点查的。”
说完他又忍不住嘟哝道:“早就说了,苏队你这要求是为难人,这根本没法查嘛。”
帝國版圖
苏平目光斜了过来。
他刚忙又一缩脖子:“苏队放心,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