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cu6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劍說 txt-第1564節-另一位聖徒推薦-22zsr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为我好?堂堂圣徒的记忆让人给封印了,你还说为我好?”
尽管通过他人拍下来的视频和语言描述找回了那一段记忆,可终究是通过外界了解,并非是自身体验,早已经没有了那种情绪,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感到相当的别扭,就像被人在脑子里生生挖去了一大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原本就寻思着找李白的麻烦,正巧这货打电话过来,所以头一句话就喷了过去。
“当然是为你好,另外,不是封印,是抹除,不可恢复的那种,如果还保留着,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所以现在这样,对你对我,对其他人,都不是坏事!”
李白一点儿也没有耍流氓的意思,而是真心为了这个大力神好。
没有许仙那个本事和气运,最好别恋上妖怪,不然都不够塞牙缝的。
“我!不!信!”
赫拉克勒斯却没有领这个情,反而被激起了不服输的劲儿。
“先不跟你说这个,有个事儿问你一下,九州玄学会知道么?”
重生豪門望族
簡•愛 唿嘯山莊 阿格尼絲•格雷 [英]勃朗特
李白没兴趣跟对方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转移到了正事。
“九州玄学会?是什么?”
赫拉克勒斯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光这个名字就像是东方范儿,他并不记得“圣徒会”跟这样的什么什么会打过交道。
“九州玄学会刚刚跑出了一些人,我得到消息,‘圣徒会’有人正在跟这些人接头,打算做什么交易,你能帮我了解一下吗?”
李白只是获得“圣徒会”的高级会员身份没多久,随即就被召回了国内,对“圣徒会”的了解并不那么深。
像打探情况这样的事情,虽然可以去找法国分会的高级会员,摩勒研究所的摩勒·斯通博士,可是对方却未必会知道,还不如直接找上七位“圣徒”之一的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
“有这事儿?等着!”
赫拉克勒斯毫不迟疑的把电话给挂了,李白为了这个事儿找到他,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唐明辰和赵子午二人都在看着李白,双双保持着沉默。
“现在等消息!”
李白找了个石头,直接坐了下来。
他相信赫拉克勒斯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交待。
“圣徒”虽然在“圣徒会”中的地位超然,自然而然的有着自己的骄傲,并不是什么人都会被看入眼,却并不会真的自大到目中无人,对于实力相近的人,依然会给予相应的尊重。
獨占王寵之絕代商妃
像李白这样,能够跟号称大力神再世的赫拉克勒斯在力量上正面硬刚,还丝毫不落入下风,足以赢得这位“圣徒”的平等对待。
要不然的话,光凭着记忆被抹除这件事,哪里会接了电话就破口大骂,肯定要组织起人手,好好搞上一波。
“圣徒会”虽说不允许私斗,可是也没说不许“圣徒”收拾不开眼的会员,哦,那不叫收拾,应该叫惩戒,或者教育,被打得满地找牙,还得跪谢的那种。
天醫駕到 李盡歡
等了约十来分钟,李白的卫星电话响了,还是之前拨出的那个号码。
“喂,李白!”
“赫拉克勒斯,查到了吗?”
李白从对方的语气中,确认了“圣徒会”果然与九州玄学会的那些叛逃者们有瓜葛。
赫拉克勒斯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
“李白,你有麻烦了,没错,‘圣徒会’里面的确有人跟九州玄学会的分裂人员有接触,不过并不是普通会员,而是一位‘圣徒’,嘿嘿!”
赫拉克勒斯幸灾乐祸的嘿嘿笑了起来,惹上一位“圣徒”,恐怕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曼荼羅(華音系列)
靈氣復蘇我在玩私服 糖逗不甜
我的純情女租客
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的身份也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调查的一清二楚,叛逃就是分裂,作为第三方,赫拉克勒斯的观点保持着中立。
毕竟那些离开九州玄学会的人对于华夏来说,就是叛徒,而对于第三方来说,就是分裂者,只不过离开的方式有点儿龌龊和粗暴。
“是你吗?”
听着对方还在卖关子,李白干脆请将不如激将,有枣没枣先瞎鸡勃乱打几竿子再说,直接扣了赫拉克勒斯满头黑狗血。
仙道貴胄 長歌小琴太
“喂喂,我什么时候说是我了,你不要诬陷好人!”
赫拉克勒斯虽然天生神力,偶尔会因为自己的力量失控而伤到人,却自认为是光明磊落的好汉子,说一不二敢担当,决不遮遮掩掩和推卸责任。
“那么是谁?总得是个人吧?”
李白微微一笑,这个傻老外有时候就像个孩子一样。
赫拉克勒斯自然不可能将这口黑锅继续背下去,说道:“是贾哈拉尔·乔杜里,来自印度的‘圣徒’,他准备从九州玄学会的分裂组织那里获取一项人类基因技术,具体技术内容,我暂时还没有打探到,怎么,李白你也要插一脚吗?”
“没错,我准备搞破坏!”
李白终于打听清楚了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究竟在与“圣徒会”的什么人在做交易,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反正他人已经在这里,随时可以出手干涉。
督主 戲骨
至于那位“圣徒”的反应,压根儿就不会考虑。
不服气就来把他打上一顿啊!
赫拉克勒斯一见李白突然想不开,连忙劝说道:“喂喂,你别乱来,贾哈拉尔可不像我这样好说话,如果得罪了他,小心哪天就意外中毒身亡。”
“圣徒会”的七位“圣徒”,无论哪一位岂是都好易与的。
hpsf系哈利
那个印度人又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儿,还擅长使毒,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指不定哪天就给你下了毒,直到送了卿卿性命,恐怕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更让人感到不甘心的是,线索还追不到对方的头上。
哪怕明知道是对方干的,偏偏就是没有证据。
“中毒?赫拉克勒斯,能把他的资料发给我一份吗?到我的电子邮箱!”
李白倒是一点儿都老实不客气的打起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主意。
“你想干嘛?”
卫星电话另一头的赫拉克勒斯似乎正一脸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