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xw3超棒的小說 劍骨-第四百二十六章 北逃熱推-gjovr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一蓬五彩鲜血,在山顶之上飞溅而出。
孔雀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把纤细长剑,破开宝衣,刺破体魄……刺穿胸膛!
“宁奕!”
一道愤怒长喝。
孔宣的干枯道袍忽地破碎,他直接展露本尊,一尊庞大的孔雀妖身撑破衣衫,横击穹宇,撞在宁奕身上。
“噗!”
宁奕面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来不及催动剑气,便感觉自身像被一座大山撞中。
孔雀的妖身体魄,比自己要强!
脑海“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一袭红衫去而复返,单手拽住宁奕衣领,将他掷出。
叶红拂神情冷峻,抬起头来,展露真身的孔雀,细长脖颈宛若山岭,云霄之上两抹瞳光璀璨如大日,不可直视。
细雪插在妖身胸口位置。
叶红拂狠狠一脚踩在剑柄之上,借着反震力倒退——
“刺啦”一声!
孔雀痛苦长啸!
细雪贯穿其庞大妖身,鲜血如瀑布,喷薄而出——
此刻泼洒而出的孔雀妖血有五种颜色,两道边缘模糊不清,隐约再生第六第七种色彩。
若是孔宣修成涅槃,便成七彩琉璃。
据说远古年代的大成孔雀,一滴血闪烁九彩,极尽绚烂。
每一种颜色,便像是一种神通,是天赋,亦是道统!
宁奕掠至空中,悬住退势,盯住孔雀,神情阴沉……
自己的细雪裹挟神性,击穿妖身,竟然不曾将那片血肉焚烧,这说明孔雀在执剑者剑气的感知中,并非妖邪鬼祟之物。
是的。
此刻展露在空中那尊妖相,没有丝毫妖异渗人的感觉,反而令人觉得神圣,不可亵渎。
孔宣长啸一声,五彩精血如星河一般环绕妖身,那被细雪洞穿的伤口,竟然在缓缓弥合。
叶红拂暴退百丈,重立空中,与宁奕齐肩。
两人一雀,中间隔阂的孤山轰隆隆坍塌。
细雪化为一道雪白流光,掠入宁奕抬起的右手掌心。
“我感受到了一股加持之力……”叶红拂蹙起眉头,抬起头来,望向穹顶那座雪白小楼,喃喃道:“是天海楼。”
宁奕面色很是难看。
“有天海楼在,我们……很难杀死孔雀。”
在灰界之时,宁奕便与天海楼加持的小白帝打过。
回想起白如来的那一战,那位白帝子便是凭借天海楼的始祖鲜血,滴血不灭,死而复生。
命星境界与星君境界,完全是两道天堑鸿沟。
而星君极限,与寻常星君……又是两种存在。
如今的孔雀,在天海楼加持下,能够发挥的杀力,比起当年尚且稚嫩的白帝子,要强盛太多!
五彩鲜血,凝化长河,那尊巨大孔雀的眉心之处,血肉破开,缓缓浮现出一袭枯败道袍,金缕羽衣随风飘摇,孔宣面无表情,缓缓站在自己妖身之上,以一种“阳神”出游的方式示人。
他抬起双手,十指指尖,各自汇聚逼目金光,十道“卍”字妖印,悬浮长空。
这神通,白如来也曾施展过。
只不过彼时命星境界的小白帝,全力催动“金字杀决”,所凝聚的“卍”字印,也不及如今孔雀凝结的一半。
更不用说……孔雀一口气凝结了十座法印。
洪荒+劍三射日 貓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在天海楼的愿力加持之下,这十道法印镇压十方,将宁奕叶红拂的前后退路都压得死死的……像是一只巨人伸下五指,合拢压住两只蝼蚁。
十座“卍”字法印,如大山如金钵,将宁奕叶红拂镇压其中。
叶红拂蹙起眉头,抬掌以剑气刺向金灿法印。
将穹顶合拢覆盖的法印,极其坚固……血色剑气一戳之下,只有浅淡白痕。
想要破开,不是易事。
孔雀这是想镇住自己,慢慢再杀?
在山顶布置的杀阵,一击不中,便再难奏效了。
真打阵地战,有天海楼和数万金翅大鹏鸟加持的孔雀,玩死自己二人,只是时间问题……即便宁奕有生字卷加持,也不可能扛得住妖潮攻势。
她望向宁奕,发现后者神情并不慌乱,反而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变得轻松了一些。
宁奕目光穿透法印,望向北方,轻声道:“来了。”
来了?
吸血詭城:愛上撒旦的天使 誰懂我
什么来了。
宁奕握住细雪,蓄力神性,望向叶红拂,看透了女人心思,认真道:“我们逃命的机会……来了!”
……
……
孔雀蹙起眉头,望向远方。
北荒长夜,被火光点燃。
不是金翅大鹏鸟那般极致金灿的火光……相比于东妖域的至高生灵,此刻燃起的光焰更加驳杂,却也更加肃杀。
龙皇殿让给这片云海圣地清净。
而在这栖息了数千年的北域贵族,从未遇到过今夜这般的挑衅。
岭北王府被屠。
北域安宁不再。
一道尖细声音,自正北夜空中响起,震塌虚空。
“孔雀!”
一袭镶金白袍撞破虚空,这道环佩玉带,珠光宝饰,贵气逼人的瘦削身形倚着一根长棍,悬停于孔雀道人北方。
来者慈眉怒目,拎握一根金灿烧火棍,盯着天海楼辉光笼罩下的那只妖雀,呔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北荒封王称候者,加上先前岭北王,一共八位。
而这位“禺狨王”,便是其中之一,要论杀力,他独占鳌首,若称第二,便无第一。
孔宣面无表情,缓缓回头。
放到从前,他刚刚破境成为星君,还要避让这位“禺狨王”一二,可如今……
孔宣直接无视了这只猴子。
他头颅拧转一百八十度,以一种诡异的面对之姿,望向身后。
七道流光,速度不一,但先后数息接连而至……北荒八方,诸王并齐,北域平定之后,便再未有过如此盛大场面。
一道道叱声,炸雷响起。
“罪徒孔雀,你想挑起两域战争?”
“屠岭北王府,罪当万死!”
此刻赶来的几头大妖,盯住那只巨大妖身,心中早已掀起滔天怒海。
北荒一共八位王爷,各自交情不浅,毕竟都是当年帮助陛下打下北域的老臣,封王北荒之后,战事太平,闲暇之时,便四处走动。
得知岭北王府被屠,他们根本不敢相信……以岭北王的体魄,这世上涅槃境下,有几人能做到不动风雨,轻易屠戮王府?
孔雀!
竟是东妖域的孔雀!
此乃奇耻大辱,绝不可忍。
“东妖域闯我北荒——”
大劍瑪麗安普魯
“开战!!!”
北荒长夜的肃杀光火,在大雨雨幕之中穿行,七位王爷共同催动了掌中的“妖符”,妖潮悬空而起,逆着大雨,扑杀而上。
孔雀轻轻说了两个字。
“迎战。”
天海楼轻轻一颤。
数以万千的金翅大鹏鸟,切开长夜,化为千万柄利刃,向着地面凿去。
禺狨王拎起金棍,脚步一错,唰的一声,便杀至孔雀面前。
孔宣轻轻叩指。
指尖撞在金棍棍尖,竟然丝毫不退。
反而是持握玄棍,砸出千钧杀势的禺狨王,面色一变,被孔雀叩指之力砸地心潮荡漾,喉咙一甜,险些咳出鲜血。
禺狨王倒掠数十丈,长喝道:“诸位小心!不可力敌!”
北荒几位王爷,虽然年岁大了,久未厮杀,但昔日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修仙之完美系統 中華神獅
禺狨王一喝,其他几位王爷顿时小心起来。
七道流光,各自悬在孔雀一个方位,将这头巨大孔雀神形封锁起来,几人放弃近身搏杀的念头,同时抬手结印。
七道冲天长虹,射向穹宇,交汇之处,圆融如意,化为一片七彩华盖,将孔雀道人笼罩在内。
孔宣冷笑一声。
“今日,本道便以五彩压七彩!”
他猛地挥袖,悬于空中的一枚“卍”字法印如大山般横移,撞向禺狨王。
七位北荒王中,杀力最强的禺狨王,倒竖怒眉,拎起大棍,寸步不退,一棍子砸向那枚“卍”字法印。
“咚”的一声清脆迸碎声音。
咬紧牙关的禺狨王,挥棍砸在那枚法印之上,狰狞神情出现片刻呆滞,可以清晰看见其面容毫毛上的高频震颤。
要论杀力。
他不是孔雀对手。
只不过禺狨王这一棍,却也阻挡了这枚“卍”字法印,使得孔雀道人原本镇压十方的阵纹,出现了一角破绽。
……
……
与自己料想的一样。
孔雀道人肆无忌惮屠戮岭北王府,在北荒缉杀自己,势必会引起剧烈反弹。
这里……可不是东妖域的禁地。
北荒的几位妖王,拼尽全力,也会阻拦孔雀。
而此刻北荒大乱,正是自己和叶红拂逃离之时——
果然。
镇压十方的金色“卍”字法印,出现一角挪移。
“就是现在!”
宁奕双手握住细雪,沉声道:“我来破阵,一起北上!”
“北上?”叶红拂挑眉,“那里是云海禁地!”
“去的……就是云海禁地!”
南下之路,贯穿妖族,十死而无一生。
命字卷所占卜的唯一生机……就在北荒极北,云海禁地。
“轰”的一缕剑光,宁奕刺破金灿法印。
破阵而出!
雪白剑气刺破穹霄,使得七位北荒王爷都为之侧目。
一红一黑,两道身影,飞出孔雀法印所镇压的那片大地。
“宁奕——”
“是那个人族剑修宁奕!”
孔雀道人神情难看,他感到不对,刚刚想要抬手,重新将宁奕二人镇压,禺狨王便再是一棍,这一棍直接将一枚“卍”字法印砸地抛飞。
“宁奕身上有大造化,杀了他,龙皇陛下有大赏!”禺狨王嘶声道:“不要让这头孔雀得手!”
几位北荒王爷,都得知了灞都坠沉的消息。
也都知道,东妖域那位白帝破例出手,乃是为了夺取人族剑修宁奕身上的造化……怪不得孔雀敢如此肆意妄为,胆敢踏足北荒,屠戮岭北王府。
这一切,都是为了宁奕!
这桩大造化……怎可拱手让人?
“杀杀杀!”
一时之间,妖潮分拨,向着那两道剑光飞掠身影追去。
几位北荒王爷,直接弃阵,根本就不管孔雀了……他们径直杀向宁奕和叶红拂。
孔雀道人神情难看至极。
这两人,刺破自己阵法,竟然不南下逃命,而是向着极北去了?
他摇身一变,重新化为巨大孔雀,五彩神芒笼罩。
一声长啸!
孔雀催动天海楼,数万金翅大鹏鸟,追赶宁奕叶红拂,向着极北云海禁地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