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qum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網遊之王者再戰笔趣-1678 入腹推薦-i45ip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看来事情进行得还算顺利。”
于无数缠绕的魔法气息中抬起了自己的头,段青叹息着望向了再度吹起了号角的西南方向:“他们应该是成功了。”
“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北边突然爆发的战斗吧。”回答他的是依旧不断在前方忙碌不停的娜希娅:“你真的不知道那边是谁在闹腾吗?”
“拜托,我们青灵冒险团就这么多人。”将无奈的眼神收回,段青的目光在两个人已经走过的这段长长的草地上再度经过:“我们可派不出更多的人手跑到北方闹事,那边还有先前一直在追击我们的那些人呢。”
“你指的是那什族和那柯族之流?他们可没有那个胆量真的欺负到呼伦族的草地上。”摇了摇自己的头,依然还在不停写写画画的娜希娅再度带着升起的魔法符文向前走了两步:“注意魔法固定,我的学徒。”
亡生
“知道了知道了。”将黑发飘扬的女子刚刚踩过的草地与草地上留下的符文纳入了自己的视野当中,段青无奈地抬起了自己用来施法的手:“那什族和那柯族算是这个大陆上非常弱小的种族吗?”
鬼判天師 梅老八
“别问我这种必须追溯历史和传承的问题,我的脑子里可没有继承这么多的知识。”短小的魔棒在萦绕着浓郁魔法能量的手中出现又消失,娜希娅侧身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在这位可怜的少女留给我的短暂印象里,那什族和那柯族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型部族,不仅没有在大陆中留下什么名声,也从来没有进入过大陆中央区域。”
“之所以能够打得过像那苏族这样的部族,除了他们如同你所说的使用了卑鄙的手段和不知名的靠山以外,多半还是因为那苏族本身的衰弱。”她扬起了自己的头,美丽的双瞳向着北方阴沉的天空之下落去:“中央草原部族中的每一个都具备比现在的呼伦族还要强大的综合实力,很难想象他们现在居然会沦为这个模样。”
“就像我们也很难想象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一样,是么?”半开玩笑一样地举起了自己的手,段青随后也将自己的笑脸缓缓地收了起来:“你们的存在似乎都诠释了‘命运无常,世道多变’这些词汇的含义呢。”
異星蟲族 撥燈法師
“别说的我现在像是有多惨淡一样,我现在可是过得很好。”带着不屑的表情回过了头,娜希娅那充满了笑意的俏脸也随之隐藏在了随风拂动的长发之下:“不仅获得了自由和新的力量,而且还窥见到了更多的世界——自由大陆上大概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我现在的地步吧。”
“有还是有的,虽然大多数都与我有所关联。”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段青不好意思地低下了自己的头:“我现在落得这种下场,大概也是因为这些祸闯得太多,所以遭到了世界的报复吧。”
“大多数都与你有所关联?”无意的话引起了娜希娅极大的注意力,那原本打算继续向前的身躯也带着旋风般的感觉骤然回头:“还有谁得到了和我一样的待遇?他们也能和你的灵魂随意沟通?”
“当然不是,你只是……呃,情况比较特殊而已。”举着双手将对方炯炯有神的视线挡在了自己的范围之外,段青苦笑着将这个话题略了过去:“话说你的力量掌握得如何了?已经适应了神使这个身份了么?”
“神使?啊,你说的是这个?”
淡淡的金光随着娜希娅再度伸出的手而呈现在了段青的面前,吞吐的光芒也宛如鳞蛇般在空中来回飘舞游荡:“我在之前第一次把呼伦族赶回去的时候就已经展示过了吧?我的知识可不是那个半路出家的少女可以比拟的,放心吧。”
“那我们还有多久可以完成整个法阵?”段青的目光却是跟着沉了下来:“我的队友还需要拖延多久?”
“大概还需要几个小时吧。”微微地摇了摇自己的头,返身继续迈开了脚步的娜希娅淡淡地回答道:“而且在那之前,我需要一点时间返回呼伦族的聚落内部。”
“灵冰还没有找到那个位置,找到了她会向我们发消息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枚用来魔法通讯的宝石,段青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不过……几个小时啊,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挺得住。”
“你不是给了他们许多有用的道具吗?”
紫色的能量随着娜希娅手中再度浮现的魔杖而向着草地的地底延伸,与之相伴的还有无数由符文组成的光辉交错印在草叶之间的景象,它们因为段青随后泼洒下来的另一股魔法能量而渐渐消失,与娜希娅逐渐向前的摇曳脚步融合在了一起:“还有你的那些小小的发明——要是拿着这些东西还打不赢一两个对手,那他们就可以真的被贴上‘最蠢笨学徒’的标签,发配到紫罗兰之塔的最底层去打扫卫生了。”
“他们又不是我,想要适应那些东西可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的。”依旧还在负责善后施法的段青苦笑着摇了摇头:“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应该是不会动用那些东西的吧。”
“算了,反正就算真的没有时间也无所谓。”渗透的光芒在白衣女子不断经过的脚步中铺散在草野的周围,连带着她的话音仿佛都变得如同低压一般沉重:“最后术式形成的关键并不在时间,而在于能否克服这片土地的贫瘠和缺陷——那个龙族女士,她能做到吗?”
“我们之前不是已经商量好了么?就按我们的方案来试一试吧。”段青抬起了自己的头:“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喂喂,能听到吗?”
宮心計:冷宮皇後
还未等他说完这句话,呼叫的声音就忽然响起在了他怀中的魔法传音石上,双手举在空中的他也因为这道声音的出现而呆滞了一秒,然后在娜希娅审视的目光中捧起了还在传出声音的那块石头:“能听到吗?呼,不会是因为魔法的干扰而出现信号中断了吧?”
“没有。”急忙回应着说出了这句话,段青语速极快地继续说道:“怎么样?有没有找到那个地方?”
忠義江湖 柳殘陽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紧急联系你们?”魔法宝石所凝聚成型的声音听上去并没有任何失真的感觉,仿佛雪灵幻冰本人就在段青的耳边窃窃私语:“找到了,就在我这个地方。”
“很好,我们马上就会过去。”向着前方的娜希娅递出了一个眼神,得到了肯定回复的段青随后声音果断地回答道:“你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把我们之前给你的那张符文卷轴铺开——”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之间的联系,不过我们这边也有进展了。”
淡然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了两个人的通讯之间,因为突然的插入而显得有些沙沙作响的干扰声音也将属于格德迈恩那边的嘈杂声完美呈现了出来:“虽然是第一次,不过真没想到这玩意儿真的管用啊……喂喂,听得到吗?”
“呼莫卑带着族长的命令回来了。”没有在意段青这边有没有回应,格德迈恩压低着声音继续说道:“他们应下了决斗,但要求我们去聚落内的武练场进行,剩下条件他们都可以答应。”
“不行,一旦进入了他们的地盘,你们的生死就不是你们自己说了算了。”段青急忙瞪着眼睛回答出声:“就算侥幸取得了胜利,你们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难道你们一开始制定这个鲁莽计划的时候,有想过我们两个可以活着回来?”发出了一声低笑,格德迈恩带着笑声低叹道:“死在哪个地方都是死。”
“我们还不如死得更伟大一点呢。”
不顾魔法石的通讯另一头还在响起的话音,格德迈恩将娜希娅之前交给自己的那块魔法石表面的符文能量驱散掉了,抬起头来的他向着还在挺直了腰杆屹立在前方的朝日东升望了一眼,最后声音稳重地冲着还在等待着什么的呼莫卑回答道:“我们答应了,就按你们族长的意思来办。”
“我很敬佩你们的勇气。”点了点自己的头,众目睽睽之下的呼莫卑转身向着营地内部走去:“那么跟我来吧。”
“最近的战况你们也都知道,武练场那边反而成为了空闲区域。”他挥舞着手臂让包围圈让出了一条道路,同时头也不回地继续扬声说道:“决斗马上就可以开始。”
仙凡奇譚 兩年之後
“大人,这根本就是对我们部族的侮辱!”一名呼伦族的战士却是在呼莫卑经过自己面前的时候发出了不由自主的激动声音:“我们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挑战?这两个卑微而又狂妄的冒险者——”
“这是族长的命令,难道你还有什么意见不成?”抱着双手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呼莫卑那淡然的话音中却是充满了上位者才有的压迫感觉:“至于你们是否有资格嘲笑这两个冒险者的弱小……”
“等你们真正打赢了他们之后,你们再说这句话吧。”
逐渐散开的骑兵们沿着呼莫卑离开的方向形成了宛如夹道欢迎一样的阵型,一双双宛如刀割的目光紧接着也齐刷刷地盯在了朝日东升与格德迈恩两个人的身上,后者则是一瞬不瞬地举起了手中的旗帜,动作僵硬而又果决地沿着他们让开的方向没入了聚落范围当中。无数明暗间探视着这两个人的呼伦族族人指指点点的目光里,犹如阅兵一样“护送”着这两个人的骑兵队伍随后也不紧不慢地穿过了无数顶白色的帐篷,属于阿波伦区域的一片巨大的圆形场地随后也在青翠的草野逐渐消失的景象里,缓缓地呈现在了朝日东升与格德迈恩两个人的眼底:“原来如此,这便是大部族的武练场啊。”
“有没有找到那个人之前让我们注意的东西?”
“没有,而且这地方离那个风车好像也挺远的……有没有可能是埋藏在地下啊?”
“除了踩踏的痕迹以外,这里没有任何被挖掘的痕迹,与其说是藏在地下,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藏在那顶用来充当议事厅的巨大帐篷里面。”
“喂,你们两个!”
带有愤怒与不耐烦的声音随后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低沉对话,伴着无数堵塞在他们身后的骑兵中的一名举着长枪威胁他们的动作而高高地扬起在他们的耳边:“长老大人在问你们话呢!你们应当保持起码的尊重!”
“啊,抱歉。”于是格德迈恩也急忙正了正自己的面庞:“您刚才问什么?”
調教好萊塢
“需要你们自己来挑选对手么?”没有在意对方先前的不敬,已经坐在场地另一端尽头的呼莫卑摆了摆自己的手:“决斗的方式应该就不需要我们来确定了吧?反正你们就这两个人,选择团体决斗的话,只会显得我们以多欺少。”
“这是说的什么话?”他的这番表态自然引起了朝日东升的巨大反弹:“我,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止两个人,我们的队友还在路上呢!”
“好,好,好,还有你们的队友——一共是四个人对吧。”推了推自己的双手,呼莫卑不由自主地摆出了一抹好笑的表情:“你们打算自己挑选对手,还是我们来选择?”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这里的每一位呼伦族的战士都可以上场。”就像是在等待一场即将上演的戏剧,这位部族长老摊开双手示意道:“尽管展示你们的力量和决心好了。”
“呼兰巴托呢?你们的族长怎么没来?”没有立刻回答对方的问题,依旧竖着盾牌的格德迈恩沉声问道:“既是他同意了我们的要求,那么他也肯定会到场观看的吧?”
“虽然是族长做出的决定,但他可没有什么必要前来观看这场决斗。”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少许,呼莫卑摇着头回答道:“而且长老会还没有同意呢,他自然不适合前来。”
“‘巴里什’是神圣的仪式,对我们的意义也非常重要,我们必须确定你们的族长答应了我们的请求。”似乎是抓住了对方话语中的痛点,格德迈恩扬声说道:“难道你们部族还没有正式确定我们之间的协议和赌注?这可不行。”
“在你们最后的决定没有明示之前,我们是不会下场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