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372超棒的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愛下-第一百八十章 銘刻心印 舍柔就剛看書-c122g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杀死龙方云后,归无咎并未急着外出。他心中想到一事,重新盘膝坐下。
此刻回想起星门所赋契约中不合理的丰厚条件——很显然,尘海宗与星门两家之间,早有交易。
尘海宗内,乐思源自可凭借本门资源破境;而龙方云或许真的是资质之中有某种欠缺,难以直接服药。于是才与星门联合,张网以待,等候入彀之人,行此近似于夺舍之举。
当初自己展露非凡潜力与野望之时,那投靠于己的钟弼之态度,论及上境门径,可谓慎之又慎。最终得到机缘如此容易,倒显得钟弼有些小题大做了。但现在事实看来,借道首席长老这一条路,的确是水深得很。
武道诸修,看似行事爽利直接。但是该有鬼蜮谋算之处,却也并不手软。
归无咎不急着与其算账,是因为另有一桩要紧事。
真幻间中的记忆,归无咎自然能够完全保存;但日曜武君之经验,视野中天地二象“无形而有质”的玄妙,待归无咎返归元婴境后,自然而然是保存不住的;到时候任凭你再用力的去看、去感知,亦注定徒劳无功。
随着时间推移,这份感觉会逐渐迟钝,甚至渐渐消弭;不可印证,不可复现,重新归于混沌。
这却殊为可惜,甚至于带来恶果。
便如同凡人修心养性中的道理——了却首尾、通明澄澈之妙境,并非“得了”便能“守住”。若是得了却不能守住,悄无声息的重回沉沦陷溺,这个过程自己是丝毫感受不到的。
如此一来,极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日,归无咎始终坚信自己依旧“得到”并一直“持有”,实际上却早已经“失去”了。得道者固然知其得道;而陷溺者却未必自知其陷溺。
如今刚刚破境,正是生机最为旺盛、感悟最为浓烈之时。归无咎已有定计,当立刻凝练一枚心印,藏于神识深处,以备将来在必要之时,能够复现一丝上境玄奥。
这凝练心印的过程,又持续了半年之久……
半年之后,深秋一日。
平莱仙都方圆数百里远近,皆可见一道水柱粗细的雷霆当空落下,震得气浪千重,内外涤荡,洗净万里浮云。一时间,内外气机通畅无比,五方元宫内外,俨然打开门户。
仙都之内,东南方向,浮空二十里之上,有一方金色锦帕,当中托着一方碧瓦琉璃亭,亭中坐着寥寥数人。
星门“三老”,掌门尚明博,长老农尹名、连纶。
另有一位方面阔口、紫衫宽带的黄脸中年,名为吕江,静静立在尚明博身后。此人是尚明博心腹侍从,机密消息皆得与闻,修为同样到了明月境层次,领了长老职司。
农尹名向下张望了一眼,“噫”了一声,言道:“似乎是龙道友将要功成出关了。”
连纶缓缓转动掌心两枚银色铁胆,喃喃道:“纵然说‘人丹借药’之法较之正常服药得法快了许多;但是区区半载便大功告成,是否太快了一些。”
尚明博却缄默不言,右手在亭边梁柱上悬挂的一枚六角阵盘前轻轻一拂。
紅塵魅影
虽只是一拂袖,但隐约可见他袖中一道大印,光华一灿。
一息之内,平莱仙都坐落的“山根”之下,一道道极为浓烈的土黄色气机骤然升起,将仙都之中内外城池,一并包裹在内。目光所及,止有极壮阔、极浑厚的明黄色微尘,宛若巨手垂覆。唯“五方元宫”那一片地界,不在其中!
星门山门大阵,应声开启。
尽管尚明博等人早已有了九成九的把握,龙方云定会成功;但凡事不可不预备万一。
五方元宫是成道佳地不假。但是此地相当于在平莱仙都中剜出去的一块,实则是“外”而非“内”。其中道理,与玉蝉山在接待姜敏仪、归无咎的防备布置大致相通。一待元宫之中显出异兆,先启了大阵,验明成败再说。
归无咎在尚明博、龙方云等人中分量极重,对其决计不敢有丝毫小看了。
别的不说,单是如今农尹名、连纶二人,面上精力似不甚足,隐有疲倦之意,当中便有一层因果。
唯恐归无咎心识高妙、异于常人,能够觉察出两人心中暗藏的敌意。四年多前签订契约之时,农尹名、连纶皆是服用了一种名为“绮念去忧散”的异种药物,确保真实念头百分之百能够加以掩藏。
此药副作用着实不少,二人闭关数载,方才将其消解得七七八八。
龙方云、尚明博身为一门执掌,有非常之法护佑,不虞归无咎察出端倪;但若说前前后后仅龙、尚二人出面,连签订正印契约这等大事,三老中其余二人都不露面,又不合常理。
所以那一头归无咎在闭关破境,农尹名二人同样在闭关破境,这数年时光,倒是殊途同归,也算肯下血本。
大阵布讫,尚明博一转身,简言道:“你去。”
吕江拱手领命,退出亭中,一跃而下。
鐵血抗日
不良少年 天羽
归无咎一步踏出五方元宫之外,见得四周忽然诞生的昏黄气象,哪里还不知道是星门起了护宗大阵。
转首一望,归无咎心中冷笑。若非心中有鬼,何必如此。
正在此时,那土黄色大阵忽地让开一道豁口。当中走出一位身着紫衫的中年人,缓缓来到近前。
感受到面前强盛之极的气机,吕江勉强镇定心神,恭敬一礼道:“恭喜龙掌门大功告成。”
归无咎淡淡一笑,微一点头。
吕江闻言,大大松了一口气。大胆抬首,瞥了归无咎一眼,连作三揖,又道:“恭喜龙掌门,贺喜龙掌门。本门掌门真人、农长老、连长老,以及恰好闭关满期的明通长老,一齐在外等候。只待龙掌门出户,便要立下大宴。”
归无咎心中一动。
他一步迈入日曜武君之境,早已到了体天地而察物性的层次。眼前之人,其血液流动,气息浮沉,任意一丝微小的变化,都不能逃过其耳目。
在吕江说出这句话时,归无咎明确把握到了那一丝细微波动。
略一思忖,归无咎笑言道:“明通长老?他是服用了还魂丹,赶来恭贺龙某成道吗?吾早已说过,窃法成道,万无一失。如此小心皆备,看来尚掌门对吾之信心,并不甚足啊。”
吕江闻言,连声告罪道:“掌门真人荷一宗之重,不得不审慎行事。还请龙掌门体谅苦衷。”
只是他看似惶恐,其实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分明是直到此时,才真正如释重负了。
龙方云若是果然成功,自然千好万好;若是万一失利,且归无咎当场翻脸,吕江的小命,自然是不保了;但如此也只是舍去他一人之性命。有山门大阵护佑,星门上下,不至于陷入危机。
最害怕的归无咎将计就计,以龙方云示人,赚开阵门,那就大大不妙了。所以吕江才以这道暗语考验。
所谓“明通长老”,名为尚明通,乃是尚明博之胞兄,当年与龙方云同样交情匪浅。只是此人七百年前便已经寿尽了。
小小甜妻:寶貝難過總裁關
天上孤亭之上,尚明博、农尹名、连纶三人,同样是松弛了下来。
吕江身上,是暗藏了“玄音法螺”一类宝物的。二人对答,尚明博等三位都已实时听闻了。
农尹名道:“龙道友既然功成,终算是破局了。”
尚明博缓缓点头。
将近五年时间,时局推演极快。九重山百里开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服两家宗门。称霸宇内之心,昭然若揭。而上玄宫恒霄宫主,却一直出人意料的并未表态,静观九重山坐大。
如今乐思源、龙方云二人相继破境,有两位日曜武君大能挑起大梁,想来能够稍稍遏制其势。
连纶道:“那便散了护宗大阵罢。”
尚明博唯一颔首,再度伸手,便要落在柱上阵盘。
武林強人
但就在这一瞬,尚明博的动作僵住了;然后作势欲倒,连忙保住栏杆。
一声爆响,平地惊雷!
就算以三人明月境的精湛修为,也难免耳膜嗡嗡颤动,气血紊乱不调。
漫天土黄色烟尘,泛起千百丈,铺洒作愁云惨雾;浮于半空的这张锦帕法宝、尚明博等人立身之孤亭,都不由自主的晃了三晃!
稳住身形之后,尚明博身躯一颤,转首急望——
韓娛之幸福小雨傘
五方元宫方向,似有一人,对着自己投来静如深渊的目光。
尚明博心中一寒。
五方元宫门户之外,归无咎纵声而笑,往前踏出一步,胸中涌起豪情万丈。
随笑声随意喷薄的气机,轻易便将吕江震死,令其步了龙方云后尘。
归无咎已经破解了吕方言语之中的机关。此时只需静待对方解开阵法,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是以双方功行之悬殊,就算将尚明博等人碾死,又有何用?又何能尽兴?
素闻巨擘宗门的护宗大阵全力展开,乃是与日曜武君属于同一层次的存在。
严格来说,护宗大阵之阵力,达到了近道境中的上乘甚至是巅峰水准;而日曜武君的道术层次,却是参差不齐。前者隐隐还略占上风。
天才陰陽師駕到:妖孽王爺請淡定
姜敏仪与归无咎去玉蝉山借药,也不愿局面演变至非得攻打护宗大阵的地步;而百里开济野心勃勃,若他有把握攻破别家巨擘宗门的护宗大阵,又何必绕圈子、立契约,舍近而求远?
归无咎此时,便要以星门的护宗大阵为对手,扳一扳手腕!
所以他抢先出手。
兴致之外,也并非是意气用事。
以局势而言,若是能够过这一关,如何一统真幻间、结束秘境之旅的方略,就会被迅速简化。
以道行而论,归无咎自信,自己的功行,定是一步登峰造极,无坚不破。
拳来,掌去。
引动星辰、天地同力的第二击,宛若巨锤般当空砸落,再度重重敲击在土黄色的龟壳上,留下一道几不可逆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