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1bd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監獄長 txt-第五十八章 都進來吧相伴-7j4x3

諸天萬界監獄長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監獄長
轰隆!
十几个世家长老的联手一击,轰在唐锋的神念气墙上,只是荡起的烟气,掀起的沙尘,便如同黑云压顶,遮天蔽日,整座圣城的光线都随之黯淡下来。
“突破了吗?”
不只这十几个长老,下方园子里众多看客也都在提气屏息,仔细分辨烟气弥漫中,唐霸天的无形气墙将会怎样。
没事?
烟气稍稍消散,便能看到,唐锋的身影依然屹立于切台,与之前毫无差别,在他身上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那株凤凰神药也还是乖乖环绕着他,放射霞光,伴随若有若无的凤鸣。
“啥事都没有?”
“太强了!”
“十几个大能长老,很可能隐藏着一两位王者高手,联合一击竟如同蜻蜓憾柱?”
“这唐锋,到底是何修为?圣人?圣人王?不可能是大圣吧?”
惊诧之余,众人议论纷纷,即便亲眼目睹,还是不敢确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具有大圣级的恐怖实力。
大圣啊。
北斗人族,很多年没有出一个圣人了,更别说又高数级的大圣。
在凡人眼中,圣人也好,圣人王也好,带圣字的那都是高高在上的天神。
“既然对我出手了,那就都别走了。”
唐锋的这一句嘀咕,动静不大,却能被所有人听到,尤其那十几位长老,都觉得心头一颤,有了种大难临头的直觉反应。
很玄妙,说不清为什么,颇有点天降惩罚的那种意思。
修行中人,这方面感知能力肯定远远超过普通人,可以把它定性为对于自身命运的第六感。
“进来吧。”
唐锋打了个响指:“早晚而已,没啥区别。”
意思是,整个遮天都会归我所有,无数生灵早晚都得进来,你们只不过提前一步而已。
魍魎妃
呼!
一座小塔丢出去,在半空中迅速变大,塔顶上方凝现出一个空气旋涡,急速旋转,发出呜呜呜呜的怪异嗡鸣。
“荒塔!”
高空中的一位长老反应最快:“他要把咱们收进荒塔,退,退远些!”
这小子得到荒塔才多久,就已经完全炼化,可以用它镇压对手了?
这种事侥幸不得,其他长老也都是纷纷后撤,想躲到一定距离外,不被那呜呜乱叫的空气漩涡波及到。
但他们,把问题想简单了。
空气漩涡只是一个幌子,会让人误以为,他们接下来的消失是被荒塔镇压,强行收取了。
实际上,则是被抓进了监狱宇宙。
躲得过漩涡又有何用,不可能躲得过唐锋的神念封锁。
“这是什么?怎么回事?”
太玄戰記
“不可能!法宝的力量也不可能有这么强……”
下一秒,他们便觉得身体僵直,整个人被一股无形力量严严实实地封闭起来,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挣扎空间。
不夸张的说,眼睫毛都不能眨动半下。
这就是神念封锁,比封在水泥垛子里还要严实。
“收!”
唐锋还在发挥演技,抬手一指,神念扯动着他们,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朝着空气漩涡陷落进去。
过程越慢,绝望感越为强烈,一定是这样吧?
不过没关系,你们死不了,进了监狱宇宙,最多也就是大劳改几百年,为人民服务将功补过而已。
所谓的大劳改,实际上也属于半个公务员性质,等到将来,宇宙大融合之后,天大地大,会出现很多空白的神仙名额,根据每个人的贡献度,大部分都可以因祸得福呢。
“不!”
美女的貼身男醫 謝金
此刻的他们却不知情,一个个都在绝望嚎叫,无比恐慌:“圣尊大人,放过我们吧!”
“饶命啊,圣尊!”
这时候都知道喊圣尊了,总算承认了,这位唐霸天最起码也得有圣人王的实力层次。
下面正在与叶凡激烈对拼的王腾,也是心凉半截,首先,他的老爸也在半空中,也在空气漩涡的席卷范围内。
救不救?
身为人子,不救亲爹,这名声全毁了啊。
救?却也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十几个都逃不掉,还差我这一个?
可若不救,等他们被收走,接下来不就轮到我了吗?
絕地傳輸
“哈哈,很纠结吧,看你那一脸衰样。”
叶凡不只是看破了他的心思,通过压力大减的战斗感受也能做出最为直观的判断:“活该!你这家伙卑鄙阴险,好端端的跑来偷袭我,这一下难受了吧。”
接着,又对身后一帮好兄弟招呼:“别让他跑了,一起上,一起轮他!”
呼啦!
大黑狗,李黑水等人,本都不是什么仁义道德之货,最喜欢就是痛打落水狗这种事了。
不难猜想,以王腾的机灵劲儿,意识到情况不妙,肯定会第一时间抽身而退。
所以,必须提前预防,众人联手先把他围困起来。
“儿啊,快走!”
上面,王家家主父爱如山,眼瞅着就要被卷进空气漩涡了,危急时刻首先想到的是提醒儿子快快逃走:“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好感动。”
魔獸之爐石傳說
这时候,唐锋的表现却像个彻头彻尾的大反派:“但不觉得晚了嘛,早干嘛来着。”
一开始把我和叶凡当成了软柿子,可以被你们王家随意拿捏,现在意识到情况不妙,又想着溜之大吉了?
哪里的那么多好事。
“呃!咕咕咕咕……腾儿……快……逃……咕咕咕咕……”
眼瞅着王家家主被卷入空气漩涡,竟如同落水之人,不停旋转的同时,还发出咕咕噜噜的呛水动静。
哪来的水?太扯淡了。
再说了,身为仙台高手,就算被按进水里,也不至于这般大口大口的呛水啊。
园子里的几百位看客,面面相觑,不知其解,同时也有些毛骨悚然:太可怕了,那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这唐霸天,绝不能惹!
噗咕!
十几位世家高手中,王家家主是最后一个被卷进去的,待到完全没顶,旋涡收拢,快速关闭时,却从里面喷出来一只靴子。
王腾怎会不认得,那正是自己老爹的靴子,还是左脚的。
“这就是细节。”
唐锋却在念叨:“好莱坞大片,这类细节就处理得很好,而且一般来说,鞋都掉了,人也就没救了。你懂吧,王腾小哥。”
“父亲!”
王腾面色铁青,却不敢以愤怒眼神瞪向那个人,是害怕目光触怒他,接下来就对自己出手,把最后一丝逃脱的机会也给葬送掉了。
他想多了!
唐锋并没有想过要收拾他,而要把他留下来,留给叶凡,日后亲自面对,亲自解决。
命中宿敌,重要性不亚于同床共枕,此等缘分,怎可以无端抹杀。
再者,前面也说了,这一类气运加身的重要角色,对唐锋来讲都属于一个个规矩泉眼,得之不易,应当珍惜,怎可以轻易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