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zt1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唐殘 起點-第1059章 旌甲被胡霜(下)讀書-ww0ox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长安城内的昇平坊,翻新的宅院当中。已经是太平军大都督府,在长安新设的大讲习所督学监正,新进取号为鹿门子的皮日休,也满脸为难和叹息的看着上门而来的访客,谓然道:
“表圣,你这又是何苦由哉么?如今关内大定地方太平,就此归隐山野,悠游林泉难道不好么?”
美女便利店 千曲曉聲
“不过是为了身后和门下计,只能摒弃清净厚颜做此冯妇了。。”
天下大道 (印)奧修 著,謙達那 譯
極品大小老婆系統
来人满脸沉重和无奈的叹息道:却是皮日休当年的恩人兼做忘年交,别号“知非子”的一代诗论大家司空图。
他乃是前代咸通末年的进士出身,曾任知制诰,中书舍人。最后做到了殿中侍御史、光禄寺主薄,分司东都洛阳。而曾经看重和提携、司空图的恩主,则是那位最后身败名裂被迫自杀的“豺狼宰相”卢携。
黄巢大军入主长安后。司空图的弟弟有个奴仆叫段章参加了黄巢起义,曾热情地向他宣传大齐新朝的各种好处,劝他往迎义军;他不肯,便回到故乡河中隐居。因此,也算是个地道的旧朝余孽。
只是,他与郑(谷)鹧鸪、沈云翔等那些被俘的馆阁学士、秘书省制书、校正们一般,本身并没有什么太过显著的,劣迹或是乡土家人留下的血债牵连,所以就算是被人翻出来之后,也只是登记在册却没怎么追究。
但是皮日休却是未想到这位昔日的至交会主动找来告求门上,他不由无奈的叹声道:
“我太平军的章程和宗旨一贯如此,此番王上已然说的很是明白了,你又何苦做此逆势而为的出头鸟呢?”
在世人眼中,曾经考取了进士及第榜末,历任苏州从事、著作佐郎、太常博士、毗陵副使,却能够和刘洵、樊绰、丘宦等人一起,在广府就从龙了太平军的皮日休;无疑是世间最为幸运的一小戳人等了。
但是唯有他自己知道,当初所面对的情景和境遇是如何的凶险和绝望使然。好在他在世上还有几分让人看重的薄名和文才可用,又陆龟蒙这些深体时弊更受看重的至交好友,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才没有走上死路。
如此种种的因果使然和心态变迁下来,这才有了他如今在新朝格局中的一席之地。所在在这种涉及“国是”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比别人更加的谨小慎微和战战兢兢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当年他在长安屡试不第,到处形卷以广名声的时候,却是得到这位忘年交的鼎力相助。最后能够授任官身而不是继续在长安磋磨年资,也是很大程度上沾了对方的光。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实在做不出将已经落魄了的对方,给拒之门外的行举来。但是皮日休还是想好好的劝一劝自己这位恩人故旧,至少让他不至于卷入到别人掀起的舆情和是非当中去。
“图公!恕我直言不讳,此番前来可是你自家的意思所想,还是有所他人的建言和劝说呢?”
“这,又有什么差别么?”
须发霜白的司空图闻言犹豫了下道:
“图公可知晓否,自从太平军入关之后,地方就再也未闻有人饿死冻绥?”
絕世神王在都市 雪芍
然而皮日休见状却是猜出了点什么而他顾道:
“此当为善政呼,我于乡里亦有所闻;只是听闻新朝如此敌体旧朝士人、名族,却未免有失偏颇概全,而令许多有心报效的良家子弟前程就此断绝;此非亲痛仇快事呼?”
司空图却是浑然不觉的坦然道:
“是以才有了想要籍此拜会袭美,可否以为解惑和以求规谏一二。。”
“图公,如今的门第破落,寒庶大兴,此当为天下大势所趋;此非人力私心所能挽回,更非我辈所愿啊!”
問道峨眉
火暴總裁嬌柔妻
皮日休心中却是叹然,这就是那位王上所言过,旧属势力的最后垂死挣扎和努力了。却不像是这位被人推出来,做了台面上拿个投石问路的弃子了。
“就算是于高门甲地之中,尚有一些有识之士或是良善之人又能如何?在天下危亡之际,就未见他们能够力挽狂澜,或是努力出来改善些什么;那新朝之中,如此明哲保身之辈,又怎敢妄想还能求取到进身之途呢?”
“难道此间真的不行?”
司空图也明白过来,却像是一下子老态了许多一般濡声反问道:
“除了于世人有所特殊贡献,或是王上青眼以破格特赦之外,至少要三代以后才有可能了。。”
皮日休认真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
“这也是为了给世间长久以来万千仕途受阻,屡屡不得志的寒庶士子,一个最基本交代和公平所在啊!”
然后他又放缓语气宽慰对方道:
“自然了,若之是图公的家门子弟有优异之选,吾尚可以名位前程为之做保一二,自然可以择选数人就此入学、遴选和举事,但是其他的所求,就是在恕无能为力了。。”
“多谢袭美看重,只是我又”
司空图看起来委实心灰意冷,欲言又止转头叹息不断了。
“图公治学乡里,想必是门下已然是桃李成溪了吧,”
然而望着身形愈发佝偻下来的司空图,皮日休又难免心中不忍而突然一动的继续说道:
腦王
“还请袭美教我?”
司空图闻言不由眼中燃起希望道:
“依照《太平选人要略》之制,针对和禁绝的始终是门第之家的男子啊,对于相应的妻女姐妹无论是流边还是驱役,却还是额外有所宽待的啊。”
皮日休想了想开声提点到:
“难道说,除了进奉妻女姐妹以为结好之外,就别无他法了么?”
然而司徒图却是回错了意,而脸色愈发愁苦到:
“错了,错了,图公又可知新朝的女官之制。。”
吨有些哭笑不得的皮日休,也斟酌着字句再道:
“便就是那令家中妻女姐妹的女流,尽数出来任事谋官的体例么?难道于此事还有什么牵涉和干碍么?”
司空图微微皱眉道:
“正是!督府固然是在对旧朝门第不假辞色;却在此事上又难得网开了一面,而其实并未限定相应选人的出身来历啊!”
皮日休捋须正色道:
“竟是如此!可是自古男女有别,更是前朝武周的牡鸡晨。。”
司空图却是有些挣扎和犹豫道:
“图公!勿论男女之辨,也莫说前朝故事;这难道不就是为新朝效力的一条出路和仕途了?只要能在督府体制留下干系,日后还怕没有继续求取宽赦和谋划上进的机会么?”
皮日休再度强调道:
“兴许现今女官之途,尚且还没有任何出身门第的限定,可要是将来时日一长,争往者欲众就完全不好说了呀!”
主神的自我修養 萬木春
“是以谋以为,图公若能成为关内地方的首倡之人,则是少不得成为一时开明表率,而兴许就行额外蒙恩辟举于门下;。”
重生之極限進化 天機算盡
“就算公欲避嫌不取,那也可以家人开蒙女学于乡里,则亦为长久养望之道啊!便是身后的门人子弟,亦能够沾及恩泽的。”
(当然了,按照太平军大都督府在执行政策过程当中,所遭遇到的毁誉参半的两极分化评价。这些女眷一旦出来做事,并且开拓了眼界和获得自持进项之后;就基本很难再回到原来的格局和圈子当中去了。
由此与原本的父兄配偶之类的家人亲族,相应产生的而各种家庭和社会伦理问题,就足以成为进一步动摇和瓦解这些旧日的因素和导火索。但这也是提倡新时代、新风尚的大都督府所乐见其成的结果。)
于是,带到拜别而去前,司空图这才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从袖带中拿出一卷文稿来,有些赫言的对着皮日休低声道:
“老夫贸然相求自然不好令袭美难做,只是听闻那王上好文教而兴著作;额外开恩许以贡献自赎。骨刺才有所准备一二。”
“此乃老夫毕生所编的《二十四诗品》,只求袭美替我呈递上览;另有家中麒麟阁藏书七千卷愿奉其上。若能因此赎免身后子弟的出身前程,那就善莫大哉了。。”
只是在送出家门后,皮日休一时心中微微有些叹然;看起来自己这位恩人与故交,也是有备而来的,也并不完全像是明面上的那么迂执和落阔。毕竟是时过境迁,足以让大家都已然变得物是人非了。
而刚刚从巡游中回到长安不久的周淮安,也重新开始接受觐见和处理积累下来的新进情讯实务。首先是来自大都督府农曹分司和关内善后处置衙门的营田处,所共同呈现上来的最近阶段的成果报表。
茅山風雲錄 樽中月
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大规模复耕和垦荒作业之后,太平军政权已经在关内道的泾渭流域,成功建立了八百多处营田所和屯庄;开辟出大概一百七十九万亩的水旱田地,并且已经抢种上来自南方的土豆、地瓜和木薯等速生作物。
这样的话,虽然这些已经在南方大为推广的新作物,在关内土地上未免会出现一些水土适应性的问题,但是至少在入秋之后降雪以前,足以形成一到两轮的收获周期,而大大缓解关内的粮食输供压力了。
更关键的是,只要在太平军治下土地能够提供稳定的产出预期之下,对于灾荒和战后的人心安定,有着不可或缺和忽略的加成效应;或者说,在那些见识有限的愚氓小民眼中,这才天命所归的最好征兆。
这也是太平军每每征服一地,就能够依照按部就班的流程迅速巩固一地;而将其所获相应的田土人口,就此在短时间内转化出更多的粮食产出和人力资源,而为战争提供后续动力的主要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