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jo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頭狼討論-4022 獨立應對-9zkqj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吴恒带着老头渐渐淡出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不远处,熊熊燃烧的饭馆将整个夜空映照成通红一片,或许这个夜晚发生的一切将被永远埋葬,又或许会变成很多个版本流传于出去,逐渐变成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身为目睹者之一的我很清楚,老唐和他的那帮兄弟将永远消失。
因为不论是高家还是本地的大咖,都绝不会允许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遭到曝光。
可能若干年以后,周边的住户们会偶尔想起这个街边曾有过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面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突发火灾荡然无存,这也是老唐在这个世界唯一存在过的点点痕迹吧。
一天后,大兴区人民医院脑科住院部里,我和吕哲碰上头。
见到钱龙安然的躺在病床上,我招呼吕哲出门,随即轻声发问:“皇上怎么样了?还有老唐他媳妇呢?”
“皇上哥的情况不容乐观,从被送进来一直到今天下午为止始终没有清醒,就今天下午睁了不到五分钟眼,然后就又昏睡过去。”吕哲表情严肃的叹了口气:“这两天医生给他做了很多项检查,只知道他的脑组织受到了损害,供血不足引发他昏迷休克,可是到目前为止也没什么比较好的治理方案。”
“操特么的!”我恼火的爆了句粗口。
億萬棄婦 金羽汐
吕哲抓了抓侧脸继续道:“至于老唐他老婆,把我们送过来以后就离开了,她说可能会出国,因为也不是特别熟悉,所以我没好意思问太多。”
我感慨的点点脑袋:“走了也好,呆在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睹物思人。”
见我陷入沉思,吕哲掏出手机朝我道:“对了朗哥,我刚刚看新闻,说是黄村因为煤气输送管道发生泄露,造成小规模爆炸,一家饭馆损失严重,还有十余人烧伤严重,是不是吴哥他们搞出来的?”
我侧脖扫视一眼他手机界面上的推送新闻,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估计是感觉我不太想回答,吕哲皱了皱鼻子又道:“朗哥,要不你休息一下去吧,我在医院对面的国宾旅馆包了一间房,冲个澡好好的缓口气,医生说了,需要一段时间去仔细研究龙哥的伤势,一时半会儿怕没什么结果。”
我挤出一抹笑容摆手:“你歇着去吧,我陪他一会儿。”
吕哲沉寂片刻,点点脑袋转身离开,走出去四五步后,猛然回头看向我道:“还有个事儿差点忘了,今天上午十点多左右,有个号码打给龙哥,当时龙哥在做脑CT,我看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就替他接了。”
“嗯?”我拧着眉梢看向他。
“打电话的人自称叫疯子,说是跟龙哥和你都是特别要好的兄弟。”吕哲重新走回我面前,轻声道:“他问我,你们的情况,我感觉对方应该不是骗子,就把实情告诉了他,毕竟咱们的号码全是新办的,除非龙哥主动联系对方,不然没人知道他的电话。”
我的火气瞬间一下蹿了起来:“你咋那么有想法呢?谁允许你随便接他电话的!”
“不..不是,电话一直响,我觉..觉得..”吕哲磕磕巴巴的解释。
我烦躁的又问:“你告诉他咱们搁这家医院了?”
“嗯。”吕哲弱弱的缩了缩脖颈。
“真特么行!”我长舒一口气,不耐烦的摆手驱赶:“赶紧休息去吧,往后没事少打听、少做主!”
吕哲涨红着脸颊呢喃:“我..我记住了。”
目送他离开后,我疲惫的摇了摇脑袋,一屁股崴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
从吴恒抓走高家那个主事的老头到现在为止,差不多过去一天一夜,这段时间我哪都没去,就混迹在老唐开面馆的黄村里。
我本以为,发生那么大的爆炸案,起码会惊动不少单位、部门啥的,结果当天只是去了几台救火车,火势被扑灭后,也只有几个附近派出所的巡捕例行公事的溜达了一圈,之后就彻底不了了之,从这方面不难看出来高家的实力和威望,但更让我乍舌的是吴恒的能耐。
饶是如此强盛的高家,愣是被他一个人牵着鼻子走,这是何等的霸气。
掳走高家老头后,吴恒再没跟我联系过,我不知道他接下来打算如何,也不晓得罗权是否得到消息,会不会在必要时刻予以他关键的帮扶。
遐想片刻,我习惯性的摸出烟盒,点燃最后一支烟,然后拿手机拨打我另外一个号码。
那部手机之前被吴恒借走了,电话是通着的,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肯接,这几天我尝试过很多次,每次都是打到自动挂机。
“嘟..嘟..”
一壺漂泊,我的深愛不回頭 芙梓
电话等待音响起,我随手仍在大腿上,咬着烟嘴吞云吐雾。
神話高校 熊二先生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很多时候明知不可为却偏偏为之,就好比我此刻明知道吴恒不会接电话,可仍旧控制不住想去尝试。
“嗡嗡..”
七八秒钟过后,就在我以为这次的结果可能会和前面的几十次一样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我不可思议的低头瞄了一眼,发现电话居然接通了,赶忙抓了起来:“喂?喂?喂!”
仙道奇俠傳 思古月
閃婚成愛:你好,高冷老公
“说事,我耳朵不背!”吴恒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又愤怒又担忧的低吼:“你特么是要作死还是咋地,自己看看我从昨天到今天给你打多少个电话了,有啥事不能跟我说啊。”
“手机一直是静音模式,我又忙着在做别的,刚刚才有功夫看。”吴恒不愠不怒的回应:“快说,有什么要交代的,我还有一大堆活儿没忙完呢。”
我忙不迭道:“接下来的棋路你打算怎么走?”
“按部就班。”吴恒慢悠悠的吹了口气:“我跟高喜家约定的时间是明天,明天我会带着老头直奔廊F高家总部,如果连城回到罗权身边也就作罢,如果他们食言,那我就让他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可怕。”
“扯淡呢,跑人家总部去交易,你有几个脑袋够逃生?”我接着又问:“再者说,他们要是真是履行诺言放掉连城,你打算如何脱身?”
“脱身?”吴恒冷笑着反问:“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打算脱身的?为了配合我,老唐把小命都搭进去了,我虽然不算啥成名大哥,但好歹也懂得江湖道义,不替他做点什么,你觉得合理吗?”
我急忙劝阻:“你说你特么三十好几的人了,做事能不能不那么冲动,不管你想做什么,前提是保住自己小命,区区一个地方性小家族,你给我时间码钱、拢人,我保证把他们打的找不到北,昨晚上我看的真真得,高家的实力不过尔尔。”
“我想过很多,绝对比你考虑的要多。”吴恒沉声道:“或许高喜的家族不足为惧,可他背后的存在呢?”
我迅速道:“我保证..”
“好啦,别没皮没脸的放大话,你要是真有把握就不会只身前往上京,更不会想方设法的营救连城,我知道解救连城可能有一部分源于你俩的私交,但更重要的不是你害怕丢掉他这样的一个得力后盾么,连城玩不过高家背后的存在,罗权一系顶多也就是旗鼓相当。”
男神攻略手冊
吴恒慢条斯理道:“高喜可能不算个什么重要角色,但毕竟是用来制衡罗权一系的棋子,我把人家的棋拔掉了,等于赤裸裸扇了那帮人一嘴巴子,要是再跟你回去,你自己想,高喜背后的那帮大咖会不会视线也随着我移动?再配上一直针对你的扫H办,你有多少精力应付?所以啊,不让他们把火发泄出来,这事儿永远都算完?小朗子,我命贱身轻,死不死的对你和头狼都构不成太大影响,这事儿你不要再继续参与了,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