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r1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討論-039章 你想聽…管我的哪些事情?閲讀-9uxl1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本来想着如果他的妹妹是在S..M练习的话…
那么,自己便可以出去前辈的职责,口头上表示会帮忙照顾一番。
虽然自己在听到事实之后想着,在JYP也是有不少认识的艺人朋友的。
毒女紈絝 月影微涼
“说起来,朴振英前辈也是个不错的人呢~~
你妹妹在那样的公司里练习,说明实力还算不错吧?”
“她比起唱歌,更擅长跳舞。”
泷一微微挑动着眉毛回应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刚好,和你相反。”
“乱说,我最近这些年舞蹈进步了很多~~”
金泰妍眉头一凝,小手在桌子上拍了几下“公司的老师都在夸我。”
“可是…你的舞蹈就算再好,你可是主唱啊。”
小受,你就從了老攻吧!
紧接着,泷一的辩解让金泰妍的意识,像遇见了诱导被卷入了新的风暴中。
仿佛想起了此前队友的提醒,她惊讶的察觉到自己止步不前的歌唱实力、
像身处在看不见四周无法分别正前方在哪的黑暗中,突然通入了一束光。
虽是交谈不多,但泷一的评价与自己的队友们如出一辙。
于是金泰妍看向泷一的眼神抱有了更多的好奇。
这真的不是少女时代的粉丝吗?
那什么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说出让她都无法维持骄傲的话。
木葉雙生子 冰水金
之后,金泰妍想起了一些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在他看来,那位离去的朋友理所应当会和自己,以及其他的成员共同守护“少女时代”这个名字。
它是大家共同用青春与时间构建起来的精神世界,是拖着早已遍体鳞伤的身体前行的时候,只要想到这个名字便会感到有股莫名的能量注入体内,开始让身躯恢复到活力四射的状态。
那个时候,金泰妍理所应当的认为,那位离开的人对“少女时代”的重视是不低于自己的,所以比起“少女时代的XXX”更想要去做“个人XXX”这个独立体的事情,且比重明显倾斜的事情是根本不会出现在她们内部党组的。
那是一个十分固执的执念。
记忆中,好像在今年年初的时候,随着那个朋友开始向公司以及她们展露出对待副业领域的野心之后,那些维持了七年的世界观,就在之后被瞬间推翻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
眼前的泷一突然对她说了句话“与人聊天的时候走神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如果你没有想要继续下去的想法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就此分开。”
耳边传来了微弱的“呼噜”声,视野恢复清明的时候,他正在闭上眼睛细细品味着手中杯子里的咖啡。
“不好意思…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
金泰妍叹息道,这些年一直拼命的想要提高自己的唱功。
尤其是目睹了一个个可以让自己感到警惕的后辈逐渐的出现和活跃在圈子里。
所以一直努力的去尝试拓展音域,最终只是想当然了。
妖嬈魔妃
连公司的老师都在告诉她“再这样下去你的嗓子迟早会倒掉的”。
“过去的事情吗?”
泷一放下手中的杯子。
进入这家店的时候想到了过去的事情,那像是一扇拥有轮回的门。
倘若从一开始没有进入的话,也许…
思念与Sakura的过去,与决定要彻底的断开过去展望新的生活,就像轮回一样,充斥着反反复复的个性。
于是,听到金泰妍口中的那句“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以及她暗淡下去的眼神,与充满歉疚的眼神。
耳边传来了风呼呼吹动的声音,那种声音可以联想到很多的画面。
譬如:大雪纷飞。
樱花飘落。
總裁對不起,我愛你
末世資源大亨 暗黑獸
离开樱花国之后到现在,虽通过短信告知了nako自己已经顺利抵达的事实。
但…Sakura似乎还以为自己身在东京,所以没有向自己的手机发送有关于任何一条“道歉”的信息。
一昧的纵容和理解,原来慢慢的演变成了她会逐渐对这种失约行为的自我合理化与淡忘吗?
“嗯~~”金泰妍微微点头,抬起眼帘。
恰好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泷一的眼眸里充满了遗憾与追味,那种情绪是自己此刻也所拥有的,只是区别在于她很难会对自己之外的人显露出来。
似乎…遇到了一个和我在某些方面有些相像的人呢?
手托着下巴的时候,脖颈下白皙的锁骨逐渐的被金光的灼射印刻出闪亮的颜色。
她一丝不苟的紧盯着那双被认为是“会说话”的眼睛“说是过去,其实也不是特别久啦~~”
“是Jessica吗?”
突然,泷一接着她的话开口道。
“你的眼里,从刚才就存在着对过去某件事物无法掩饰的自责与歉疚。
似乎又因为自身特定的条件限制而无法去做出改变,哪怕你是少女时代的队长也无法扭转既定事实的改变,或许如果早些察觉到的话…”
金泰妍惊愕的睁大眼睛“你怎么会知道?”可说出这样的话她立刻就感到了后悔。
如果这个人不是她们的粉丝而是黑粉的话…
很奇怪这样的念头为何要在这样的时候才出现在脑海里。
“你们和S..M的合约恰好今年是关键期,前不久你们公司的新女团也跟着出道了。
我妹妹在视频聊天的时候有跟我聊到这些事情…这已经不是什么秘闻了。”
金泰妍静静的听着,逐渐平和下来。
像是被笼罩上一片纯白色的招待区里,逐渐的因为阳光的灼射而被染上了金黄色的外衣。
她盈润的肌肤宛若透明,面对着认识不足半个小时的泷一,开始轻启擦着淡粉色唇膏的红唇。
“外界一定有很多人,在等着看我们少女时代的笑话吧?
终究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一个组合能够逃脱这种魔咒。
曾经我深深的以为,只要努力去守护,舍弃重要的资源让给其他人,便会得到成员们的理解,不过…”
忽然,她想起了泷一也说过这样的话“我也因为走进了这里,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于是又迅速改口“喂,不能只是我这样一个人说着自己的秘密吧?作为交换,你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吗?”
这个身材矮小的女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泷一注视着她突变的表情。
像是那种醒悟过后认为自己因为某些事情吃亏,而露出凶巴巴的样子。
“啊?好啊~~”
对陌生人倾诉是不会抱以压力的心态的,这样的道理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泷一所吃透了。
所以即便是有过短暂的堂皇,泷一并未浮现出太多惊愕的神情。
“不过…你想听什么呢?关于我的哪些事情?”
他吐露的声音如雪花一般温柔,他的手放在带来的宠物的身上轻轻抚摸。
“就从…你为什么会拒绝我们少女时代的出道专这个礼物说起吧?”
金泰妍抖着金泽,一旦这小家伙有伸出狗爪要去抢KIKI的食物的念头,便会被她抬起头拍掉。
網遊之劇毒 黑乎乎的老妖
“汪汪~~”金泽立即发出不满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