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y6j精品都市异能 從契約精靈開始 起點-第594章 醫生呋呋(二合一)鑒賞-80bfp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纪蒙到底是打不死的战神,曾经被几尊冠位追杀都没有垮,怎么会被苏皓的三冠位击垮。
他只是不断呢喃着,“两尊冠位,三尊冠位,两尊冠位……”
见老哥这么郑重,好似在思考某种人生哲理,苏皓不好打扰,自顾自计算着还缺哪些材料。
呆鸦目前的状态,看着还挺糟糕,一身战力发挥不出10%,不然也不会几次溜走,都被抓回来。
很難不愛 上 佚名
但经精灵医生们确认,它能够自己恢复,已经大致无碍,只需要不断补充营养。
所以,呆鸦可以从重病区转出去。
踏踏踏——
廊道外,脚步声匆忙,间夹着医生护士们的呼喊声。
细细感知,还能发现弥散开来,紊乱的能量粒子,能从天地法则间,觉察到一些异样。
这,都来自于一只只身受重创的精灵。
很多精灵的伤,极重极重,不逊色于呆鸦,可它们又没有呆鸦的韧性和恢复力。
“快!取一瓶仿制的生命之水!”
“圣光注入不要停!”
宽阔走道上,穿着白大褂的精灵医生喊道。
他旁边,两只搬山猿一前一后,抬着一巨大担架,担架上,正躺着一只毛发如地刺,身躯庞大的地动狼。
地动狼已经奄奄一息,全靠圣灵鸟挥洒出的圣光吊命。
一只发条魔灵取来仿制的生命之水,从地动狼口中灌入,它的念力操控着,没有一滴水液溢出,尽数注入重伤的地动狼体内。
地动狼奄奄一息的气息,有了好转,但只一会儿,就又跌落下去。
显然,
哪怕是一整瓶的份量,但仿制毕竟是仿制,远远比不上正品的生命之水,救不回这只君主地动狼的性命。
这时,笼罩在地动狼身上的圣洁光辉,一闪一闪。
地动狼本就如风中残烛的气息,这一刻几乎熄灭。
“圣光不要停!”
精灵医生大喊。
但圣灵鸟已经连续工作几天,不断挥洒自己的能量,早就已经到极限。
它甚至飞不起来,趴在担架的末端,勉力抬起翅膀,挥出极其有限的圣光。
地动狼的生命之火,一点一点黯淡。
精灵医生默然。
他知道,怪不了圣灵鸟,它比自己更累,付出的更多。
何况,圣灵鸟的圣光笼罩,也只能吊住地动狼微弱的生命气息,哪怕能找来其它光系君主,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给它笼罩圣光,而只要圣光哪一刻无法续上,地动狼,就会回归自然。
它伤得实在是太重了。
地动狼的御灵使攥着手掌,泪水无声流下。
只能绝望地、无力地,看着自家精灵,一点一点,走到生命尽头。
忽地,
一道金色光辉落下,圣洁、温暖,是绝望中的一缕曙光。
天王御灵使抬起头,眼中又多出一丝丝希望。
不管怎么说,只要生命之火能够吊住,再给他一些时间,他一定……一定能找来宝物治疗。
天王御灵使看去。
地动狼微弱的生命之火,已经止住熄灭的趋势,而且,正越来越旺?
嚴肅黨內政治生活八講 鐘憲章
它灰暗的毛发上,出现些许明黄,腹部一道两米多长的巨大伤口周围,金色光辉汇聚,竟一点一点地愈合起来。
有救!
还这么快!
天王御灵使露出喜色。
精灵医生瞪大眼睛,他扭头望去,十几米开外,某一病房的门口,有一道白色身影。
它一身白裙,淡金色的长发飞扬,浑身沐浴在金色光华中,宛如圣洁修女。
仿制生命之水都束手无策,君主圣灵鸟只能吊命……这一只人形精灵,竟能将地动狼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半响,
大约是二三分钟时间,
呋呋飞扬的淡金色长发落下,充斥在宽阔走道内的金光,也渐渐消散。
“呋~”
地动狼腹部那道巨大伤痕还在,不过较一开始的狰狞,已经好转了许多。
它的生命之火也恢复到一个稳定水平,渐渐从昏迷中转醒。
“它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剩下的,便是常规治疗恢复,不会落下根源创伤的。”苏皓说。
“谢谢!谢谢!”
这位来自某一小国的天王御灵使,躬身感谢。
见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苏皓挥手让他别耽搁,两只搬山猿便抬着担架,带着地动狼进入某一间适合它体型的病房。
勁爆先生 詹三峰
“这位……这位先生。”
刚才的精灵医生开口。
他见地动狼伤势稳定,便没有跟着一块离开,留下来,想了想还是问道,“这位先生,不知能否将您的精灵留在医院任职?它的能力,比我见过的任何治疗精灵都强,如果上战场,实在是太……太……”
苏皓知道精灵医生想说什么。
呋呋上战场,过于浪费。
的确,呋呋虽然战力上能媲美法则君主,甚至强于一些没什么特殊杀招的法则君主,在只要不是冠位,在如今的战场上,便无法产生关键性的作用。
(呆鸦:本鸦不服哑~!)
如今受伤精灵越来越多,医院治疗型精灵有限的能量根本不够用,且具备治疗能力的精灵,本就少见,如光系之类天生就擅长治疗的,更是少之又少。
不然,圣灵鸟也不会累到虚脱。
呋呋留在这里,能救十只君主,五十只君主,一百只君主!
可不比它上战场,要更有价值?且安全!
虽然,
苏皓本是想将呋呋噫噫带在身边。
“我同意了,不过,我得问一下我精灵的意见……呋呋,你怎么想?”
“呋~呋~”
呋呋看向四周,周围一个个病房内,精灵的生命之火微弱。
它伸出手掌,高举起来。
一个炽白色的光轮出现在背后,耀眼却并不刺目的金色光辉,猛地扩散开。
笼罩在其中,
精灵医生倍感温暖,连续几天几夜未休息的疲惫,也缓和许多。
周围病房,尤其是刚刚送到医院,生命还垂危的一只只君主、超凡精灵,伤势肉眼可见的恢复起来。
温暖圣洁的金色光辉持续了十数秒散去。
呋呋喘着气,难掩疲惫,却露出笑容。
“呋~~~”
偽白蓮奮鬥日常
……
苏皓从山海城离开时,队伍中就少了呋呋的身影。
它已经留在战地医院,同医生、护士们一道,挽救重创濒死的精灵。
“这样也好,留在医院,呋呋一生所学才能发挥出来,跟在我身边,大多数时候反而是一名战士。”
他知道,呋呋更喜欢救人,而不是战斗。
当然,
战斗噫噫喜欢,而呋呋通常都比较谦让噫噫。
“这次留在医院,噫噫的意识,估计会一直躲在身体深处吧。”
苏皓摇摇头,出了山海城后,便径直往东城飞去。
屍冥仙
忽地,
天地的色彩褪去,变成灰白,一阵阵灰雾萦绕,四面八方传来杀机。
“是部落精灵!”
苏皓意识到,在联盟战区腹地,仍有敌人潜伏……肯定是之前,潜进来的精锐小队之一。
一些被发现,引得联盟不得不派兵围剿,是阳谋。
但仍有隐藏更深的部落精灵,他们的目标,只怕是类似自己,真身出行,前往周围某一城的御灵使。
从山海城到东城,以二哈麟的速度要不了几分钟。
苏皓不得不承认,他是大意了,从未想过在这里碰见伏杀。
也就没有隐藏气息。
他望向周围,灰雾蒙蒙,隔绝视野,隔绝感知,禁绝空间。
只怕,若从外界凝望,也不会觉察到什么异象。
部落精灵有充足的时间!
“咕喏~!”
一尊冠位,五只法则君主吗?
苏皓思忖。
这支队伍比纪蒙老哥前面说的精锐小队,数量要更少,但也或许是如此,才能瞒过联盟精灵的一次次搜捕。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这样的阵容,足以在短时间内,干掉任何一位天王御灵使,不过……”
此时苏皓身边,只有胖熊、二哈麟、小彩,以及蝶小蝶。
这样的阵容,不惧冠位,至少坚持几分钟没问题,他对蝶小蝶有信心,他也不信,部落这一手封锁,能维持太长时间。
但……
“你们眼中的猎物,苏大爷我,可不是什么天王御灵使啊!”
惡魔羊皮卷
云团上,
蝶小蝶张开几面鎏金墙壁,守护在四周。
白雾蒙蒙飘散开,让几只法则君主都分不清方向,只有冠位级的鬼影皇,仍具备极大威胁。
幽光一闪,坚不可摧的鎏金墙壁,便出现一道巨大裂纹。
这是融了数个殿宇建筑,又结合了阵法之道的防御,只是以墙壁的形式表现出来。
一面墙壁,就需要小蝶好些天的构筑强化,手中存量还有限。
灰雾中的幽影很强。
鬼影皇更惊讶。
它明明感知到,这支队伍的精灵都是君主级,没有冠位,它才果断动手截杀。
一只君主,也能拦住自己的攻势?
鬼影皇身形若隐若现,忽地从灰雾中飘出,瞬息穿透重重白雾,斩出一道黑芒。
咔——
一面鎏金墙壁彻底碎裂开来。
又一会,
咔——
咔——
咔——
第二、第三、第四面鎏金高墙相继碎裂,而此时,在第四面鎏金墙壁碎裂后,护在外面的几面鎏金墙壁,再得不到补充,无缺的防御阵势,已经有了漏洞。
鬼影皇露出狞笑。
与此同睡,
墙壁之内,苏皓五指张开,保持着‘御灵:召唤’的姿势已经好几秒。
契约中,代表阿阎的一道符文愈发明亮,数十公里外,位于东城城内的阿阎,身影飞出,黑袍猎猎,一圈圈能量光晕弥散开。
引得东城镇守,日曜圣螳骑士都飞出来询问。
这时,
阿阎气势攀升到某一个高度,身形往前飘出,消失在波纹状的空间涟漪之中。
灰雾弥漫的高空,
咔——
空间如碎镜面一样炸裂,阿阎从中跃出,伸出苍白之手,手掌不断变大,遮天蔽日,宛如握着一个世界,猛地抓向冠位鬼影皇。
轰隆~!
这一处灰雾空间终于抵挡不住两尊冠位正面交锋的冲击,咔咔一道道裂纹蔓延、扩大,灰雾内的精灵气息、战斗余波从裂纹处泄露出去。
东城,见阎罗鬼君消失,日曜圣螳骑士和东城镇守还在发懵,就远远感知到,几十公里外的异状。
日曜圣螳骑士踏光冲出,瞬息飞临波动传出的地域,感知一扫。
“吼啊~!”
它手持一柄骑士大剑,身下战马发起冲锋,骑士身上的光辉也越来越亮。
它一剑斩下。
斩在高空,某一小小的灰点上。
轰隆!
灰雾空间彻底炸碎,几道身影从中飞出,四散而逃。
黑袍阿阎和日曜骑士追着鬼影而去。
……
半个小时后,
东城,镇守府。
“可惜了,鬼影皇太鸡贼,还是被它跑了。”
苏皓惋惜。
不然他就可以二杀冠位了。
站姿挺直宛如一名骑士的东城镇守说道,“很正常,冠位哪有那么容易击杀,除非是被逼到绝境。”
“而且,阎罗鬼君的能力,只怕部落一方已经有防备了。”
但明明,当时部落一行都死在蓝星。
阿阎的微型冥界,怎么还是泄露出去了。
……
山海城,战地医院。
一名络腮胡男子走在过道中,他不修边幅,但许多医生护士见到他,都面露敬意,“章将军。”
章将军笑着点头,“你们也辛苦了,但现在战事告急,前线压力很大,请务必以最快速度,医治好每一只精灵。”
他大步离去,巡视着医院,并吩咐保安们对各处薄弱环节多加防御。
“章将军真是个值得敬佩的人。”
“是啊,据说章将军在十五年前,还是名普通御灵使时,就来到山海关战区,将军在这里驻守了十几年,家都只回过几次,真是一生都奉献给战区了。”
“正因为有章将军这样的御灵使,我们才……”
声音渐渐远去。
章将军嘴角扬起,眼瞳深处,一道光芒闪过。
片刻后,
章将军走出战区医院。
医院的重伤患区,某一个无人角落,一团阴影蠕动,渐渐变化成一只类人形精灵。
它悄无声息移动,绕过守在走道上的安保精灵,进入到某一间高级病房内。
这里,躺着一只青色大鸟。
它的尾羽垂落,大半羽毛断裂破碎,眼瞳中的神光无比黯淡,虽没到弥留之际,不至于陨落,但也是伤势极重,撑着站起来都困难。
这是一尊冠位——浴火青鸾。
……
与此同时,
苏皓此前见过一面的精灵医生找到呋呋,“刚刚送来一尊冠位精灵,伤势很重,圣灵鸟它们都无能为力,你能否过去试试,以你的能力,或许能对那尊冠位,起到一点治疗效果。”
呋呋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