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fl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起點-第598章 戰場新娘(下)熱推-vcalb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小說推薦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七神在上,什么样的蠢女人才会在自己的婚礼上走神?
玛格丽暗骂自己一句,庆幸父亲的提醒还算及时,大部分宾客尚未注意到她的反应迟缓。这不是她初次结婚——迅速欠身以示歉意后,她在身体记忆的提醒下迅速弄清了该做什么:转过身去,面向伊耿,在成千上万人的注视下任由身后的父亲为她移去象征提利尔家的绿色斗篷,微低下肩膀,让年轻的国王为自己披上了代表坦格利安家的鲜红斗篷。
就算有意见,伊耿此刻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年轻英俊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将斗篷在她咽喉处轻轻系紧,表示从今往后将代替提利尔公爵永远地守护玛格丽,眼见仪式终于完成,总主教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最后庄严地宣布:伊耿和玛格丽从此结为夫妻,成为一体。
从这一刻起,高庭之花从玛格丽·提利尔变为了玛格丽·坦格利安,时隔数年再一次成为了七国的王后。一场完美的强强联合就此彻底落定,与会宾客欢声雷动,蜂拥挤来,争先恐后地向完成仪式的新婚夫妇送上祝福。
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氛围中,两个从远处奔来的带甲士兵便显得分外格格不入:他们一人手举代表紧急军情的小旗一人怀抱着个小木箱,高喊着排开人群挤向中心,发觉他们到来的侍卫队立刻隔开宾客为他们让出一条道,在盘查确认身份后护送他们来到国王身边。
“是丹妮莉丝的军队发起了渡河,还是多恩人拔营靠近?”
这个节骨眼上能发生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这两者之一,或兼有之了。
年轻的国王神色严肃却不露慌乱地开口发问,他们与北岸的守夜人产业园仅一水之隔,南边也还有态度暧昧难明的多恩军队,有人在婚礼进行时来捣乱是大概率事件。所以庆贺归庆贺,除了每家都派代表来参与婚礼外,大部分统兵将领都仍留在职责岗位上、在蓝道·塔利父子俩的指挥下保持着高度警戒状态,随时可以接敌作战。即使是今天的主角——新郎,也是在礼服底下披甲带剑,分分钟就能变回军队统帅亲自加入到指挥中的。
“都不是,北边有条船离开码头靠上了南岸,放下了个当地人,说是送来了女王的新婚礼物。”
暗戰無痕
假面邪皇:專寵小奶娘
公主請翻牌:寡人已躺好 幻夢空
第二位士兵顺势挤到前头,将捧着的木盒呈到大家面前。
女王的新婚礼物?
土豪我們結婚吧
大伙纷纷靠近过来——那是一个虽精致但算不上多么非比寻常的木盒,上面装模作样地系了红丝带扎了蝴蝶结,确实被打扮成了礼物的模样。
所有人都知道来者不善,于是纷纷猜测起里面究竟来。
一个人头?装不下,再说提利尔家和黄金团也没有重要人员落入敌手。
一泡牛屎?未免太过没品,固然能恶心到河湾诸侯和黄金团诸将,却反倒能越发激起他们的愤怒和斗志来。
人群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只有玛格丽毛骨悚然地警惕起来。
她前一位夫君——蓝礼·拜拉席恩诡异的遇刺过程可还历历在目,大概率这辈子都不会从自己的脑海中消去,这回,虽然黄金团声称从狭海对面高价聘请来两名巫师,足以保护伊耿国王免遭缚影术的威胁,但这世上能置人于死地的东西,又不是只有缚影术!
她一把紧攥住身旁小伊耿的胳膊,阻止了他靠近那个盒子——也不管他其实本就没这打算。
“陛下,请您命令人群散开,再让着甲士兵带上盾牌,才去打开盒子。”她以毋庸置疑、半点也不符合她一贯温柔人设的语气建议道,“里面可能有机关或陷阱,危险!”
伊耿国王将妻子婚后的第一个建议当了回事,迅速命令侍卫队驱开人群腾出空间,再命士兵做好防护准备后再去打开木盒——婚礼参与者大部分都是统兵贵族,并无不明事理的乡野村夫,大家毕竟还记得这是在战场上,也就没失去秩序地一味往前凑热闹……有序地退让出一片地带后,让最开始端来木盒的人将手中之物放到地上,扶着盾牌将之与己隔开,绷紧神经地抽开丝带,小心翼翼地将盒盖翻起。
想象中炸出一团火球或暗器横飞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开盖者将盒内的物品拿了出来,举在手中向周围人展示: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浑圆铁球,乌黑发亮,看分量肯定是实心,叫人完全想不出它到底有何作用。
正当人们交头接耳地开始第二轮讨论的时候,开盒之人有了新发现。
“噢,底下还压着一张纸条!”
重案異組 文二青年
盒内一共有四个铁球,三个在底下围成三角铺出一层,上面再在中心压了第四个。士兵接二连三地将它们全部拿出,一个接一个地在地上敲了几下确认都是实心,又把盒子也砸开确认其中并无玄机后,才望向了从中取出的那张白纸。
“上面写了什么?”年轻的伊耿国王终于发声,“高声念出来,让我们大家都听听!”
反正顶了天就是两句恶毒的诅咒或是对他出身和龙家血脉真实性的质疑,一路过来,他早已经习惯这些东西。
王者无惧言语攻讦,藏着掖着反倒显得心虚,他伊耿·坦格利安行事光明磊落,从无见不得人的丑事能作把柄,更别提今天能够齐聚在这里参加他与玛格丽婚礼的,并无摇摆不定的中间派,而都是在分析利弊后坚定地选择了站在这一边的可靠人士。
一张纸条能闹出什么事?
伊耿的想法很好,可惜士兵并不识字,只好求助地看向身边人,首相琼恩·克林顿大人见状义不容辞地走上前,接过纸条到手中,翻来覆去检查,最终确认上面只有一行内容。
他冷笑一声,将其中内容朗声念了出来:“上面写着:以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七国合法统治者的名义……”狮鹫伯爵停顿一下,仿佛被后面的内容逗乐,以至于连接下来的话音都带上了笑意:“宣布这场婚姻……为非法?哈……哈哈!”
场面短暂地寂静了片刻,最初只有国王之手一人在哈哈,然后有人跟着小声笑出来,声音越变越大越变越密集,最后就连一开始没觉得好笑的人,也在周围人的带动下张嘴大笑起来。
这张装在精美盒子中压在数个铁球下的纸条,你若是把它当一回事,那确实是让人恼火和不爽到极点,可克林顿大人灵机一动,故意以嘲笑的语气来对待之,一旦带偏了现场的氛围,难堪顿时为之一空。
萌姐誘惑:學弟莫矜持
武破戰天
反正,只要己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对方!
这轰然一笑,是河湾+黄金团阵营胜券在握的笑;在这一笑之下,女王送来的这份“婚姻非法”宣言,顿时成了败犬的狂吠,徒为他们增加笑料;这一笑之后,无论艾格或丹妮莉丝再送多少盒子来、里面夹上写什么的纸条,也恶心不到他们了!
不愧是国王之手,这份急智,就算是自己也得在状态极佳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来。
玛格丽心中暗暗赞叹,在松一口气的同时,却不知为何依然按不住心中的紧张感。
他随着同样轻声笑着的小伊耿向场中靠近过去,其他人都是围观起那张成为笑点的“婚姻非法”宣言并纷纷传阅,而她却默默地捡起了扔在一边无人问津的某颗铁球。
好重,确实绝对实心无疑,而她此刻戴着手套,就算它表面涂了什么毒药,也绝对伤害不到她。
玛格丽王后在一片哄闹中静静观察手中之物:乌黑、浑圆、锃亮,沉甸甸地透着力量感……明明什么异常也看不出,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越发不安,警觉到了连背后汗毛都要竖起来的程度。
她有着强烈但毫无缘由的直觉:手中这颗圆铁球,很可能就是“拼图”依旧残缺的那几个小小碎片之一!
情报中所说的新式攻城武器、传说中的异鬼克星——火药、眼前这颗平平无奇但艾格偏偏要送来当自己“新婚礼物”的铁球……这几者之间,必然有某种自己尚未参透的内在联系!
玛格丽意识到自己可能离最终答案仅一步之遥,但她没有……至少今天没有机会想清楚这个问题了。
因为河对岸忽然传来一阵闷雷声,不仅压过婚礼参与者们的欢声笑语,也打断了她即将理顺的思路。
雪山飛狐網遊錄 狼籍
——
【距三十万推荐票还差七千七百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