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ybu好看的都市小说 第五界點 線上看-第一千零一十四章註定悲劇閲讀-v65fd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
通过魔法阵转移到冥界吉蒙里领,他们前脚刚到,塞拉欧格还有他的眷属们后一步也抵达了吉蒙里领。
无论是莉雅丝这边还是塞拉欧格那边自然也都注意到了对方的存在,塞拉欧格在看见莉雅丝的时候眼睛一亮,打了一声招呼走过来询问。
“莉雅丝,根据你那边的情况有了解到那个名为克蕾莉亚·彼列的女恶魔吗?”
末世超武系統
“说实话我并不清楚,我在接受驹王镇的时候,也只是听说那一片土地前任管理者是来自巴力家分家的人…至少我这边收集到的资料是这样记载的,我也见过上一任管理者,但并不是克蕾莉亚·彼列。当时他以一些在驹王镇这个地盘的经验之谈,我也没有过多怀疑。”
这是莉雅丝没有和他们说的,没错,克蕾莉亚·彼列这一个上任驹王镇管理者的消息已经被完全的隐藏了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交流还有那一些资料全都是事先设计好的。”
莉雅丝的话也让塞拉欧格陷入了沉默,他那边似乎也是收集到了同样的信息。这件事情的隐蔽性居然会那么大,而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驹王镇居然还在事后盘给了莉雅丝掌管,这算是为了把瑟杰克斯给拉上船吗?
两方人会和之后,也就代表着现在人也齐了。
一路从传送阵所在的地方前往了会客室所在的地方,吉蒙里家的确是很大,要是从门口来到会客室大概也需要花费十几分钟的时间,所幸转移用的魔法阵距离会客室并没有太过远的距离,这大概也是为了方便吧。
出于礼貌,所有人也对着房间内的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开门走了进去。
精美的装潢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而在这会客室之中两个人显得格外显眼。一个是莉雅丝的父亲,看起来十分儒雅的中年人。另外一个则是依旧坐在沙发上,那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头发是黑色的,瞳孔却是十分吸引人的紫色。
他给人的感觉十分沉稳,最重要的是他的实力很强。哪怕是他一点威压都没有释放,就光是在哪站着,王权就能够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压力。单是从他依旧宠辱不惊的坐在那里,而莉雅丝父亲却是站起来迎接他们也就能够确认。
这个男人要比莉雅丝父亲阶级还要更高。
“幸会了,莉雅丝公主。”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注意到莉雅丝、王权他们进来,视线略微打量了一下在场的人,紧接着露出了一个不急不慢的笑容看向了莉雅丝。
对方向他们释放着善意,莉雅丝父亲也对着莉雅丝介绍。
“莉雅丝,快一点请安。这一位是巴力家的第一任宗主大人。”
巴力第一代恶魔?!这也就是说,这是巴力家的祖宗?的确,他身上给人的感觉就是有那么重的份量,就算是王权用自己的魔力去探测最后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就像是在搅动一潭死水一样,连波纹都没有泛起。
神級進化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王权无法和对方交手,这也只是证明了对方在魔力方面的修炼程度之高。没有日积月累想要做到这种程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来自莉雅丝父亲的介绍也并没有让这一位第一代巴力感觉到不适,他继续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对着莉雅丝做着自我介绍。
“你好,莉雅丝公主。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的名字是捷克拉姆·巴力。我想,也并不需要我过多的进行介绍,只要看过圣经或者相关书籍,应该就能够知道我的名字吧。”
相公這是21世紀 鸚鵡曬月
靈異直播間
这是一种骄傲,能够让人从圣经上了解到相关的信息。同样这也是一种谦虚,没有到任何的事情都需要拿出来说明的程度。
反观莉雅丝,仅仅只是对方的这一个名字就已经超出了莉雅丝的意料之外。
“幸会…关于您的事情,我也在书上有阅读过。”
莉雅丝的话语有一些僵硬,大概连她本人也没有想到只是调查一个事情居然会引出这么一个大人物。
当然,那一份自我介绍不仅仅只是针对莉雅丝,更是说给莉雅丝眷属还有塞拉欧格的眷属。他的视线着重放在了莉雅丝的眷属,尤其是王权的身上。
“各位吉蒙里的眷属,关于你们的活跃表现,我也算是略有耳闻。而且诸位似乎十分照顾我们家的塞拉欧格,这边我就先表示感谢了。”
戰國縱橫:鬼谷子的局5 寒川子
看起来十分的谦逊彬彬有礼,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危险角色。
其余人都入座之后,捷克拉姆先生也并没有说一些其他冗繁的事情,而是直接进入了主题。
“莉雅丝公主,你这一次想要询问的应该是原本驹王镇…也就是在你之前的那一代负责人,对吗?”
对方立刻进入正题也是让在场的人没有想到的,原本还以为他会再说一些客套话,再给他们一些小小的信息。
“嗯,之前那个想要复仇的男人,也算是邪恶之树那边的敌人,他说过他想要对天界以及巴力家进行复仇。”
这一句话直接让巴力眯起了眼睛,一时之间危险的气氛弥漫在了整个会客室。不到十秒钟左右的时间,他也发现了将自己的气势收了回去。
“嗯…这一件事情,应该要从什么地方说会比较好…”
伊莉娜这个时候也露出了有一些着急的表情,对着捷克拉姆询问道。
毒寵小奸妃:王爺千千睡
“请求您告诉我们。我的父亲也被牵涉在其中。现在恐怖分子想要剥夺家父的性命,也请告诉我们,在那个城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捷克拉姆·巴力对于伊莉娜似乎也感觉到有一些好奇和新奇,他虽然生活在这个时代下,但他却并没有接触过恶魔和人类以外的种族,尤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曾经见过的天使。
“你是天使啊…关于你的问题,既然会被牵扯那也就代表着他当时就是教会派遣过去的探员。我猜猜,那应该是叫紫藤的人类吧?”
一听到父亲的姓氏,紫藤伊莉娜连忙点了点头。
“是的,我的名字是紫藤伊莉娜,紫藤冬二是我的父亲。”
听见这一个名字,捷克拉姆也略微叹了口气,随后开口道。
“这大概也算得上是某一种缘分吧。真是的,自从塞拉欧格进入这个世代之后,许许多多的事情一下子全都喷涌而出…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也想要知道你们知道那一块土地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是的,现在那个地盘现在虽然是吉蒙里家负责统筹,但以前、从很久之前一直都是巴力家和吉蒙里家共同管理的地方。”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莉雅丝,她作为这一片地区的管理者也很理所当然的做过了功课。
捷克拉姆缓缓地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否认来自于莉雅丝的回答。
“你们正在使用的东西,多半都是自古以来我们两家一起经营的,当然主要负责准备的基本上都是吉蒙里家,就比如驹王学园。不过,有一段时间,为了让贵族的子女学习相关经验,我们将那一块地盘作为短期出借给需要的人使用,今天问题的那个女孩也是出借的对象之一。”
那一个城镇曾经作为出借地,借给那一些想要学习管理领地这一方面的贵族子弟进行学习。在莉雅丝彻底接手驹王镇之前,出借那一块区域的人也就是克蕾莉亚·彼列…
“不得不说,克蕾莉亚对于经营方面颇有天赋,在她的经营下和其他一些老牌恶魔经营的领地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巧合,克蕾莉亚和一个人类男性发生了关系产生了不应该产生的感情。”
“当然,人类和恶魔之间产生感情这一件事情并不是不允许的。恶魔和人类暂时维持男女关系,自古以来都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人类并不是长生种,对于近乎永生的恶魔而言,他们是最好逢场作戏的对象。”
话止于此,捷克拉姆的脸色也开始变的严肃了起来。
“但是,对象如果是教会阵营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说着捷克拉姆也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伊莉娜的身上,继续说道。
“现在天使你能够出现在这里,也是现在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在那个时候,恶魔和教会出身的人不要说是恋爱,就连会面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因为我们生来就是敌人,若是勾引神职人员并且诱使对方来当做是傀儡的话,那并没有什么问题。”
蓮臺偈
“但是真心相爱,莫逆之交这一种事情可以算得上是禁忌…至少直到半年以前,在场的诸位也不可能齐聚一堂吧?这么一想的话,今年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多啊。”
捷克拉姆的话并没有任何的问题,教会和恶魔两个阵营的家伙在半年到一年之前一旦见面,那多半就有可能展开战斗。哪会像是现在一样,能够坐在一起,恶魔还能够上天界然后没有什么事情的下来。
在那种敌对紧张的关系之下,要是一个恶魔和一个教会战士产生了爱情,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是双方都不允许的。他们也会变成双方势力之中的不稳定份子,就像是羊和狼相爱,羊群可能透过那一只羊知道狼群的袭击事件而提前规避,狼群也可以透过那一只狼知道羊群的去向。
要是放任他们继续下去,一旦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人拥有私心。那么对于另外一个势力来说将会出现不可挽回的危机。一般来说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彼列家的女恶魔,还有那个教会战士之间的关系…”
“嗯,他们当时是真心相爱的关系。当然我们当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下手,我们尝试说服他们结合起来就是一种错误,可那个时候他们已经陷得很深了,基本上难以自拔。克蕾莉亚这样也算得上是玩火自焚了,她的声誉在当时已经扫地了,为了避免特例发生,我们打算强行拆散他们。”
“令人感觉到好气又好笑地是,教会那边同样也作出了这样的判决。更加令人感觉到讽刺的是,原本彼此敌对的我们却在那个时候罕见的联手了。因为双方都需要顾及脸面,所以不约而同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这样的理由十分真实,哪怕他们结合并不会透露各自势力的任何信息,他们依旧会被追杀。因为这样的特例一旦产生,那么就会有第二、第三例,那样的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两者之间的势力大概就会像是某名侦探的酒厂一样吧。
“他们两个已经过世了,当时是你们出手将他们送走的吧?”
原本沉默着的王权也在这个时候开口询问,他也在庆幸他和伊莉娜相遇之后没有多久就已经签订了相关的条约,让现在的伊莉娜可以没有任何压力和王权一起。
捷克拉姆并没有否认,他一脸淡然的说道。
“这是最后的结局。我们已经尽了自己的努力,一直到最后我们都在尝试说服他们。或许是教会那边忍无可忍,又或者是我们这边也说不定,最后我们双方都出了人手一同肃清他们两个人的存在。”
“要是他们相恋能够晚个一年半载,又或者是能够拖个十年不暴露,那他们现在大概也会被传为佳话吧。可惜生不逢时,他们并没有那个运气享受到。”
这个故事并没有任何的错误,无论是站在谁的角度上进行思考也好。
两个人仅仅只是为了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仅此就要遭受到其他人的排斥还有恋人的死亡。教会又或者恶魔也并不想要暴露这样特殊的个体,那样和他们宣传的教义并不相同,为了维护颜面只能够被迫将他们肃清。
这样的事情大概也真的只能用生不逢时来描述了,但要是他们真的在这个和平年代认识,那多半也不会发展成恋人的关系。他们之间很有可能也是日久生情,或者由恨生爱也说不定。
这一对情侣的存在或者注定就是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