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gi0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權國-3617 門開熱推-2m74d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
“那座荒岛距离罗本萨姆岛足有三百里,芮唐浪是怎么被送到荒岛上的?“
“快立即告诉其他队伍,要小心,不要随意踏入圣门台阶!”驱逐舰上的总部都炸了,王室七家的人纷纷跟各自的队伍联系
“耶和华总督,请立即安排一架直升飞机,我要派人去芮唐浪中尉所在的荒岛,我东庭联邦共和国将不甚感激!”东庭联邦军务次长血红着眼睛站在总督耶和华前面,耶和华也是脸色凝重的迅速让驱逐舰上的直升机准备起飞,三百多里的距离,只有直升机能够最快抵达
东庭地区素来是帝国的边缘地,虽然东庭人善战,但却必须依靠帝国的物资买卖才能存活,所以帝国存在的两百多年,彪悍的东庭人一直都是担任帝国打手的角色,在帝国的军队中,东庭士兵的比例从帝国最开始时的百分之八,到帝国后期的百分之三十七,可谓是帝国军力的中流砥柱,但是随着勘探开采技术,在帝国后期,大部分国土都是寒地硬土的东庭地区,接连发现了几块轨规模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凭借着位于北方荒地的天然地理位置,东庭联邦在帝国崩塌的混乱中迅速崛起
完美劍神
但是在罗本萨姆岛所处的南方海,东庭人还是鞭长莫及
“东庭人想要独吞。。。绝对不行”其他家族的人里边,有人相互看了一眼,立即站出来表示“卫星定位表示,我们有一艘邮轮就在荒地附近八十里的位置,我们可以协助你们去救援芮唐浪中尉”
“不用!直升机已经够用了,怎么能够因为我们而耽搁各位的登岛呢”东庭联邦军务次涨脸色冷峻,直接拒绝了对方的提议,救援只是一个理由,真正的目的,是需要搞清楚芮堂浪为什么会被传送到荒岛上,他们上不去罗本萨姆岛,但是在荒岛上可以找到答案,作为曾经的王室旁支,对于罗本萨姆岛的神秘早就有准备
而此次,更是抱着要将罗本萨姆岛彻底翻一遍的准备
前后只有十几秒钟失去了信号,而后在再出现就是到了荒岛上,唯一能够解释的可能只有是某种传送,芮堂浪殿下在踏上圣门台阶的时候被突然传送走了。。。。。荒岛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在那个荒岛上,只要能够把芮堂浪找回来,绝对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现,如果我们能够得到这种技术,将彻底改变人类的未来
芮堂浪很重要,但是在这项见所未见的空间技术面前,芮唐浪微不足道,这项技术被谁得到,未来就可能属于谁,怎么可能单独让东庭人拿走,即就有人站出来说道“八十里太远了,我国的一艘驱逐舰就在黄岛三十里范围内,此次救援就交给我们了“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会有军舰在哪里!”人群里边有人发出质疑声
“这是我国的军事机密,没有告知阁下的义务,而且我相信,此次派了军舰来的不止是我中比亚明月一家吧”对方嘴角不屑的咧了一下嘴,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没必要说的那么明白
这次罗本萨姆岛突发地震,虽然让登岛出现了变化,但是也给了各方势力一个靠近罗本萨姆岛的机会,暗刺已经无力封闭突然暴涨数倍的罗本萨姆岛周边,装满各种先进仪器,打着地质科学考察旗帜的所谓考察船开入罗本萨姆岛周边海域的不在少数,而全副武装的军用舰支同样以保护航线安全为名聚集在罗本萨姆岛周边
“快看,明月心已经越过王室走到了前面了!“就在大厅内争吵不下的时候,突然有人指着屏幕喊道,只见代表杜斯坦冷的标记还停留在原来的地方,看来是被芮唐浪的消失吓到了,落在后面的明月心已经越过了杜斯坦冷,大厅内的所有人再次发出一片哗然声
“不可能,明月心应该也看见圣门台阶了。。。。为什么明月心没有受到影响,明月心应该也看见圣门台阶了,可是明月心为甚没有受到影响!”刚才怒气冲冲的东庭联邦次长脸色愤愤的看向明月集团的人
千歌醉 我素珂珂
“呵呵,是你们自己太过贪婪,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明月集团的人嘴角冷笑
“其实,只要奔着圣山去就可以了,沿途所见的其他,应该都是陷阱,无视就行”耶和华目光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光标,凝声说道“诸位可否还记得,一代皇帝留下的话,也是两百多年来,一直让各家族感到困惑的那句话,现在,可不就是那句话,此岛,是我帝国的秘密之地,没有之一。。。。你们看到的这座岛屿,并不完整,那只是一个山尖……真正的面目,谁能给见到,谁就是帝国之主,此岛其威如压,环绕整个岛屿内部越是靠近,则威压越重!走到圣峰,就是第一关!可是前面的两百多年,圣峰就在眼前,大家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轻松抵达圣峰,但各大家族没有一人能够走到圣峰之顶“
”现在想来,是因为我们是在错误的时间来到了罗本萨姆岛。。。。。现在才是罗本萨姆岛真正的面目,现在才是真正登岛的时机,不管一切,抵达圣峰!“
“对,立即告诉前面,不管一切,直奔圣峰!”耶和华的话让大厅内所有人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两百多年的困惑,历代王室子弟的失败,似乎都一下解释的通了,因为时机不对,所以根本就走不到圣峰之顶,而现在,罗本萨姆岛才真正展露出应该有的面目
得到了提示的各家族标记,似乎一下加快了不少,所有人的目标直线朝着圣峰靠近
“那个标记怎么还在那里?”有人此刻才发现代表杜宇的标记还在远地方缓慢的向前,刚才的事让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这个意外的存在,而现在突然看见在前方各家族光标拉出一大段距离的这个光标,无形中充满了一股喜感,如果说各大家族的光标此刻就像是群狼一样,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后面这个光标就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哆哆嗦嗦的胆小鬼
“没有前代人的教授,更对于眼前环境的不了解,能够快到哪里去!”
“严重怀疑暗刺将此人塞进来就是来搞笑的”人群里边有人发出哄笑的声音,“呵呵,不过这个家伙倒也聪明,知道比不过,干脆就在原地算了,至少返回时也是最近的”
“哈哈!”登岛可不是好玩的事,王室七家在登岛上已经摸索了两百多年,历代都有人登岛,对于岛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已经是了若指掌,而作为登岛的种子子弟,从确定为登岛种子的那一刻,就必须经受类似的训练,所以这些家族登岛子弟才能够迅速在迷茫中找到向前的正确道路,而这个突然加进来的大学生,毫无一点经验,突然丢进罗本萨姆岛这样大雾弥漫的危险区域,怕是搞清楚方向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更不要说快速的前进了!
精靈世界之任務系統
“刚才是什么情况?”杜宇看向正在接收消息的墨桑
“有人触动了岛上的布置,被传送到了外面的岛屿上了。。。。。。各大家族都在加速朝着圣峰靠近,按照时间来看,应该可以在四个小时后抵达圣峰,我们是否现在开进”墨桑神色错愕看完消息,才犹豫了一下向前面的黑发青年说道,旁边黑色猎装的女子已经忍不住愤愤说道
“对方已经甩出了我们二十里,我们到底在这里等什么?”
黛兰感觉自己快哭了,脚下踩着梦寐以求的罗本萨姆岛的土地,可是她内心丝毫感觉不到兴奋,自己这一边登岛后基本就没有向前走,而对方疯了一样的朝着前面猛蹿,根据所携带的仪器表明,就算是最落后的那个,也甩出了这边二十里,这家伙不会就是属乌龟的吧!
“距离代表不了什么,这里是罗本萨姆岛,距离在这里毫无意义!“
杜宇嘴角不屑的一笑,他中指上带着的赤龙戒指,就是罗本萨姆岛的控制中枢,因为灵气稀薄,所以其他人看不见罗本萨姆岛的真正面目,而在他眼中,罗本萨姆岛完全就是另外一副面目,一道巨大的裂缝凭空的出现在了罗本萨姆岛的前方迷雾中,竖着向两旁横开,如同在那山峰外有一层无形的画幕,如今这画幕被生生撕开,露出了其内,真实的一幕
那位于岛屿中心的圣峰,再无一丝神圣的意思,反而其上充满了滚滚升空的黑雾,那雾气充满了阴森,透出一股让人心脏怦怦加速跳动的恐惧,如同被污染,被侵袭,被更改,“这里应该就是封印那个人的所在,因为自己而被破开。。。。。如果自己走进去,会不会碰到”
杜宇不是不走,而是在思考,其他各方向前的人就是他放出去的探索者,才区区三十里,他还需要在看看,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强大了,赤龙戒指在他的手指上闪烁着淡红色的光泽,与此同时,更有一股难以表述的威压,从那被撕开的裂缝内散出,如一阵狂风横扫,掀起了他黑色的头发
大帝修仙 王十二郎
仿佛那裂缝内的不是山,而是一个死亡世界的裂口
問道蒼生
两小时过去了,天空的颜色开始变得暗淡,空气中的冷意越发接近零下的冰点
“既然不准备走,那也要找个地方扎营啊,在这里站着算什么”
黛兰一脸怒气,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赢,可能早就冲上去踹这个乌龟两脚,帝国银行花了那么多心血才将自己送到罗本萨姆岛上,如果最后回去禀报是这样的结果,黛兰觉得自己可以找一睹墙撞死算了,丢不起这人,这可是罗本萨姆岛啊,帝国最大的宝藏地,多少势力做梦都想要踩一脚的存在,而自己现在就在原地看风景。。。。。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既然是暗刺的人,就应该罗本萨姆岛的昼夜温差有多大,白天可以达到三十度,夜晚的温度则会降到零下四十度,而且还有遭遇海潮风暴的危险,如果不想一起冷死,最好就劝劝这个木疙瘩”黛兰目光闪动的看向旁边的墨桑,墨桑的面容改变太大,以至于她没认出眼前的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暗刺首脑墨桑,她只是认为对方应该是暗刺一方的人,这次帝国银行与暗刺合作,双方各自派一个人登岛,所以她相信对方应该也跟自己一样,带着极为重要的任务
異世傲天
可是对方却在登岛之后,对于自己的多次暗示置之不理,不由让她感到又气又恼,大家都是一起的,你这是什么态度呀
“白痴!”墨桑翻了一个白眼,依他现在武道巅峰的层次,当然能感觉到皇帝陛下不是简单的站在那里,随便一站,周边空间都在微微颤抖,而且皇帝那神光冷厉的目光,更像是看穿了眼前的迷雾,皇帝的目光能够看见迷雾之外的东西,仅仅这一点,他就不会去傻到打扰皇帝
零下四十度对自己不算什么,更不要说,在他眼中已经非人的一代皇帝,真正会被冷死的,只是这个白痴女人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表情,不走了,打死我都不走了!”黛兰感觉自己快疯了,一个疯子还不够,现在是两个疯子,想到自己要活活冻死在这里,就算她心智冷傲,此刻也是到了崩溃边缘
“确实,这样站着也不是事啊,进门总是客,那就那个招呼吧”杜宇叹息了一声,对于前面的探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似乎那个大人物真的走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试一试,从赤龙戒指的感应来看,道路就在前方
“这是作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创世主啊!”
在黛兰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下,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朝着迷雾的方向茫然一撕
“这是!”墨桑瞳孔猛地一缩,平静的脸上顿时动容,这一挥之下,顿时那云雾阵阵闷响,无数的雾气朝着两侧翻开,似乎就像是一双巨手向着那前方空间猛的一推,散开的雾气赫然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纹络,闪烁红芒间,露出一个巨大的裂缝来,那双手印似印在了那裂缝内的雾山之上。
叛徒 中秋月明
“门开!”杜宇脸色凝重的沉闷一哼,手中的赤龙戒指更是红的发亮,只见前方那被云雾缭绕的裂缝,在这一刹那起了轰鸣,却见雾气翻滚向上涌去,露出了前方迷雾中那一条古朴中透出沧桑的台阶。
“跟上我,不要离开我十米,否则我不知道你们会被传到哪里去”杜宇向目瞪口呆的黛兰和墨桑说道,身形向前面的台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