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f12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658章 無情懲罰讀書-ovjk8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倪安云,你为何不将排舞动作,一同教于舞团?”
白凝问出了终极问题,对此,其他人也同样满怀期待,认真且好奇的望着罗天。
罗天心里暗暗叫苦,心想。
“我总不能说,我根本就没想到你们能这么快掌握动作吧?”
面上,只好虚张声势的说道。
“这个舞蹈动作虽然不难,不过,节奏感还需要练习,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该教的时候,我自然会教……”
罗天都如此说了,白凝也不好再说什么。
野鸭子舞团的成员虽然还是有一些小遗憾,不过,也能够忍耐下来,毕竟,最后还是会学到的。
罗天见此,嘴上没说话,心里却暗暗计较着。
“明天我就全交给你们,自己练,这记忆里也太变态了……”
罗天却不知道,相比起晦涩难懂的心法经书之类,这舞蹈动作,对于这些修行者而言,完全就是游戏。
如果一个游戏都记不清楚动作,那才是真的丢脸。
一念至此,罗天感觉,自己在这里或者不在这里,意义都不大,便向白凝望去,微微咳嗽一声道。
“既然都已经记住热身舞了,那我就先去忙其他事情了,咳咳,我在白凝长老那里还有功课没完成,你们就听从瑶师姐的安排,以她为野鸭子女舞团的舞蹈队长,大家每意见吧?”
众人自然不会有意见,皆纷纷点头同意。
罗天见此颔首道。
“那就交给你了,师姐,我和白凝长老先走了……”
瑶仙子还有些云里雾里,就发现罗天已经远远的跑开了。
不过,瑶仙子秉着要认真负责的态度,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开始招呼野鸭子舞团的各个成员,开始蹦起了热身舞……
罗天并不知道,这简单的热身舞,在一天之内,就被这群天才融会贯通,甚至,在他的基础之上,女舞团成员自己发明了很多其他的节奏和动作。
白凝将罗天急匆匆离开,又是打着自己的名头,想了想后,和女舞团成员打了个招呼后,在一片恭送声中,离开了此地。
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看见罗天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呼气,又是好奇,又是无奈道。
“你跑什么?”
活人血祭
罗天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颇为幽怨的盯着白凝道。
唯我心
“白凝长老,你今天来这里,是故意来抓我的吧?”
白凝心中一动,反问道。
“你为何如此发问?”
罗天耸耸肩道。
“您一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忽然来我这里,不是来抓我,又是干啥?”
白凝听了,略微沉默了一会儿后,伸手捋了捋鬓发,声音平淡的说道。
“我抓你作甚,不过是看看你为何还没来罢了。”
罗天听后微微摇头,嘿嘿一笑道。
“当然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在红衣长老哪儿了……”
被一言戳破了心思,白凝感觉呼吸都有些停滞,好在,并没有面向罗天,不害怕自己的表情被罗天捕捉。
手術刀的殺意
口气显得有些生硬,没好气道。
“少在我面前提那个妖女!”
罗天听此,自然不以为意,如果是刚接触,罗天还不了解这白凝的性格,也许不会再说下去,眼下,罗天已经足够了解白凝,知道,现在的白凝绝对不是在生气,便一下子跳到白凝的面前,盯着白凝那双明眸皓齿,直言问道。
“白凝长老,恕我直言,我至今都不知道,你和红衣长老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会这么看不对眼,难不成她抢了你男人?”
此话一出,白凝先是愕然,随后,一张俏脸,越来越低沉,本来还有些不敢去看罗天的眼睛。
自从罗天的问题脱口而出后,白凝就狠狠的盯着罗天的脸,双眼泛起一层寒冰,冷声道。
“倪安云,你先搞清楚你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这种问题?”
白凝的表情说变就变,罗天一时间有些措不及防,刚想开口解释,白凝大手一挥,打断道。
“以后,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诸如此类的话,否则,我不管你是谁的弟子,定要你好看!”
说到这儿,白凝的表情变得有了几分锋利,冷冷的看着罗天道。
“别以为你与我做了几天工,就很了解我!在灵池,无论你以后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晚辈,对长辈,你历来缺少起码的尊敬。如此也好,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罚你好好思过!”
一言不合就是惩罚,罗天还没反应过来时,白凝凌空一跃,在空中扔出白色莲花,双脚踩在莲花之上,伸手一握,罗天只觉一股真气,扑面而来,瞬间将自己束缚,整个人都无法再动弹半分。
“咻……”
一声破空之音,白凝就这样抓着罗天,踩着白莲,疾驰而去。
至于罗天,也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叫风阻,什么叫被放风筝……
白凝手里的真气,化作长绳,将自己控制住,无法动弹,另一面,高速奔驰,巨大的风,将罗天狠狠地卷飞在空中。
嫡妃太狂妄
从罗天所居住的小木屋西面,一直奔袭到东面厢房……
罗天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白凝溜了一圈,直到来到花园后,白凝才缓缓落地,罗天呢,也砰的一声,被白凝甩在了地上……
龍魏組
冷冷的寒风,狠狠地拍在罗天的脸上。
这一段从西到东的路程,算不上是有多远,白凝的速度也很快,短短几分钟就到了花园。
这种公开处刑的方式,罗天其实并没放在心上。
在空中,自己多像一个气球,身子有多冷,罗天也不在乎。
最重要的是,罗天感觉自己被这样支配是接受不了的,特别是最后这一下,白凝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落地的瞬间,屁股狠狠的坐在地上,砰的一声,不亚于一个大板子拍在身上的感觉……
“嘶……小娘皮……”
罗天疼的额头冒起冷汗,不由跳了起来,不断的用手揉着疼痛部位。
白凝一听,眉头微挑,反问道。
“你说什么?”
罗天这才反应过来,望着满脸云淡风轻,一点都不在意的白凝,心里就像打翻了一桌子好饭菜一样。
“没……没什么……”
为了避免再吃亏,罗天只能忍泪认命……
白凝对罗天的态度显得有些满意,微微点头道。
“嗯,快把花园里的花都浇一遍水,对了,今日还需修建枯枝,不许动花,若是掉了一瓣花朵,今日就别想睡觉,直到明日花瓣长齐,再休息!”
此话一出,罗天立刻哭丧着脸,哀嚎道。
“这么狠?这么多,要弄到什么时候啊?”
白凝却看都没看罗天一眼,淡淡的转过身,扔下一句话。
“你若是动作利索些,却也不难。”
随后,身子一闪,消失在了原地,门口的木屋咯吱一声,人已经窜回到了屋内。
罗天望着满园的花花草草,第一次有一种想要掀翻桌子,把这里一把火烧光的冲动。
不过,想归想,罗天没这么做……
倒不是没胆子,若是换一家门派,就算是圣地,罗天估计也受不下这个气了。
偏偏,这里是灵池,而且是灵韵的灵池。
不看僧面看佛面,罗天如果在灵池里面搞破坏,最后收拾烂摊子的,还是自己媳妇。
鏡·神之右手
一想到灵韵本来就不容易,如果还因为这些事情而烦恼,罗天心就开始疼。
本着为了媳妇,爱媳妇的美好想法。
罗天含泪开始一日的劳作……
其中,有不少人路过花园,当日,灵池就开始传言,说罗天惹到了白凝长老,起因是因为罗天和红衣长老走的很近……被红衣长老委派为开山大典的总策划,排舞总指挥。
三十歲回爐重生記
白凝长老和红衣长老不对付,就对罗天下手。
一时间,宗内有谈笑的,也有心疼罗天的……
特别是亲眼看到罗天的惨状者,都不禁打了个寒颤,表示,以后红衣和白凝的争斗,绝不插手……
要知道,罗天可是在天上飞了好几分钟,然后落地的。
寒风凌冽,罗天被吹的浑身发冷,脸色苍白,头发被高高的掀起,再看干了什么,一会儿去打水,一会儿松土,时不时拿着剪刀,东跑西跑,还不忘抓起扫帚将枯枝扫起,总之,一刻都没停下。
要知道,那花园里用的水,本来就不是凡水,水的质量奇高,罗天每一次搬运水壶时,都要使出全身力气,弯腰驼背,咬紧牙关,或扛或搬,好不费劲。
松土更是一件十分考验技术和细致的活,白凝的要求听上去很简单,关键,这花瓣落不落下来,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如果松土时,动作稍微大一点,不小心碰到那些娇柔的花朵,肯定会掉下几瓣,那时,罗天估计哭都哭不出来。
好在,罗天一日下来,花朵都很给力的没整幺蛾子。
妖孽男,巫族女 柒女
在这种胆战心惊,又充满高强度的花园工作中,罗天一直干到了次日丑时正刻,然后一扔扫帚,一屁股坐在花园。
此时,月亮高挂,万物俱静,就连那花园里的不少花,都蜷缩起花瓣,做起了美梦。
罗天望着自己已经磨出水泡的手掌,萧瑟的说道。
“打工人……打工魂……这是我的福报!”
忽然,木门咯吱一声响动,白凝从中款款而出,月光下,白凝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番韵味,只是,这个时候的罗天,确实没有心情去欣赏,连头也没回一下……
白凝自然看出了罗天的怨气,她没说什么,只是冷冷道。
“今日你辛苦了,自去吧。”
罗天点点头,缓缓站起身子来,有气无力的对白凝拱了拱手,疲惫的说道。
“弟子先行告退。”
九界逍遙
白凝见状眉头微皱,望着罗天缓缓抬步,缓缓落步,肩膀一搭一搭的往前走,不知为何,心里忽然一跳,居然有一丝不忍,想要叫住罗天,最终却也只是张了张嘴,微微抬手,没叫出口……
直到罗天走远后,白凝才收回双眼,看了一眼花园,她原本以为,罗天在如此大的工作量面前,一定会早早的求饶。
然后,自己顺势出来,教训罗天几句话,这件事就过去了。
白凝万万没想到,罗天的骨头这么硬,还真把花园收拾了一遍,并且,白凝发现,罗天还收拾的非常得体,没有一点松懈的痕迹。
这让白凝多少有些意外……
白凝却不知道,罗天不管当下怎么选择,骨子里,他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
虽然,花园里工作是惩罚,罗天也不得不做,他也不愿意为了减少工作量就去求饶,别说熬到丑时,也就是一点钟才下班,就算是做通宵,罗天也绝不会主动去求饶!
这也是罗天自己的倔强……
回去的路上,一路都非常安静。
罗天住在远离厢房的另一边,对灵池已经有几分熟悉的他,已经不用再问路,垂着双臂,一步一步的向小木屋挪。
走出厢房范围,灵池满地的花草绿植,多少给了罗天一些安慰,抬眼看了看天空上高悬的月牙,罗天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好歹有月亮给本少爷开路,只要不弄死了,就别想我低头!”
八歲媚後
话音刚落,忽然,罗天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凉风,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是空无一人。
罗天正觉奇怪,一回头,一抹火红还有一张略带幸灾乐祸的笑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惊的罗天一下子攥住拳头,好在反应比较快,才没一拳头挥过去……
来者不是其他人,正是红衣!
此时的红衣和往日没多大区别,不过,却不知因为之前干什么去了,脸上竟然没有带面纱,一头黑发没有盘起,而是松散的披在两边,竟有一种慵懒妩媚的感觉……
不过,眉宇之间的英气,却如何也消散不开。
红衣显然注意到了罗天握拳的动作,不由笑道。
“哟,反应力还不错,莫不是想打我?”
罗天没好气的瞪了红衣一眼,松开了手掌,刹那间,那血泡被挤压后产生的痛感,让罗天不由打了一个摆子……
红衣见状,笑的更是欢乐,咯咯咯不停。
罗天狠狠地甩了甩手掌,没好气的瞟了红衣一眼道。
“来看我这小小弟子的笑话,红衣长老当真事无巨细,体恤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