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fn5精彩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五百七十六章 再等等熱推-0brg5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老师知道,老师知道……”
老人费力着,蹲着,佝偻着身子,腿上微微发颤着,
费劲着,缓缓抬起了手,手也不禁颤巍巍着,轻轻落在了小女孩头发上,轻轻抚摸了下,一遍遍安抚着。
小女孩浑身的颤抖渐渐停了下来,只是一些泪水从眼眶里滚落,滴落在了这课堂的泥地上,
“……你也别怪你父母,要是送你去镇上念书的话,他们的负担会很大。”
老人看着小女孩,有些费力着,说着。
“……我知道,我不怪他们。就是,就是……”
小女孩抬起了头,眼眶红着,眼里带着带着些泪水,先是说着,紧接着又说不下去,只是吸着气,眼泪再从眼眶里滚落下来,落在地上。
老人看着小女孩,看着自己的学生,缓缓再抬起手,
手颤巍巍着,老人将手收了回来,在自己身上,那有个补丁的棉袄口袋里,有些费力着,摸索着。
一叠发皱了,又被压平了钱,被老人攥在手里,从那棉袄口袋里,拿了出来,
“……拿着,小雅。”
有些费力着,拿着那叠钱,老人手颤巍巍着,将那叠钱,递向了小女孩,
小女孩止住了落泪,有些发愣着,站在老人身前,愣愣着看着这叠钱,
这叠钱里,有百元的钞票,五十的,还有些一块的,五毛的。
大多数钱都已经有些旧的发皱,还有几张钱破损了,被用纸勉强贴在一起,不过每张钱都被理平了,就这么整整齐齐,积攒出了这么一叠。
“……拿着,小雅。”
费力着,老人手颤抖着,再对着小女孩出声说了句。
小女孩看了看那叠钱,再看了看老人,有些愣愣着伸出了手。
“……拿着吧。这是老师积攒下来的些钱,老师自己留着,也没什么作用。”
将钱交到了小女孩手里,老人脸上露出了些笑容,再喘了口气,费力着,说着,
“……这钱不多,你初中三年用得话,可能还稍微差一些。”
收回了手,老人再喘了口气,才继续说了下去,
“……你把这钱拿回去,给你爸妈讲,你初中三年用得钱,老师出了。跟他们说,这是给你读书的钱,别得时候,一分都不许动,不然老师就亲自去找他们说说!”
说了句,老人再喘了几口气。
“……老师。”
重生影後:靳少,吻安!
小女孩伸着两只手,手里攥着那叠钱,眼眶再红了起来,唤了声后,眼泪再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莫哭,莫哭了……”
九天劍聖 諸葛小花
老人再抬起手,颤巍巍着,轻轻擦拭了下小女孩脸上带着的泪水。
“……嗯。”
小女孩抿着嘴,再重重点了点头。
“……以后好好念书,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努力念书……这是你能从这儿走出去,想到外边去,唯一的路子。”
老人缓缓转过了头,看向了后院门通向着的屋外,再缓缓转回头,看着小女孩说道。
“……我知道了,老师,我一定好好念书,一定努力念书!”
小女孩先是重重点了点头,紧紧攥着那叠钱,应着,
紧随着,看着老人,看着老人满是褶皱,皮肤已经松垮的脸上,小女孩眼底流露出一些疑惑,
“……老师,你的脸上,有些变乌了,就像是之前老师您脖子上的一样……”
先是有些疑惑着说着,紧随着,小女孩有些变得慌张起来,
“……老师,老师,您没事儿,您没事儿吧……我们去医院,去医院吧……”
老人脸上,也有了之前脖子上的淤乌。
“……没事儿,没事儿……咳……”
老人笑着,对着小女孩出声说着,又止不住咳了声,
紧跟着,又生生止住了,
“……小雅,好了,你也回去。”
絕代商驕 山裏的狐貍
转过头,老人再脸上露出些笑容,对着小女孩说道,
“……老师,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無敵寶媽:boss我廢了你 尤心言
小女孩犹豫着,再出声说道。
“……不用,老师没事儿,没事儿……不用去医院了……你快回去,赶紧回去吧。”
老人脸上笑着,对着小女孩再说道。
“……那老师,我先回去了……荀老师,再见。”
“……再见,再见……”
小女孩犹豫着,挪着步子,踌躇着,一步三回头般,朝着后院外离开。
老人还蹲在原地,笑呵呵着看着小女孩,看着自己的女生,对着不时回过头来的女孩笑着,直到女孩走出了后院,走出了屋子,渐渐走远,老人才转回了头。
……
转回头,老人望了望旁边还没擦拭的黑板,再转过头,望了望空荡荡的后院里,摆着的一张张书桌。
再转回头,老人先是伸出手,将手撑在膝盖上,想站起来,
只是腿颤巍巍着,手也颤抖着,刚起身一半,老人又不禁重新软倒了下去,险些栽倒在地上,
又再望了望,老人伸出手,扶住了旁边张课桌。
伸出手,撑着,手颤巍巍着,老人试图再站起身,
“……咳咳……咳咳咳……”
刚起身一半,腰还佝偻着,老人猛烈咳嗽起来,一些细小的烂肉混杂着些血沫脓水被溅在了泥地上,
老人脸上有些异常的发红,止不住的咳嗽,脚下再踉跄了下,就要再往后倒下去,
这时候,旁边一只手轻轻扶了下老人,老人便重新站稳了脚。
明天下 孑與2
“……谢谢了,小伙子。”
老人缓缓转过了头,看到了廉歌,感激着,朝着廉歌道了声谢,
收回了扶住老人的手,看了眼老人,廉歌先是微微摇了摇头,再转过了目光,看向了旁侧,
“老先生,你的时间已经到了。已经有人在等你。”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老人闻声,手颤巍巍着,撑在张课桌上,沉默下来,
又再转过头,浑浊的眼底带着些哀求,看着廉歌,
“……小伙子,能不能让我再等等……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能不能让我再等等,再看看……”
哀求着,老人看着廉歌说着。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再转回了目光,
“老先生,你已经死了。现在只是靠一股执念撑着,即便我让你再强留一段时间,越往后,你也会越痛苦。”
老人闻言,再沉默了下来,缓缓抬起发颤着的手,轻轻摸了摸脸上,脖子上的一块块淤乌。
那是一块块尸斑。
“……求小伙子您让我再等等,我想再等等……”
芒果城 蓮燦
老人缓缓放了下手,还是对着廉歌哀求道。
廉歌再看了眼老人,驱使着法力,抬起手朝着老人再一挥,
“这能让老先生你再强留半日。”
異腦人生 孟不空
说了句,廉歌收回了手。
“……谢谢,谢谢……”
道着谢,老人目光渐渐有些恍惚。
廉歌再看了眼老人,没再多说什么,收回目光,挪开了脚,往着后院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