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p7h精彩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八十二.注視熱推-58ji1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街道上的怪异们纷纷停滞,诡异的站在街上抬头向上望去,仿佛震颤来源于天空。
二十四小時
掀开车帘见到这一幕,陆离若有所悟的抬起头——天空倒映的颠倒城的建筑悄然爬上藤蔓般的裂痕,而地面上的建筑安然无恙。
两座城市正在产生区别。
“时间真的准么。”陆离再次确认。
“当、当然!我是听着教堂钟声校对的。”感到不安的约克回答。
可能是时间不准,也可能是提前了。无论如何……他们迟了。
安娜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催促马匹:“加快速度,我们得立刻离开这里。”
蜈蚣怪异发出一声嘶叫回应,倏然加快了几倍速度,在街道横冲直撞。
瘋魔
安娜忽略了它不是真正的马匹,骤然加速让马车像暴风雨里的帆船上下颠簸,车厢里猝不及防的众人挤作一团。更糟的还在后面,脆弱的木结构车厢难以抵挡蹂躏,车轮率先在一次颠簸中散落,车厢倒向一边,金属铆钉在青石板路挂出一片火星。
幸存者们挤在狭小的车厢的边缘,痛呼掩盖在刮过露面的摩擦声中。只护住陆离的安娜当机立断,抱起陆离飞出车厢,落在蜈蚣怪异背上。
咔嚓——
另一只车轮飞出,一声微不足道的断裂细响,车厢与蜈蚣怪异之间的连接断开。
不过在车厢被甩在脑后之前,安娜的无形之手将车厢里的幸存者们抓出,拉回身边,将他们紧紧按在蜈蚣怪异的背部。
他们最轻的伤势也是鼻青脸肿,约克额头被车厢边缘化出一道口子,老夫妇中的丈夫可怜的因颠簸拗断一只手臂。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们飞翔般的速度,也许只要三四分钟,他们就能赶到五点钟街区。
安娜不再掩盖,晦涩气息肆意扩散着,警告想要袭击他们的宵小。
陆离仍抬着头,在蜈蚣怪异背上紧紧凝视着头顶。
颠倒城像是被砸开的玻璃遍布裂缝,建筑,街道上,裂隙越来越大,从毒蛇变为蔓藤,又从蔓藤变为蟒蛇,其后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漆黑,幽深中仿佛有什么在涌动。
“时间是对的!”
耳边呼啸的风声里忽然响起约克的大叫。他眯着伤口下的左眼,指向艾伦王城地标建筑之一,圣卡徒教堂大座钟。
比座钟还大几十倍的座钟上的时间清晰指向5:45。
只是没人回应他,所有幸存者都在不安与祷告中等待结果。
而陆离也被颠倒城正在发生的恐怖一幕吸引全部注意。
裂隙深处涌动的存在终于浮现——枯爪,难以计数,无处不在的枯爪从裂隙下涌现,婉如连绵绽放的珊瑚。
一只臃肿,半个房屋高大的怪异被枯爪纠缠,撕扯。它的一切挣扎和攻击都是无力的,仿佛正被饥饿的人们撕碎的面包。而下方街道,呈现的是一道肥胖的身影僵在原地,肥肉间的小眼睛挤满惊恐,无形存在正一块一块撕扯下它的血肉。
这样的一幕再每一条街道上演,颠倒城里的裂隙纠缠住街道上的怪异,下方街道陷入同样的混乱。
重生棄少歸來
它们就像几小时前的人类,无法抵挡枯爪的侵袭。即使是安娜也要谨慎对待的强大存在在枯爪中也如同小动物般脆弱和无力。
“安娜,控制马的方向。”陆离忽然说道,望着头顶飞快冲像一片裂痕的蜈蚣:“向左一米。”
安娜用简单直接的方式操控无形之手摆动蜈蚣头颅,方向改变,点到城里的蜈蚣
从一处挥舞着枯爪的的珊瑚群旁呼啸爬过。
“向右半米;紧贴左侧;避开两边;绕过那两道人影。”
一道道平静话语让街道上急速爬行的蜈蚣避开枯爪肆虐之处,只是忽然,陆离陷入沉默。
“怎么了?”安娜关切的问。
“前面没路了。”
陆离的视线从颠倒城中脱离,望向前面:一道无法被观察到的裂隙横亘在前方。
安娜紧抿起嘴唇,气息完全释放,七八只无形之手拽起蜈蚣,将它抬上房屋屋顶,翻越至另一条街区。
黑道寶貝很勾人 經年蕭索
刚刚落下,建筑倒塌声从身后传来。
依靠安娜避过劫难的陆离再次抬头上望,前路笔直,前面就是五点钟街区。
轰隆隆——
身后隐约传来海啸般的巨响,陆离回头,看到天空坍塌了。
枯爪如瀑布般从颠倒城中心落下,就像湖泊泛起的涟漪,数以亿万的枯爪从王宫奔涌,向周围席卷而来。
皇上是匹狼:娘子被逮捕了
漏下的枯爪隐约形成一道轮廓的半身,而溅落的涟漪越来越近,几乎每一秒就会吞噬一条街区。
魔女的血色遊戲
五点钟街区上飞奔的蜈蚣离远处敞开的冲门仅有剩下不到两百米,但雷鸣般的巨响已经
涌来,将他们的身形彻底淹没。
……
矗立在王城,擎天巨人般宏伟,无数枯爪组成的丑陋半身轮廓朝天空狰狞怒吼。
“神从来不是美丽的。”
几里外一处山丘上,一名牧师悲伤地低语。
“只有那些想要侵袭我们的存在,为了蛊惑,引诱我们,变成我们的模样……”
这不是他所信仰的神祗,但他能感同身受到祂的痛苦,祂的无力。
“老师,我不懂祂在对谁愤怒。”一旁的年轻人带着疑问。
话音落下时,王城上空的厚厚云翳忽然渐渐散开,美丽浩瀚的星辰显露在深空。
誰的青春不瘋狂 lichongxue
男人法則 獨醉雅
只是那绝非占星师所熟知的任何一片星空,它充满陌生与难掩压迫,而且像是萤火虫群,向彼此汇聚,似乎要形成一个图案。
“不要看!”
牧师恐惧地垂下头,伸手去遮挡弟子的眼睛,可他还是慢了一步。年轻人的眼瞳倒映着另一只由浩瀚星河组成的眼珠,然后渐渐浑浊,模糊——
年轻人的身躯开始融化,眼珠像粘液从空荡眼眶里流淌,他发出的痛苦惨叫因为声带的融化变成含糊的呜咽。
不死君王 楓椛樰枂
牧师垂着头颅,向后退却,双肩颤抖着,不忍看学生凄惨的模样。
城池里的狰狞巨人已经不再发出咆哮,一阵微风吹过整片平原,王城里的巨人如灰烬随风消散,还有这片平原上四处响起的惨叫声。
牧师悲鸣着跌倒在地,捂脸痛苦。
“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