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163好看的都市小说 從契約精靈開始 起點-第592章 鴉的法則之證!鴉的冠位之路!鴉的一條龍起飛!(二合一)閲讀-wm869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轰~!
冠位级的丧钟告死鸟,远超苏皓曾经见过的一只。
它甚至没将呆鸦瞧在眼里,只是双翅一挥,一圈黑色的波纹便缓缓荡开。
这是以顶级绝招‘死亡波纹’为基础,开发出来的杀招。
带着浓郁的死意。
丧钟告死鸟的额前,也浮现出一个黑色的法则之证。
不是暗系,而是……
死亡!
呆鸦斩出大日一剑,剑意如烈日煌煌,照耀四面八方,却在下一刻,黯淡下来,与黑色波纹碰撞的剑芒,就像一簇小火苗,毫无挣扎余力地熄灭。
鸦也被这道波纹扫飞,浑身金灿灿的羽毛变得灰暗破败,一头栽在地上。
同时被扫飞的,
还有唤潮泉灵,地狱战马,沙暴巨雕等几只君主。
只一击,就让君主们重创,毫无反抗之力。
这就是冠位!
只有冠位才能对付冠位!
周卫平等天王面露苦涩,旋即又变得坚定。
佛頌
“老周,你配合我!”
精壮的天王说,“就在刚刚,部落发起新一轮攻势,这一次,部落直接分散兵力强袭四城。”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我们没有支援?”
“谁知道,或许撑住一会儿就有人来支援,又或许……总之,上了!”
精壮汉子坐在一只雷鸣鹿身上,望着朝自己飞近的丧钟告死鸟,毫无惧意。
他这是真身,不是伪装的分身。
在没有冠位精灵干扰的情况下,些许幻术伪装,无法瞒过敌人的冠位。
那就,
以真身为饵好了。
可能是一秒,可能是半秒,可能更短,丧钟告死鸟灰黑色的身躯,就在精壮汉子眼中不断放大,它的眼瞳漆黑,像漩涡一样慑人心魄。
身下的雷鸣鹿,只一眼,就不能动弹。
滋啦——
一道道雷弧出现,飞速蔓延开来,形成一道雷之阵纹。
三道身影闪身出现在告死鸟飞行的轨迹上。
蛙脸、类人身躯。
这是君主精灵踏浪蛙将,一共三只,它们伸出手,刀刃横放,水蓝色光辉弥散开,以三角之势在顷刻间形成一座水之牢笼,将丧钟告死鸟锁在其内。
这一瞬,
天穹上雷芒炸现,紫电之翼从空中飞落,它的额前,紫色的雷电法则之证浮现,两侧,两只闪电豹猫踏空,将全身的雷霆能量尽数输送到紫电之翼身上。
水牢三合一。
雷霆三合一。
紫色电光绽放到极致,紫电之翼双翼合拢,宛如一枚陨石,带着同归于尽之势,朝丧钟告死鸟轰落。
紧接着便是刺目的紫光爆发,雷与水结合,将一切能量都锁在其内,只有一道璀璨光柱冲天。
“成功了吗?”
被余波掀飞的精壮汉子爬起,望着远处,渐渐消散的蓝紫之芒。
这一次,不是他不想继续补刀,实在是没有这个余力。
紫电之翼一样被掀飞,受了轻伤。
三只踏浪蛙将是水系,哪怕爆炸的核心锁在水牢内,它们也受了重创,已经倒地不起。
一抹阴影自雷芒中走出。
灰黑色的羽毛,一缕缕死亡之气萦绕,像一层甲壳,更外部,笼罩着、缠绕着的蓝紫之芒一经靠近,就消弭在黑色的死亡之气中。
丧钟告死鸟,无损!
“唳——”
一束蓝紫光辉迸发,紫电之翼近乎瞬移一般从远处飞射而来,周身萦绕着的雷芒在沸腾,领域浮现而出,剧烈的颤动着,耀眼光华冲天,好似下一刻就要自……
哗啦——
死亡之气如一缕缕黑烟,缠上紫电之翼的身躯。
游走的一道道雷弧化作点点光粒消散。
耀眼的领域黯淡下来,一同黯淡下来的,还有紫电之翼一身漂亮的羽毛,它就像一个破布袋一样被甩飞,挣扎着,却无力再爬起来。
精壮汉子、周卫平等人,真的是绝望了。
他们已经打出最完美的配合。
紫电之翼更是队伍中,唯一一只法则君主。
可却连自爆领域都做不到。
还有谁能阻挡丧钟告死鸟。
哦,队伍中,还有一只不弱于紫电之翼的领域君主‘火神鸦’。
可火神鸦太冲动,直接朝部落冠位扑去,第一回合就被干掉,让他们想配合都没办法。
‘可配合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最强的一击,都伤不到丧钟告死鸟一根羽毛,就是火神鸦没有冲动,能完美配合刚才一击,最多也是……斩破丧钟告死鸟的护体黑气罢了。’
周卫平绝望。
但并非就此认命,他双目充血地盯向一侧,做困兽之斗的部落君主。
冠位想杀他们的君主精灵,也要费点力气。
既然如此,
宰上一只部落君主,就不亏本!
几只精灵带上他们几名御灵使散开,拖延时间。
其它精灵,朝部落君主们扑去。
“哑~”
一抹金色火光比它们速度更快。
它挡在海潮蛙王面前,黯淡破败的羽毛,再次绽放出明亮光辉,羽翼上的符文勾勒化作剑形,朝追来的丧钟告死鸟斩落。
是……苏皓的火神鸦!
周卫平瞪大眼睛,想开口说什么,剑芒就已经斩落,死亡波纹也一圈圈地袭来。
这一次,
火神鸦却没有被轰飞。
它第一剑斩落,如有一轮大日升起,投向深渊,哪怕下一瞬大日就仿佛被吞噬一样的暗下,它亦立刻斩出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
双翼化剑,刷刷刷地不断斩击。
五道剑芒,斩破一条死亡波纹。
十道剑芒,轰开第二条死亡波纹。
一百道剑芒……
羽毛在燃烧,筋骨在燃烧,精神在燃烧,灵魂在燃烧……
鸦怒吼着,挥击着,以君主之躯撼击冠位。
深渊被大日剑芒斩开,丧钟告死鸟错愕地,身躯飞退。
一黑鸟、一金鸟,隔着数百米对视。
丧钟告死鸟周围,浓郁的死亡之息弥散,大地变得破败,能量轰击残留下来的结晶体化作灰烬消散,天空亦是聚拢来大片大片的乌云,压抑、死寂,望不见尽头。
哪怕是其它君主精灵的交锋,能量余波在逸散至丧钟告死鸟周遭时,也悄无声息地湮灭。
只有火神鸦,金焰在灰败之地犹如曙光。
它没有退,没有纠缠的想法,又一次挥剑扑上。
剑芒愈发璀璨耀眼,哪怕死亡的气息侵染身躯,羽毛黯淡,也会在下一刻,重新绽放光辉。
这强横到极致,好似无穷无尽的生命力,看在丧钟告死鸟漆黑的眼瞳里,都感到心惊。
旋即便是愤怒。
它竟然,和一只君主精灵的交锋中,被压了气势?
还让这火鸦不知死活地冲上来挑衅?
要是让其它冠位知道了,不得笑死它,区区一只君主……!
平地掀起一阵飓风,黑色的风。
冰冷地,要冻结灵魂。
丧钟告死鸟张开嘴巴,发出阵阵尖啸音浪,如丧钟钟声一样传荡开,带来的,是死亡。
数千米外,
交战中的联盟、部落精灵均是一颤,仿佛灵魂被斩了一刀,刺痛无比,整个身躯变得虚弱,近乎要晕厥。
呆鸦已经斩断灵魂的枷锁,整一道灵魂无比耀眼,意识海中,一道道剑芒如同士兵排列,守护着核心。
但即便如此,耀眼的灵魂之光依然黯淡许多。
它依靠坚不可摧的意志力,剑芒依然冲霄,好似要将漫天的乌云刺破。
锵!
鸦身影分化数道,闪开正面的黑色飓风,立于五个位置,剑芒交织。
勾勒出一个金色的五角星!
鸦的身影出现在丧钟告死鸟的正面,最后一剑朝它正面刺去。
剑芒、旋转的黑烟触碰、相互抵消湮灭。
剑芒湮灭的速度远远快过黑烟,但依然给呆鸦最后一剑,创造了机会。
逍遙在電影世界
一瞬的机会。
并不明亮的一剑穿透萦绕在丧钟告死鸟周身的死亡之气,径直向前。
“当——”
斩灭剑停住了,停在距离告死鸟只有一寸的位置,剑尖之芒近乎刺破黑羽,但……
却被丧钟告死鸟宛如枯枝一样的爪子,死死拽住。
金焰熄灭,锐利的斩之法则,只在爪子上留下道道划痕。
噗嗤——
另一只枯爪刺穿呆鸦的金焰,刺穿坚硬如刀的羽翼,径直没入。
灰败的死亡之气再也无法遏制地蔓延开,只瞬息,鸦如烈火旺盛的生命力,就变得像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丧钟告死鸟一抖,就把呆鸦远远丢出去,不再看一眼。
它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哪怕火神鸦的御灵使将其唤回,也救不了这只鸦,死亡之力会将其带走,它说的!
火神鸦倒下,几位天王眼瞳中出现的希冀之光,又迅速黯淡下去。
给予一点点希望,再掐碎,让人更感绝望。
丧钟告死鸟看都不看那些被围攻的君主精灵,继续追猎周卫平等天王。
道道死亡之力如鞭子挥出,它像个猎人,周卫平等天王,是走到末路的猎物,他们身体外的守护屏障已经份外黯淡,好似下一刻就要破碎开来。
忽地,
丧钟告死鸟顿住,扭头望向某处,眼瞳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愕。
那儿,
一只胸膛被撕裂,浑身羽毛灰败凋零,已然奄奄一息的火神鸦,又挣扎着爬起来。
它的目光如剑,没有一点点畏惧,没有一点点退缩,只是直勾勾盯着丧钟告死鸟,让告死鸟头皮发麻。
这只是一只君主!明明只是一只君主!
丧钟告死鸟又惊又怒,心中竟还冒出预警,来自眼前这只火神鸦。
一只受重创的火神鸦,还能对自己有威胁?
它权衡,还是选择,先让这只邪门的火神鸦彻底灰飞。
这个时候,
由于追猎周卫平等天王,它离火神鸦已经很远。
仙錄帝憶
超級環境改造儀
丧钟告死鸟挥出一道死亡波纹,罩向最近的两名人类,就转身,展翅而飞。
远处的火神鸦已经挣扎着站起来,胸膛的创口处,腾起金色火焰,渐渐蔓延开。
丧钟告死鸟继续飞,还有三千米。
火神鸦浑身上下都笼罩在金色火焰中,火焰温暖,不论伤口还是灰败凋零的羽毛,都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浴火!涅槃!
命運與金杯
丧钟告死鸟还在飞,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它还有一千五百米。
火神鸦羽毛重新绽放出璀璨光辉,一道道光晕弥散开,剑鸣声阵阵,领域的增幅力量化作外衣,紧贴在它身上。
这个时候,
丧钟告死鸟还有五百米,它冒出的杀意笼罩整个天地,张口发出尖锐的丧钟之音,大地一寸一寸地崩裂开来,乌云压得更低,好似整个天都要塌下。
“哑——”
大日煌煌,呆鸦的额上,如‘\’模样的斩之法则印记,迅速蔓延开,形成一个新的、玄奥的,欲要斩开天地的法则之证。
斩·法则之证!
它气势再涨,烈烈金芒一圈圈往外扩散,不屈的剑意冲霄,这一次,竟将漫天乌云都给刺开些许。
一缕光芒透射而来,如绝境中,终于出现的一缕曙光。
“哑——”
迎着丧钟之音,鸦飞身而上,双剑挥舞,如一轮大日横贯天地。
大日斩灭剑!
锵——
一剑斩在丧钟告死鸟如枯木一样的利爪上,撞出金铁之鸣。
鸦身影掠过,于半空一个不精灵的折返,双剑合璧化作煌煌剑芒斩出。
它的速度,
它的力量,
它的火焰,
它的斩之法则,
它的心在燃烧,它的血在沸腾,
“哑——”
当当当当当——
丧钟告死鸟伫立在原地,它周身,一道道黑色丝线旋转、弹射,罩向刺目金光。
金色光团如光一样飞梭,斩出道道璀璨剑芒。
哪怕,
它时不时就被黑线划中,
哪怕,
它的攻势依然难以对丧钟告死鸟产生致命威胁,
哪怕,
有很多哪怕,但火神鸦确确实实凭一己之力,硬抗冠位精灵,不落下风!
它是最强的鸦!
它是不败的鸦!
呆鸦呐喊着,挥舞着,不知疲倦,不顾伤势,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
在某一刻,
它的脑海中,它的身体内,它的灵魂深处,俱有某一种东西,咔地,破碎开来。
一股力量悄然滋生,它的身躯,它的灵魂,开始了蜕变。
……
“叮!您的精灵火神鸦于战斗中,获得斩之法则之证。”
“叮!您的精灵火神鸦达到君主极限,冠位之路可……”
“叮!您的精灵同冠位生死搏杀三分钟不败,完成冠位之路,开始蜕变。”
“叮!……”
苏皓:你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