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clv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零七十五章等!繼續等!推薦-8phge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刘瑾听到此言。
眼中仿若有一道亮光闪过。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藍鳶
可是这兴奋激动的神情,也只是转瞬即逝,很快就没了影踪。
刘瑾心中明白,自己若是按着殿下旨意去执行的话。
且不言何事这差事才算完事,就说这趟差事,若真是尽心尽责的话,那少不了就要在高丽各地奔波,如此天寒地冻的时节,流连于高丽各处,这不是苦差是什么。
想到这里的刘瑾,心有不甘的他,还想将谷大用也一并拉上,所以偷瞄了一眼朱厚照的他,试探着问询道:
“启禀殿下,那高丽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奴婢听那些东宫讲师翻阅典籍时说,高丽那地方多山少平原,道路还不通畅,奴婢担心,届时奴婢忙碌不过来,耽误了殿下的大事。
要不?您看看,是不是把谷大用叫上,让他和奴婢同行,这般一来的话,速度没准还会快上许多。”
刘瑾一脸小心,目光更是不敢离开朱厚照左右,在说出这番话语的同时,更是做好了随时停下并改换说辞的准备,可是直到他将话语说完,对面的朱厚照依旧没有动怒的神色。
刘瑾见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稍稍一松,最起码眼下来看的话,这件事情,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嘛。
就当刘瑾一脸期颐,目不转睛等待着朱厚照的答复之时。
坐于椅上的朱厚照,听闻到刘瑾的这番话语之后,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一边端起桌几上的香茗,一边随意的说道:
“谷大用啊,他去不了!”
嗯?
刘瑾听到这般答复,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目光更是紧紧盯着面前的朱厚照,等待着他的下文。
毕竟一句去不了根本解不了刘瑾心中的疑惑,是因为不被信任去不了,还是因为舍不得去不了,这两者的区别可是大相径庭,而就当刘瑾眼巴巴的望着朱厚照,等待着他的后续话语时,这边轻呡了一口香茗的朱厚照,也继续说道:
“他啊!前阵子被本宫杖责了五十下!现在伤势还没好,此时他要是在远赴高丽的话,几乎与要他小命无异!”
刘瑾听到这个缘由,顿时瞪大了眼睛,原本忐忑的心情消散皆无不说,更是被朱厚照方才所言的话语,震呆在了当场。
要知道这段时间因为他并未往来天津卫的缘故,所以对于谷大用受到杖责的事情,刘瑾也并未听到风声,此刻听到这个消息,刘瑾震惊之余,心中也忍不住开始胡乱思索起来。
毕竟这谷大用,在平日里可是很稳当的一个人,尤其是在侍奉太子殿下这件事情上面,更是颇为用心,但越是这般,刘瑾就越发好奇,这谷大用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居然能惹得太子殿下龙颜大怒,直接给他五十大板呢?
思来想去没猜出其间缘由的刘瑾,心中想去见见谷大用的冲动,也开始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朱厚照说完谷大用的事情之后,看着堂下低头不语的刘瑾,见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后,微皱眉头的同时,出言问询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刘瑾听到朱厚照的话语声,神情顿时一紧,惶然抬起头的他,更是赶紧躬身拱手答道:
“禀告殿下,敢问奴婢何时动身?”
“等东宫讲师启程的时候,你和他们一道过去就是,路上正好也有个照应,再说本宫也不差那么几天了。
另外到了高丽之后,在那魏国公的手下,有东厂的一部分番役在那里,到时候你拿着本宫的旨意,直接调遣他们就是。”
刘瑾听到朱厚照话语结束,赶紧躬身行礼。
“奴婢遵旨!”
朱厚照轻轻的点了点头,思索了片刻之后,确认再无其他需要嘱咐的事情后,对着刘瑾挥了挥手,接着开口说道:
“行了,暂且就这般了,退下吧!”
“奴婢告辞!”
我就是超級偶像 西門666
爵少的烙痕 聖妖
刘瑾卑躬屈膝,倒退着走出了厅堂,接着就朝着一旁谷大用所在的小厢房行去。
可是等他到了近前之后,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房舍,刘瑾进屋瞅了一下,不像是很长时间没住人的模样,就当他以为这谷大用被打的极重,已经被安置到他处的时候,正巧外面有一个小太监路过。
刘瑾见状,自是出去将其招呼了过来,此时的刘瑾,已经不复在太子殿下面前那般小心谨慎的模样,双手插进袖口的他,更是维扬脖颈,一脸傲然神态,对着面前卑躬屈膝的小太监冷声问询道:
“谷公公呢?咱家怎么没看到他啊?”
小太监听到刘瑾的问询,赶紧躬身答复道:
“禀告刘公公,殿下刚才差人将谷公公召唤走了,奴婢看到谷公公从殿下的厅堂出来之后,就朝着府邸外面行去了。”
刘瑾听到这个小太监的话语,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满面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小太监,出言反问道:
“咱家方才听殿下所言,那谷公公不是挨了五十杖责吗?这么快就好了?”
小太监身形又弯了许多,在刘瑾的话音刚落之后,就赶紧回答道:
“禀告刘公公,奴婢方才看到谷公公的时候,他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想来应该是还没好吧?只不过是能下床走动了而已,毕竟是五十杖责呢,换了旁人,没准丢了性命都有可能。”
冷宮皇後 貓小貓
刘瑾听闻此言,到是认可的点了点头,不过一听到谷大用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后,刘瑾的脸上,又有笑意浮现起来,继续追问道:
“他去哪了,你可知道?”
小太监神情顿时变得惶恐起来,躬身答道:
“禀告刘公公,奴婢能知道这些也只是碰巧看到,至于谷公公去了哪里,奴婢怎敢上前打探这些事情啊!”
刘瑾听到这般答复,顿时露出了一个无趣的神情,要知道难得见到谷大用受罚的时候,此等时刻不上前调侃一番,等下次再寻到这般机会,就不知道该是何年何月了。
另外刘瑾之所以出来就找谷大用,除了调侃这个缘由之外,还打算上前打探一番,问问他到底是因何受罚,好让自己以后碰到类似事情的时候,能有个前车之鉴。
可是哪曾想到,自己还是来往了一步,一脸惋惜之色的刘瑾,在叹息了一口之后,双手插袖的他,晃晃荡荡的转身朝着府邸大门走去。
……
天津卫城中。
一处偏僻的院落之中。
正有十多个身形魁梧的大汉,在院中拿着石锁等物,活动着身体。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李士实等人联合在一起的石报奇等人。
自从那日双方决定联合之后,石报奇等人就被李士实的手下从客栈接出,接着安置到了这处院落之中。
为了避免被旁人认出他们女真族人的身份,所以石报奇等人,自从到了这处院落之后,根本就未曾离开过院门,每日的饭食等物,都有李士实那边的手下送过来,有酒有肉不说,更是天天换着花样给他们送来吃食。
但就是这般,石报奇等人在过了两天的悠闲日子后,心情就开始变得越发烦躁起来,毕竟他们此来,身负血海深仇,所作所为是为了给自己那些族人报仇雪恨来了。
真若是想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话,躲在关外的深山之中,照样可以做到,而且若是寻到那猴儿酒的话,更是人间美味。
所以在舒坦了两三日后,有些待不住的石报奇,趁着对方前来送饭的功夫,直接告知对方,说自己有事想要见孙兄,让他代为通传一下。
对于石报奇的话语,这名手下自是点头应允,回去之后就将石报奇想要见面的意思呈递了上去。
听闻到这个消息的李士实,也是一脸无奈,对于石报奇的想法,他多少可以猜到个大概,但眼下这般局面,就是慢慢等待机会的时候,若是想要一劳永逸的话,太子这边必须要稍稍晚于弘治皇上那边,唯有如此才会一击制敌,全部解决。
否则一旦太子这边先出事的话,弘治皇上那边必然会心生警觉,届时肯定会有一波雷霆手段到来,那时的自己暴露与否暂且不言,关键是不能将弘治和朱厚照同时刺杀的话,那自己家王爷起事之时所要面对的局面,根本就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所以若想大事可成,就必须按着之前定好的计划,一步步的执行下去,直到最后收获硕果。
打定这般念头的李士实,又开始犯起难来,在他的眼中,这石猛等人,本就属于异族蛮夷,如今也只是虚以为蛇而已,自己那最终的计划,肯定不能全部如实告知他们。
否则到时候一旦泄密,自己之前所做的诸般筹备,全部都将土崩瓦解。
可是天津卫这边一直没有丝毫动静,也有点说不过去,想到这里的李士实,大脑更是飞转起来,心中快速思索,眼下这般事情该如何解决。
閃婚新娘:此恨綿綿無絕期 笑巫婆
半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看到饭点又要到来的李士实,长叹一声之后,招呼手下,动身朝着那处院落行去。
之前为了有个照应,所以双方的院落本就没有相隔多远,只不过石报奇等人一直毫不知情罢了,所以这边的李士实坐上马车之后,根本没用多长时间,就到达了石报奇他们所在的门口。
李士实交代手下在外面安排好盯梢之人后,上前敲响了院门。
咚咚咚!
没消片刻。
院落里面传来的脚步走动的声音,接着一道呼喊声响起。
“谁啊?”
李士实听到脚步声已经走到院门处后,方才开口答道:
二次元日常物語
“是我!孙……”
李士实的话语还未待说完,紧闭的院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来,接着石报奇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门的门口,当他看到对面站立的李士实后,顿时一脸喜色,开口惊呼道:
“孙兄,你可来了!”
李士实见到石报奇这般急切的模样,片语未发,直接抬脚朝着院落里面行去。
而伴随着李士实的进入,院落之中的一众女真族人,顿时全部朝着李士实望来,至于跟在一旁的石报奇,更是自关好院门之后,就在旁边喋喋不休的问询道:
“孙兄,到底什么时间动手啊,这般干等下去,得什么时候才是头啊!兄弟们都有些待不住了,再这般下去,大仇未得报,先得把我们憋死到这里了!”
李士实听到石报奇这般言语,眉头顿时一皱,朝着一旁的石报奇看了一眼,厉声说道:
“还憋死在这里!你憋死一个给我看看!这般等待都承受不了,又能成什么大事?
你以为就你们着急吗?我们就不着急吗?你们要是想逞匹夫之勇,单纯的只是为了让心里无愧,早日圆你们那为族人报仇的念想,那你们随时都可以动手。
毕竟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太子住在哪里你们也都清楚,拿着把刀就往太子所住的地方冲呗!当然,你们若是真那般行动的话,估计还没走到府邸门口,就得被对方的弓箭手直接射杀在了当场。
不过这么一弄的话,你们到也算是完成了对族人的许诺,履行了帮他们报仇的行动,虽然实际上是像个傻子一下,傻乎乎的冲锋上去,白白给人家送了人头。”
李士实厉声说完这句话语,看到对面的石报奇脸色有些变化之后,声音没有丝毫放缓的架势,继续厉声喝道:
“你们若是真这般做的话,明显就是应了那句亲者痛仇者快的古话。
大仇未报之前,谁也不能死!若是死了的话,你们建州女真的仇,还有谁能替你们来报?指望着别人吗?连自己都将这般血海深仇视为儿戏一般,你们还指望别人认真,是你们傻?还是你们太天真?”
石报奇听到李士实这番话语,脸色变得煞白之余,之前遍布于脸上的急躁焦急模样,更是消散皆无。
李士实厉声说完这些之后,稍稍停滞了几息的时间,接着声音放缓,轻声说道:
“现在这般情况,对我们没有丝毫益处,事情成功的概率更是几近与无,也就是说吾等现在若是动手的话,几乎与送死无异。”
你们若是真心实意,确确实实想为你们那些族人报仇的话,那就听为兄的话,等!继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