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七百零九章 虛張聲勢鑒賞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李骁忙着向亚历山大公爵说明情况并且要钱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犹太人会那么小心眼,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儿屁大的事情就要找他的麻烦。
当然没有想到犹太人太小心眼是托词,客观的说他主要还是没怎么把犹太人或者罗斯柴尔德家族放在眼里。可能这个家族非常有钱,对奥地利和普鲁士甚至是英国和法国有广泛影响力。但那又如何?他觉得只要犹太人脑子里没有缺根筋就不会主动来找他的麻烦。
问题是犹太人虽然脑子里不缺东西,但这回的事情远远没有李骁估计得那么简单。罗斯柴尔德家族之所以打威廉一世的主意,除了霍亨索伦家族在欧洲皇室当中算对犹太比较好的皇族之外,主要还是看到了这次大革命的机遇。
这次大革命对太多人来说都是机会了,更何况罗斯柴尔德家族本来就是因为上一次大革命爆发才发家致富的,一场波及整个邮政局欧的革命能造就什么他们非常清楚。
上一次大革命他们能够发家致富走上巅峰之路,这一次如果把握好机会说不定能更上一层楼呢!
如果能够将霍亨索伦家族绑在自家的战车上,那罗斯柴尔德家族可以说基本就掌控了整个德意志的经济命脉了,这种诱惑实在太大。所以其实罗斯柴尔德家族对这次借款是非常重视的,是重点叮嘱了本杰明,让他务必完成任务。
本杰明本来是可以完成任务的,但谁让李骁横插了一杠子将事情全部搅和了,本杰明那边自然是压力山大他很清楚如果搞砸了会是什么结果。
不光是他连带着他的家庭都得一起倒霉,虽然他吩咐盖尔森去打探李骁的情报,其实并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想办法解决李骁这个麻烦。
因为在他看来想要挽回一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李骁没办法借钱给威廉一世,或者干脆点直接让李骁从人间消失,自然是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千万别小看了犹太人的阴狠,虽然从后世的角度看他们挺可怜的,二战被小胡子整得差点族灭,但这些家伙真心不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看看《威尼斯商人》,那虽然是小说,但艺术虽然高于生活可毕竟是脱胎于生活。生活中的犹太人经历过太多社会黑海,一个个其实也是老阴逼,把他们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你看看后世以色列的犹太人们,对周围的邻居有多狠,实在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所以千万别随便同情人,因为有句老话叫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情况都打探清楚了?”
本杰明一听说盖尔森打探到了消息就有点迫不及待了,因为雅姆斯.罗斯柴尔德真心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主人,规定时间内没完成任务很可能你就没有下一次了,他急切地吩咐道:
“说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
盖尔森因为并不完全明白里面的内情和事情的严重性,对于本杰明的急切有点鄙视,觉得这货格局太小成不了什么大事。
“此人名叫彼得.米哈伊洛维奇.罗曼诺夫,似乎是个伯爵,据说是俄国某位大人物的私人代表。任务是前来同威廉亲王联络感情……”
听着盖尔森带来的情报本杰明皱起了眉头,倒不是觉得李骁的假身份有些棘手,而是觉得这些情报太模糊了,什么叫似乎是个伯爵,什么又叫是某位大人物的私人代表,这位大人物究竟是谁啊!
“只有这些吗?”他很不高兴地问道。
当然不止这些,盖尔森或者说萨穆埃尔主动掩盖了一部分关键信息,比如通过收买威廉一世郊外别墅的仆人他们大体知道了李骁背后是亚历山大公爵。对于亚历山大公爵的能量盖尔森父子一清二楚,他们觉得如果让本杰明知道了某人背后是亚历山大公爵,某人恐怕直接就尿了不敢报复了。
这可不是盖尔森父子想要看见的,所以他们隐去了这个关键情报,代之以某位大人物。
“您要得实在太急了,而且对方身份显赫又住在威廉亲王殿下的别墅中,实在不好查探身份,这些情报都是我们父子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探到的!”
本杰明瞪了盖尔森一眼,他一点都不喜欢雅姆斯.罗斯柴尔德指派给他的这个助理,或者说他一点儿都不喜欢盖尔森父子。虽然大家都是犹太人,按理说应该互相扶持互相关照,在犹太人社区里底层的犹太人就特别在意这个。
但那是底层,对于他们这些犹太人中的佼佼者来说,成功之路本来就很窄,而这条路上一起争夺机会的人又太多,想要真正成功或者屹立不倒,那就饿不能对竞争者客气。
很不幸的是,本杰明的家族在柏林的最大竞争者就有萨穆埃尔一家子。现在萨穆埃尔深得雅姆斯.罗斯柴尔德的赏识,还将盖尔森派到了他身边做高级助理,这怎么看都是要大力栽培布莱希罗德家族的意思。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更何况本杰明知道萨穆埃尔还充当了雅姆斯.罗斯柴尔德耳目和探子的职责,负责监视整个柏林大区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服务的犹太人。这自然更是本杰明觉得如鲠在喉,所以他愈发地讨厌和忌惮这父子二人了。
“这些东西远远不够,远远不够!我就不相信你们家连一个人的身份背景都搞不清楚,这是彻头彻尾的敷衍!”
说着本杰明恶狠狠地将那薄薄的一张纸拍在了说面上,他的气势高得吓人仿佛要一口将盖尔森给吞掉。
但盖尔森却并不害怕,他很熟悉本杰明的处事风格,对于下位者他总是威严恫吓多过和颜悦色,他总是试图树立起自己绝对的威严,他就是想将下属吓的胆颤心惊,让他们不敢背着自己搞小动作以及觊觎他的位置。
讲真的,盖尔森觉得这很低级,他觉得真正厉害的人物完全不需要这么虚张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