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愛下-670 要把事情搞大分享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蒋天养打心底里看不起“洪英”、“长兴”、“正兴”、“崇联”等小社团。
刚刚他都已经把话挑明!
让他们团结!
争取机会!
他妈的都不敢!
哪像洪兴、东星等大社团,有资格说干就干,有胆量再度联合起来组织社团联盟……
当然,这里也有小社团体量小,担不起风险,不敢做到太出位。
不过现在八大社团没了,排得上号的大社团,只剩下洪兴、东星、和联胜、倪家四个,其中三个是社团,一个是毒品庄家,其余忠义信、朱家、林家等社团社团都已经消逝于历史,可见港岛社团的生存空间正在给不断压缩,其中贩卖白粉的市场更是给压缩到极限,只剩下一个有名的大庄家了。
而八大社团变四大社团。
现在洪兴、东星等大社团试图搞事,不得不借助小社团力量。
只有把全港大小社团都给攥成一股力!才能重现当年八大社团的威风,有资格和警方掰掰手腕,当然,那也只是有资格,他们想象当中的有资格!
“唇亡齿寒,只要我们四大社团拧成一股劲,相信那些小社团不会拒绝。”
“这对他们也是机会。”
“哒哒哒。”乌鸦哥用手指轮拨着桌面。
蒋天养点点头:“没错。”
“重点是倪家加不加入。”
乌鸦哥皱起眉头道:“和联胜和我们社团利益一致,我们和他很好谈。”
“唯有倪家做的毒品生意重在渠道,而不在地盘,为了保证渠道安全,很可能不想得罪警方。”
乌鸦哥的顾虑很周到,蒋天养却用手轻叩桌面一声,面带轻笑的讲道:“没我们的地盘倪家怎么销货?”
“而且我们可以和倪家保证,接下来全港的社团都给他散货!你说倪家答不答应?”
乌鸦哥眼前一亮:“蒋生说的对!”
“我们为干成大事可以给倪家让出些利益……”
蒋天养微微颔首,抬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说道:“做成大事只有三个条件,一是钞票,二是钞票,三……还是钞票!”
乌鸦瞳孔放大,脸色一惊。
他端起茶盏喝下一口。
这个蒋天养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蒋天养双手着握住手掌,有力的答道:“我回港岛,别的没带,一个都小弟都没带!就是带足了钞票!”
“不过我们两家仇闹的整个江湖都知,不做点事情面子上很难过去……”
“我懂。”
乌鸦哥把茶盏放下:“先让底下的兄弟们闹一闹,泄泄火。”
“把火气泄掉,我们能放心合作。”
蒋天养面色和煦朝乌鸦伸出手掌:“合作愉快。”
“陈生。”
乌鸦用手搭住蒋天养宽大的手掌:“合作愉快。”
“蒋生。”
合作达成!
两位都是与“庄生”有血仇的社团大佬,这次合作显然非比寻常,而双方的闹一闹,泄泄火,自然是大有深意,可却根本逃不脱庄生的眼底。
隔天。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討論-670 要把事情搞大推薦
早上。
情报科,高级督察,刘建明。
他一身黑色西装,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哒哒哒。”
他发型梳的干干净净。
穿戴的整整齐齐。
抬手轻敲长官办公室玻璃门。
“请进。”
庄世楷穿着黑色西装,扎着蓝色领带,小半个屁股坐在办公桌角,手上拿着杯咖啡转头看向大门。
显然,今天庄爷的心情还算不错。
刘建明快步走进办公室,敏锐注意到庄爷办公桌面,有一份刚刚翻阅过的文件。
他止步在办公桌前,轻轻鞠躬,递出文件夹道:“庄sir,情报科有线人汇报,今晚洪兴要打击东星三个堂口,号称要把东星在砵兰街、旺角、西环的场子全部扫光!恐怕有三四千会参加晚上的晒马!”
庄世楷掌心握着咖啡杯,看着刘建明点点头,并没有去接文件,端起咖啡杯饮下一口,回头看向面前的宋子杰道:“五千多人的晒马有本事搞定吗?”
宋子杰穿着制服站在房间里。
刘建明看他一眼,默默把文件夹放到桌面,一声不吭的等待着长官。
宋子杰听见五千人的人数,深吸口气,“啪嗒”抬手敬礼:“报告长官,有信心!”
“好!”
庄世楷很欣赏的赞同道:“那我整个O记都交给你,另外港岛,九龙的军装组,冲锋队都归于你指挥,交通组也会配合你的行动。”
“今晚东星和洪兴会有大战!”
“就让他们战到底!”
庄世楷停顿一下,又对宋子杰讲道:“这件事情办好。”
“我让你肩上多粒花!”
他用手指着宋子杰道。
宋子杰立即眼前一亮,挺直腰杆,中气十足的大声吼道:“yes,sir!!!”
“啪。”
他放下手臂,迈着正步,转身离开。
刘建明在旁边听的眼热,当庄世楷把目光转向他,他趁机提醒道:“长官!根据情报估计,晚上参加晒马的人只有三千多人,不会达到五千人的规模。”
庄世楷瞥他一眼,轻声笑道:“什么叫晒马?”
“是非法集会!或者由非法集会所产生的暴乱事件!一口一个晒马,不知道还以为你是黑社会,哪像一个警察?”
“咯噔!”
这句话对他而言杀伤性太大!
刘建明立即心跳加快,内心惶恐。
不过,他脸上还是保持着镇定,轻声向长官道歉:“sorry,sir。”
“我下次会注意用词。”
“呵呵。”庄世楷朝他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旋即他回到办公椅坐下,把咖啡放到桌面,翻开文件夹讲道:“蒋天养昨天刚和陈天雄见完面,外界都传言两家人谈崩了,现在东星和洪兴要晒马,分出一个胜负,打到对方登门道歉!”
“可现在连杀手都死了,洪兴又为什么打呢?立威、抢地盘、还是真要杀陈天雄报仇?”
庄世楷直指核心。
刘建明思考着答道:“杀陈天雄不可能!蒋天养刚刚继位就杀陈天雄,引起东星和洪兴的全面开战,这只会给洪兴造成损失,蒋天养就坐不稳龙头的位置……”
“这可能是立威,一方面表达报仇的态度,让自己名正言顺,另一方面打下几块地盘,让兄弟们心服口服。”
庄世楷点点头:“没错。”
“可惜,你只在第一层……”
庄世楷半倚着沙发,翘起二郎腿,双手合十放于膝上,抬头看向刘建明道:“外界说他们谈崩了,我却认为他们谈妥了。”
“这次开展看似全面开战,可参战的堂口只有三个,而且是两家社团实力最强、最大的堂口。”
“这三个堂口或是拥兵自重,或是阴奉阳违,总之,他们在两大社团内部都硬茬子。”
刘建明面露思索,随后恍然,不可置信的问道:“庄爷…你是说……”
“他们就是在做表面功夫!而且趁机借对方的手排除异己,一个坐稳洪兴龙头的位置,一个加强东星龙头的权利!”
“阿明!你说!我能让他们如愿吗?”庄世楷盯着刘建明,刘建明连忙摇摇头:“NO!SIR!”
“没错。”庄世楷露出一个微笑,攥紧拳头道:“今晚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大势!”
“晚上情报科全体休假,你…替我开车!”庄世楷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向刘建明。
他自然不会“指点完”刘建明以后,再给刘建明出去通风报信的机会,不管刘建明能不能看透这些布局,都得把刘建明给限制住。
当然,刘建明并不是蒋家、东星的人。不过,为了防止刘建明向韩琛透露消息,韩琛再把消息透露给蒋天养等人……该防还是要防一手的。
庄世楷就不信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通敌”。
“yes,sir!”
刘建明抬手敬礼,肃声讲道。
当晚。
西环。
东星堂口。
“抄家伙!抄家伙!晚上干死那帮洪兴仔!”东星五虎,奔雷虎“张耀扬”抄起砍刀,戴着金链,朝向面前一帮小弟喊道。
“是!大佬!”一群西环堂口的东星仔们穿着黑T,一名名排队上前拿起家伙,站在仓库里振臂高呼。
西环。
洪兴堂口。
基哥肥头大耳穿着白T,面前站着上百名穿着白T,手持砍刀的洪兴打仔。
只见,此刻,基哥五官狞成一团,手上夹着根烟,表情非常丑陋的骂道:“去你妈的陈浩南,铜锣湾和西环就隔两条马路,竟然不带人过街来帮我?”
“我和你大佬B哥可是拜把子的好兄弟!现在你一朝上位就认熟人了?等我B哥回来一定告你状!”
这时一名穿着黑西裤、白衬衫的光头走上前道:“基哥!放心吧!我们大佬答应来给你助拳!”
“你是太子的头马四眼龙?”基哥面露惊讶。
“四眼龙”推推眼镜框,抽出背上挂着的一把剑,耍出一个剑花,双手倒悬精钢剑,鞠躬合什道:“同门兄弟有难,怎能不相助?”
“洪兴、尖沙咀堂口,四九仔谷龙!”而谷龙背后代表的则是洪兴第一打仔,有战神之称的尖沙咀扎职人“太子”。
“哈哈哈!这次晒马我赢定了!”基哥大喜过望,上前拍拍谷龙的肩膀,感觉胜券在握。可事情自此开始已经不受洪兴控制!